全部

1/1206页 共36180

多元融合的泉州景教石刻天使

时间:2018-4-14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吴燕玲/福建泉州


图1 泉州景教石刻天使

  泉州文化中飞天形象如影随形,古今中外各种飞天造型尽收其中,有开元寺大雄宝殿的妙音鸟、甘露戒坛的飞天、元妙观的斗拱飞天、文庙明清建筑的飞天、泮宫牌楼上的丘比特形象、泉州城雕上的迎宾飞天、现代建筑群的大型飞天雕塑……其中最能体现泉州多元融合特征的当属景教石刻天使。

图3 泉州景教石刻天使

图2 泉州景教石刻天使

  在基督教概念里,天使是神的使者,传达神的意旨,象征着宇宙精神纯洁的力量,还负责导引灵魂进入天界。基督教的天使来源于希腊文化“带有翅膀的胜利”,常见的形象是人形,背后长有翅膀,往往成对出现。泉州景教石刻所雕饰的天使也多数带有翅膀,显示了来自异域文明的气息,但泉州景教石刻天使从头饰、面部、服饰、姿态,又与佛教飞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佛教飞天往往以飞扬的飘带、U型的身姿表现空间的流动,营造圣洁非凡的世界。泉州景教天使借用佛教元素,使用了飘带,飞翔的姿态也如佛教飞天一样轻盈优美,如图2所示。图1与图3所示的景教天使头戴山形冠,这是佛冠的一种流行样式,天使面部均丰满如月,神态庄严,颈饰璎珞,身后飘带飞扬如流,或趺坐、或飞翔,处处洋溢着浓郁的佛教气息。若非十字架与翅膀显示了天使的基督教特征,将它们误认为佛教的飞天是理所当然的。这种佛教元素在景教天使雕饰中的运用,被解释为景教为了在中国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而选择的策略。

  不同文化有相似的概念,在人们普遍的原始信仰里,有了翅膀,就有了神力,不受时空的限制自由穿梭,因此在许多文化体系里往往可见带翼的形象,或创造出集人、鸟、兽为一体的怪诞形象,或直接在人形上插上翅膀,如中国的羽人和西方的天使。常见的翼像是两个翅膀的,两个以上的很罕见,因此图1所示的泉州景教四翼天使十分引人瞩目。德国学者艾克(Ecke)博士认为是“古希腊和波斯有翼神像与基督教的天使相合并”的产物;泉州学者吴幼雄教授进一步指出,这种四翼天使是源于波斯式的希腊月神的四只展开的羽翼和波斯四翼的古体妖妇。可见,这种四翼天使与景教早期活动的文化背景有很大联系。

  景教,即聂斯脱里教,原为拜占庭帝国国教基督教之支派。其创立者聂斯脱里,生于叙利亚,428年被任命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因主张基督教的神性和人性分离,拒绝承认圣母玛利亚为“神之母”,被斥为异端而被驱逐。赞同聂斯脱里主张的基督徒大都居住在亚洲两河流域,并自称为亚述基督徒。当受到拜占庭帝国迫害后,逃到波斯境内活动,建立独立的教会组织,称亚述教会,并开始向印度和中国等东方地区传播。发源于两河流域的亚述文化,喜好半人半兽的守护精灵,兽面人身形、人面兽身形或人形。这种半人半神的守护精灵都是带有羽翼的,双翼和四翼的形象都十分常见。卢浮宫所藏亚述珍品中有不少四翼人形守护精灵,背长四翼形象,被认为比其他守护精灵更具神性,往往用于守护王宫。这种四翼形象后来为波斯文化所吸收,并东传中国,到了泉州。由于在中国其他地区出土的景教遗物中,除了扬州,尚未见到四翼形象的景教天使。因此泉州景教的四翼天使应该是来源于波斯的亚述传统,且经由海路传播而来。

  曾有人说景教徒是世界文明第一人,因为在景教传播的过程中擅于吸收或继承当地文化又将之远播。景教在传入波斯之前继承希腊—拜占庭文化,尤其在医学、建筑、艺术等方面对中国产生影响,在泉州景教天使石刻上也可发现拜占庭文化的痕迹。陈列在海外交通史博物馆的景教石刻,有不少天使的头冠上立着十字架,这种十字架冠是拜占庭王冠的流行式样。330年,信仰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迁都拜占庭后,在实现皇权与教权平衡的同时,努力使皇权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拜占庭皇帝总是把自己描绘成由基督亲自加冕,是上帝在人间的使者。拜占庭皇冠兀立着十字架,暗示皇权与教权的关系,皇帝是上帝的使者。泉州景教天使的十字架冠应与拜占庭文化有联系。

  泉州景教天使服饰也呈现多元融合的绚丽色彩。图3所示天使所穿服饰堪称奇装异服,上身是宽袖褒衣,下身似乎又着紧身裤,长长裤管裹住双脚,并因空中飞翔而成尖角状。对于这种奇特刻画,有学者将它与一些伊斯兰教微型画表现艺术联系起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图3所示景教天使的服饰是一种特殊的混合体,融合多种元素而成。

  图1和图3所示天使的肩膀很明显套着一件称为“云肩”的披饰。云肩是蒙元时期流行的服装披饰,《元史》载:“云肩,制如四垂云,青缘,黄罗五色,嵌金为之。”云肩最大的特点就是四合如意云纹的运用,因其象征吉祥而广受欢迎。泉州景教天使服饰结合了当时的流行款式,可视作景教对世俗元素的吸收。世俗文化对景教的影响还有不少,如有的天使头戴中国的乌纱帽,或蒙古民族流行的帽笠,或新疆的尖顶帽。

  泉州景教天使堪称泉州多元文化的典型,融合各种基督教元素与非基督教元素,既有来自景教徒早期历史所继承的希腊—拜占庭文化痕迹,又有波斯—亚述元素,也受中国佛教文化与世俗文化所影响。泉州景教天使这样的文化奇葩,与蒙元时期泉州的国际化分不开,与泉州是海路与陆路传播的交汇点密切联系,也是宋元泉州开放与包容精神的集中体现。 (成冬冬/摄)

  
多元融合的泉州景教石刻天使-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