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0页 共41995

清代沈铨《鹤寿图》

时间:2019-8-23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王伟涛/山东昌邑


  这幅清代沈铨《鹤寿图》立轴(见图),设色纸本,画心纵99、横37厘米,现藏于山东省昌邑博物馆。此画中心一只仙鹤伫立在小溪中的石头上翩翩起舞,它身上片片洁白的羽毛勾勒细腻,渲染得精细入微,与鹤顶的丹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仙鹤造型准确,形态生动,富有立体感,体现了画家精湛的写生功力。旁边一株桃树结了九个硕大粉红色的桃子,寓意长寿。一条小溪清流湍息,源远流长,小溪边的兰草生长茂盛。款识:戊寅花朝后二日写,南苹深铨,钤印:南苹、深铨。

  鹤是仙人的常用座驾,桃是天庭延寿鲜果,这是一幅寓意着富贵荣华、长命百岁、祥瑞的作品,为贺寿而作。这种具有吉祥寓意和祝福的绘画是深铨特别喜爱的题材。整幅画构图饱满,疏密得当,动静结合,相得益彰,采用工笔与写意结合,色彩与水墨搭配,具有深铨绘画独有的风格,画家对自然敏锐的捕捉能力和出色的艺术创造力可见一斑。此幅画署款“戊寅花朝后二日写”,按时间推算,应创作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当时的沈铨已76岁,作品正是艺术上最成熟的时期,所以这幅作品可以称得上是沈铨的代表作。此画为作者晚年之作,笔触细致工整,造型生动准确,技法出自明代而又极具个人风格,笔墨工致,敷色浓艳,注重渲染,形象逼真,富有立体感。线条流畅,局部细密勾画,画面构图完美,是其画风成熟、典型之杰作,为作者精品力作。

  沈铨(1682—1760),清代画家,字衡之,号南苹,浙江德清县新市镇人,一作吴兴(今湖州)。少时家贫,随父学扎花,20岁左右从事绘画,并以此为生。工写花卉翎毛、走兽,笔墨工致,特别注重渲染,以精密妍丽见长。雍正九年(1731)沈铨应日本天皇之聘,偕弟子郑培、高钧等东渡扶桑,侨居长崎,留海外授艺三年,从习画者颇多,被誉为“舶来画家第一人”,至今仍对日本画坛影响深远。归得金帛散给友朋,橐仍萧然。

  沈铨载誉归来,传至京城,乾隆大悦,即刻下旨命沈铨入宫,作画上贡,从此,沈铨成了一名宫廷画家。乾隆七年作《花蕊夫人宫词意》受到好评,除此,沈铨还陆续为宫廷作吉祥寓意之画,由此沈铨及弟子童衡在中国画史上被称为宫廷画家。受宫廷审美风尚影响,沈铨作品多作“爵禄”“封侯”“百禄”“贺寿”“耄耋”等传统祥瑞题材,盖取“封侯荫柏”“鹤鹿同春”“堂上白头”“松鹤遐龄”“三羊开泰”之美好寓意。沈铨晚年寄居于苏州,孜孜不倦地致力于书画艺术之研究。沈铨的花鸟画,行笔精致,格调高古,达到了一般画家难以企及的“有声有色”的境界。除得益于精湛的笔墨功夫外,能意在笔先,以意为魂,化法度为活力,故妙得神韵。因为雅俗共赏,一直深受藏家的喜爱与追捧。沈铨把一生献给了绘画事业,在继承院体派传统的基础上,独创了“南苹画派”,在当时的江南独树一帜,有诗予以很高的评价:“江南高手谁第一,吴兴沈生世无匹。”

  沈铨笔善于将文人画的意趣,与民间艺术融为一体,赋予描绘对象以美好的意蕴,形成清新自然、雅俗共赏的画风。这幅倾注了画家浓郁情感的《鹤寿图》,仙鹤作为本图的核心,造型准确,形态生动,展示了画家高超的写生功力。在中华民族的审美理念中,仙鹤体态优美、举止温雅、能歌善舞,历来是君子、贤人的化身,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瑞禽。仙鹤与桃子,一红一白,上下呼应;岩石间的溪流与茅草,穿插自然,恰到好处。整幅画作行笔用墨、皴染设色,无不精心为之,于端庄中见俊逸,绚丽中见滋润,渲染中浑然一体,虚实相生,动静相宜,意境悠远。《鹤寿图》就是这样一幅富丽精工、寓意祥瑞的作品。
  
清代沈铨《鹤寿图》-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