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2页 共5141

海内外收藏的元代卷草纹公式耳金杯

时间:2020/11/30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李进兴/宁夏海宁


图1 元代鋬耳金杯,固原博物馆藏

  在固原博物馆展厅里面陈列着一件卷草纹鋬耳金杯,在灯光的映射下十分耀眼,也为该馆镇馆之宝之一。资料显示,该器出土于西海固地区六盘山的中河地带。

图2 元代鋬耳金杯,内蒙古博物院藏

图3 元代瓜棱形深腹式鋬耳金杯,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这件元代鋬耳金杯(图1),经锤揲焊接而成,敞口,弧腹,平底,口沿外附月牙形耳,耳下连一指环。口沿外平錾缠枝卷草纹,并以鱼子纹铺地,图案有层次感。值得一提的是,鋬耳金杯在国内外一些博物馆也有收藏,

  主要有两种造型。一种是圆浅腹式鋬耳金杯,如固原博物馆、内蒙古博物馆藏的这种鋬耳金杯(图2);另一种则是如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瓜棱形深腹式鋬耳金杯(图3)。鋬耳金杯的造型,在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中,提到元代皇帝宴饮时用酒具盛葡萄酒共饮的事,其酒具“形如金杯而有柄”,就是指这类带柄的金杯,为皇亲国戚所拥有。马可波罗还说,元皇帝每年要举行13次这种大宴,叫做“质孙宴”或“炸马宴”,一喝就是三天,谓之“喝盏”。前文提到的这三件元代鋬耳金杯,就是“喝盏”时所使用的酒具。

  元代“喝盏”也是一种封赏制。在《道园学古录·孙都思氏世勋之碑》释意:“国家凡宴飨,自天子至亲王,举酒将酹,相礼者赞之,为之喝盏。”“喝盏”是古代蒙古贵族饮宴习俗,源于金朝女真族旧礼。元太祖成吉思汗沿袭此俗,据《新元史·乞失里黑传》载:“太祖即位,乞失里黑、巴歹并封千户,赐号答剌罕,遇大宴喝盏。”此为蒙古宫廷饮宴设司礼官之始。喝盏的情景在文献《南村辍耕录》中则有详细的记述:元帝宴飨时,一人手持酒觞,立于右阶,另一人持拍板,立于左阶。进酒前,持板者赞曰:“斡脱”(亦作月脱,蒙古语进酒之意),持觞者和道:“打弼”(就座之意)。俟持板者击板一拍后,王侯大臣等按规定或坐或立或跪。随之奏乐,向皇帝进酒,饮毕授杯,乐声亦止,另奏别曲,王侯大臣等饮酒。饮料有马湩、葡萄酒、米酒、密酒等,以银制或镀金大盏盛之,列于食案,每2人合一大盏,各有大勺一把,取酒于盏中而饮。宴后,命优人、幻人、技人向皇帝献艺。诸王设宴时,亦行此俗,但规模比宫廷小。

  元代宫廷器皿何以出现在西海固地区,这要从成吉思汗率大军问鼎中原说起。六盘山北麓为天都山,东南临秦、蜀,西通河西走廊,连接中亚,水草丰美,又地势高寒,系扼秦陇咽喉战略要地,是历代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原的重要门户。早在北宋朝时期宰相曾布曾给皇帝的奏章中言明了这一地区的要害:“若得横山、天都亦非常不世之功也。朝廷出师,常为西人所困者,以出界便入沙漠之地,既无水草,又无人烟,未及见敌,我师已困矣,西人之来,虽已涉沙碛,乃在其境内,每天横山聚兵就粮,因以犯塞,稍入吾境,必有所获,此西人所以常获利。今天都、横山尽为我有,则遂以沙漠为界,彼无聚兵就粮之地,其欲犯塞难矣。”因此,六盘山北麓便成为蒙古人最为理想的入住中原后勤保障基地和栖息地。因而在1227年成吉思汗率大军占领这里,使其成为进攻金国、南宋,以及蒙古在西部的政治军事指挥中心、军事战略基地。

