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页 共1777

紫檀的秘密:清式独宠!紫檀宫廷家具系列

时间:2019-10-15 文章来源:明清家具研习社


  研习君语

  紫檀家具是自清代始,在黄花梨家具于时代反风头中退居次席后,才隆重登场,取而代之,成为名副其实的木中之王的。

  如果说,明式的文人家具以黄花梨家具为上品,那么紫檀家具则是清代宫廷家具的代表。

  清式独宠

  紫檀以其如缎似玉的质地、细腻致密的纹理、沉穆怡静的色泽深博人们,尤其是中国人的珍爱, 紫植木制作的家具,不变形、不易朽,可世代相传。

  尤为可贵的是,经长期使用后,家具表面会自然产生“包浆亮”,简称“包浆”,即原经打蜡磨光处理过的表面,由于自然磨损和氧化逐渐形成了酷似角质的、非人工所能打磨出的润泽外层,漂亮动人。

  因其生长周期极长,加之数量有限,自古以来就显得特别珍贵。

  时至明清,为皇家视为制作家具的美材,因而大规模采伐,破坏了生态平衡,导致这一珍贵树种的灭绝。

  明清两代用紫檀制造了不少闻名遐迩的家具重器,从传世的实物看,清代的紫檀家具远远多于明代,尤其是清代康、雍、乾三朝宫廷家具中,紫檀制品占有极大比重。

  因紫檀有极好的加工性能,很小的断面就有很高的强度,可任良工巧匠刻意雕琢、随心设计,这对创立清代皇家家具瑰丽多姿的艺术风格,客观上起了重要作用。

  曾有人撰文认为清皇室选用紫檀来精心制作官廷家具不仅是对美材良器的追求,更深刻的政治原因,是为了体现清王朝的正统意识和地位。

  这些精致雕刻出的各种主题外露的图案,最能满足统治者需求的威严沉穆的等级象征和吉祥万代的自我祝福。

  且不论其主观动机如何,从传世的珍贵紫檀家具看,令人较为宽慰的是,紫檀这稀世美材总算物尽其用了。

  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清廷深知此材难以再获得而对其采取了特殊的保护政策。

  首先体现在价格计算上,当时紫檀的官定价格是楠木的二十倍以上。楠木已是众所周知的珍贵木材,可见当时紫檀身价之高。

  其次,对紫檀木料的使用有着相当严格的控制,非内廷批准不得擅自动用。

  这在清代《养心殿造办处各作成作活计清档》中有不少的记载,尤其到乾隆时期,从《造办处活计档》、《奉宸苑》等不少的清内务府档案中可以查到更多的关于慎重和节省使用紫檀的条文。

  显然此时对紫檀的管理已更为严格。

  即使如此,因只出不进,加上皇家所办工程较多,规模较大,紫禁城内一些建筑的室内装修为了气派、豪华,也动用了紫檀,结果时至乾隆中期,尤其到了后期,库存趋于枯竭,紫檀显得越发珍贵。

  清宫《活计档》中还记录有乾隆晚年皇帝因工匠误解旨意使用了紫檀而大动肝火的轶事:

  乾隆五十七年(1793年) 闰月四月二十一日,如意馆为西洋传教士给乾隆帝制作的会写字的机器人配做木亭。该机器人历经四年才被造出,会写满、汉、蒙、藏文字,颇得皇帝喜爱。如意馆为其专门设计了三种亭子,其式样为:紫檀嵌柏木方亭、彩亭座和台撒亭座,分别制成纸样后呈送皇帝。乾隆帝看过后,谕日:“照紫檀嵌柏木方亭样式做,其香几(亭内)上巴达马花纹不必做,要素的。”

  造办处用紫檀木制成后,乾隆帝看了甚为恼火,说他原旨意只是用糙木做紫檀亭座的式样,而不是用紫檀木来做。

  为此,当事官员均受申饬并且不准开销。这件事反映了皇帝看中了“紫端嵌柏木方亭”的式样,想做出紫檀器物的效果,可又舍不得动用紫檀的心埋。

  查阅《造办处活计档》,早期的清宫廷家具未见红木制品,直到乾隆晚期,才出现了用红木代替紫檀制作家具,随后比例越来越多,推测到此时,紫檀木的库存基本用尽。

  宫中库存紫檀日渐空虚,就算计起社会上散存的少量紫檀木料。

  时至清中期,清廷中实际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无论哪级官吏,只要见到紫檀木,不论其归属绝不放过,悉数买下送交皇宫或各地皇家工场,这在《造办处活计档》和宫中进单中均有记载。

