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页 共3630

明末清初著名画家梅清画艺及其《泛舟响潭图》

时间:2019-8-11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姚悦/安徽安庆

  画样今无敌 诗名旧绝伦

  梅清(1623—1697)原名士羲,字远公、渊公,号瞿山、瞿石硎、梅痴、敬亭山农等。明末清初著名中国山水画大家,安徽宣城人。顺治十一年(1654)举人,官内阁中书。通诗能书,偶写梅。所作梅,笔墨清润,高古不群,极具自家个性。对于绘画创作,严谨不苟,重“自然造化,物外寻真”之笔墨。曾遍游名山大川,积写生画稿盈厚,夤夜挑灯不辍,常不知东方之既白。山水笔墨及内涵构图的真实性,亦如大涤子言﹕“搜尽奇峰打草稿”为第一要旨。其平素交友虽广,然真正知心的画中密友却寥寥。最能交厚的画中密友就是石涛。石涛常往宣州,昼夜与之品酒谈诗论画。可以这么说,石涛早期山水,画风受梅清的影响很深;有趣的是,梅清晚年所作黄山,笔墨多受石涛画风影响。世人多论“良师益友”,石涛、梅清不仅在画技上相互砥砺,而在人品画品上,始终保持着“亦师亦友”,亲密的挚友关系。这在“文人相轻”的旧封建年代,的确难能可贵,且二人绘事成就之高,亦为画坛一段佳话。

  黄山有“万山拜其下”之美誉,梅清身处得天独厚的皖城,自然十分“痴迷”黄山山中的秀丽美景。常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梅清以“黄山为师,黄山为友”之理念,效仿前人之法。立志做到“不入绝顶不言真”的绘画艺术思想,以此来启迪后学。梅清以画黄山而名闻遐迩,笔墨内涵可喻“得黄山之真”“藏黄山之髓”。对于“闭门造车”,“固步自封”之流,则嗤之以鼻!故而,他与石涛、弘仁被世人尊为“黄山画派”杰出代表大家。现代画家贺天健在《黄山派和黄山》中评道﹕“石涛得黄山之灵,梅瞿山得黄山之影,渐江得黄山之质。”贺先生这“灵、影、质”讲的深入画理。“灵”乃画中之灵魂;“影”乃画中之意境;“质”乃画中之内含。黄山真美之变幻,无不包含此三种之艺术境界!梅清与石涛的画艺论交,决不仅限于喝酒谈天那么简单,酒是要喝的,天也是要谈的。但真正让两人会心融洽的还是画境笔墨、诗文画理、相邀交游。他们之间感受的皆是,大自然奇幻美妙的风光。梅清在《石公从黄山来宛见贻佳画答以长歌》中写道:“我写泰山云,云向石涛飞。公写黄山云,去染瞿硎衣。白云满眼无时尽,云根冉冉归灵境。何时公向岱颠游,眉余已发黄山兴。”从长歌中可看出,梅公与石公之间交往的深厚感情!梅清画学的是宋元,尤在“元四家”上用功最勤。梅清受王蒙笔墨影响最深,画中笔墨时常浮现王蒙的影痕。当然,黄大痴、倪云林、吴镇,还有沈石田等都对梅公影响很深。正因为有这么多的前贤巨擘,使之梅清的画境内涵才不同凡响!

  梅清《泛舟响潭图》(见图),水墨纸本,尺寸143×56.5厘米。梅清此轴墨本山水是仿宋马遥父(远)笔意。画中构图精整空灵,“远中近”笔墨层次分明,高低参差茂密的杂树,清润间透着股灵动;宽阔无际的水面上,有数人泛舟于响潭间;陡峭幽静的光滑岩石,有促膝谈心的文士,亦有闲步云间的山外高士。两棵苍虬有致的不老松,富有诗意般的雅境。画题一诗:“野涨接城闉,轻舟放宛津。晴光惊乍远,酒气觉逾亲。桨荡云移树,箫吹月近人。空潭回夜色,隐隐见龙鳞。”款:泛舟响潭,用马遥父笔意,瞿山。钤朱文“梅”、白文“瞿山”、白文“梅清”三印。梅清是图,颇有山川韵致。引石涛语曰:“笔与墨会,是为絪缊,絪缊不分,是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画而谁耶?画于山则灵之,画于水则动之,画于林则生之,画于人则逸之。得笔墨之会,解絪缊之分,作辟混沌手,传诸古今,自成一家,是皆智得之也。”而梅清笔墨,荡絪缊而不混沌,驱俗障而动山林,意与古会,神完气足矣。

  
明末清初著名画家梅清画艺及其《泛舟响潭图》-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