  成吉思汗在这里病逝后,蒙古历史只能由他的继承者续写。成吉思汗生前曾留遗诏,指定三子窝阔台为继承人。1231年窝阔台继位后,遵照成吉思汗遗诏灭金,在六盘山集结,直取关中、河南等地。不久窝阔台便去世,由其长子贵由继位,两年之后去世。接着拖雷系与窝阔台系诸王激烈争夺汗位,致使大蒙古国“三岁无君”。1251年6月,拖雷长子蒙哥继承汗位。从此,汗位由窝阔台系转至拖雷系子孙手中。拖雷有四子,依次为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蒙哥汗驻守和林(今蒙古国境内),以其二弟忽必烈“最长贤者”,“尽属以漠南汉地军国庶事”,“军民在老温山南者,听忽必烈总之”。蒙哥汗三年忽必烈“出王秦中”, 驻屯六盘山,经营关中,远征云南、贵州。蒙哥汗去世后,忽必烈与最小的皇子阿里不哥争夺大汗位,六盘山再一次成为争夺的要地。忽必烈夺得皇位后,六盘山在这决定历史格局的重大事件中地位极其重要。西土的镇守,对于忽必烈是至关重要的问题,西道诸王不断发动叛乱向忽必烈的大汗地位挑战。同时,陕西曾是忽必烈当藩王时的封地,选择谁去镇守,不可掉以轻心。至元五年,刘好礼奉诏提出方案,“陕西重地,宜封皇子诸王以镇之“。得到忽必烈认可,“赦中书省施行”决定由忽必烈嫡子,真金同母弟弟忙哥剌,以亲王身份出镇京兆。元代文学家姚燧在《延厘寺碑》中这样记载:“王始至,岁维关中,夏则乐其高寒,即六盘居。”忙哥剌出镇京兆,因蒙古人不适应关中炎热的夏季,故夏季则在六盘山避暑。至元八年十一月,忽必烈改“大蒙古”国号为“大元”。至元九年(1272)十月宣布封忙哥剌为“安西王”,使其安心,颁金印螭钮。“蒙元宗室、驸马通称诸王,然初制简略,位号无称,惟视印钮为差别。中统以后,始有国邑之名。而印纽仍分为六等,次序为金印兽钮、金印螭钮”金镀银印驼钮、金镀银印龟钮等。赐京兆、六盘山为封地,驻兵六盘山。至元十年,燕王真金被立为太子。为安慰忙哥剌,忽必烈下诏,又加封他为秦王,赐兽钮金印,“其府在长安者为安西,在六盘山者为开成,皆听为官邸”。特允在长安、六盘两地,听任修建官邸,“一藩二印,两府并开”,如此恩宠有加,有元一代,是没有先列的,更无后继。

  安西王封守西土,修筑城池、宫殿、庙宇,夏有夏宫,冬有冬宫,规模之宏大,气势之宏伟,在元代诸王中是仅见的。《延厘寺碑》也称“名王雄藩无有若是吾君之子威仪盛者”。

  安西王的封地是京兆路、开成路,辖区包括今陕西、甘肃、宁夏、四川、青海、西藏等省区。安西王极盛时期,管理权限曾扩展到内蒙南部、河南西部、湖北西北部、贵州西部和云南北部。封地与辖区的含义是不同的。封王对封地的军事、政治、财税、民事有直接管理权。安西王忙哥剌有自己的军队,驻兵六盘山,这支军队曾经是忽必烈率领而赐封给忙哥剌的,大约有万人。“时平则列置监牧,攻驹而藩息之,有警则命将出御无有常制。”安西王忙哥剌对辖区的军队也有管辖权。

  安西王的经费十分可观。一为岁赐。据记载:“世子次子安西王忙哥剌位,岁赐,缎一千匹,江南户钞,至元十八年,分拨吉州路六万五千户,计钞二千六百锭。”二曰位下分地分户。按照规定,由诸王的代表(为达鲁花赤一员)监督分地分户所在路府州县的课差五户丝,王府不能私征。先全部收缴官府,然后按照应得数,再转归于王府。三是盐课。《元史·食货志三》载:“国之所资,其利最广者莫若盐。”“有旨,以解州盐赋,给王府经费。”山西解州盐赋,为安西王府的经费。四为屯田收入,屯田收入部分为安西王府经费。此外,有朝廷的恩赐。还有“诸侯王、郡牧、藩首……靡不用金,筐帛,校马、献琛、辐奏庭下”。安西王辖区内的诸侯王、郡牧、藩首也经常孝敬贡奉安西王金银珠宝财物。

  综上所述,在西海固地区的六盘山地区出土元代皇家级的金器皿,就不足为怪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海内外收藏的元代卷草纹公式耳金杯-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