  清中期后,存于各地私商皇亲国戚手中的紫檀陈料终被“悉数卖尽”。

  传世的实物中,清中晚期的民间家具,紫檀制品很少,一些小件制品也多是由大件旧紫檀器物损坏后的残料制成,从侧面说明,当时民间的紫檀木料也已枯竭。

  从清宫档案的资料来算,到乾隆去世时,紫禁城皇家造办处大致上承做了不下两千件紫檀家具,宫中的紫檀已所剩无几,自此之后基本未再动用,直到光绪帝亲政和大婚时,才使用了一批来修缮和制作家具。

  最后余料,有两种传说,一说是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时全数用尽,另一说是袁世凯称帝时用尽。

  紫檀木料如此珍贵,制成精美家具后身价可想而知。

  有一对传世的紫檀大柜,一扇门内刻有款识两行:

  “大清乾隆岁在乙已秋月制于广东顺德县署。计工料共费银三百余两,鹤庵冯氏识。”

  查清宫内务府档案,见当时内务府官房租库下官房出售的价格是:头等五凛瓦房每间银二十两。而一对柜子的工料开销竞等于十五间头等官房,足见当时紫檀家具身价之昂贵。

  新器物的造价已然如此之高,传世古物价值不言而喻。

  见过较多的紫檀家具后,自然会发现,紫檀家具都有一些共性和典型特征,换句话说,紫檀家具大多是按某种特定的加工手法制作而成,这种工艺手法就是俗称的“紫檀做工”。

  “紫檀做工” 实际是明清时的工匠顺应紫檀的木性,逐渐摸索而形成的一种专门适用于制造紫檀家具的工艺和手法。是一种完美利用紫檀的工艺方法。

  以“紫檀做工”制作家具,往往以两种形式出现,一种是不施雕饰,使家具光素,以充分展示紫檀木特有的天然质感,与无瑕之玉不琢同理,这多见于明式家具,常以圆、圆弧为主体造型,即使是方截面,也经“削圆”做,以添古朴、浑厚。

  另一种则恰恰相反,利用紫檀细密的质地和极高的可塑性,进行精雕细刻,制成有雕饰的家具。

  从清代初期开始,官式家具热衷于主题化地表达统治者的心理需求,发展到康雍乾辉煌三代,紫檀的雕刻技艺也被推上了极致高度。

  在清代宫廷家具中,由于法国洛可可式图案的西方贵族情调与清皇室趣味相投,所以当时的紫檀家具也常采用舒卷纠缠的草叶、蚌壳、蔷薇、莲花等西洋图案的雕饰。

  紫檀做工是最讲究的木器家具加工手法,虽然两种加工手法在形式上截然不同,但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

  无论木活、雕工、打磨还是其他工艺都以最终显示出质感为标准。美材施精工,使得紫檀家具与一般硬木家具相比,在感观上有着明显的不同。

  此外,清代宫廷紫檀家具,还常采用镶嵌作为修饰。如嵌瓷、象牙、玉、宝石、竹、珊瑚、珐琅、黄杨木以及嵌金银等珍贵材料作为装饰。

  这是皇家追求富丽豪华,在家具制作中的具体体现,这些家具多由紫禁城内皇家造办处承造。有些是广东地区的贡品。且这些嵌件多是专门配制,属于不计工本的极奢侈做法。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很多艺术家和能工巧匠也不断投以非凡的艺术想象和手工技巧,终于造就了堪与简约的明式家具比肩而立的又一艺术高峰。

  多年以来,收藏界素有“十清不抵一明”之说,认为清代家具雕刻过于繁缛,失于俗气,其实是认识上的局限和片面。

  如果公允地做出观察,不难看到许多清宫造办处制器的雕刻,将中国工笔画的精美细腻,用珍贵的紫檀木材及各种珍稀长物的镶嵌工艺,表现得登峰造极。

  近几年境内外重要的拍卖公司所推出的紫檀宫廷家具系列,在海内外皆被藏家热捧,屡创天价,雕刻越细密越被认为是“造办处”的“大内紫檀工”,越能体现紫檀木质独有的优越。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紫檀固然珍贵无比,但并非所有紫檀家具都具有艺术价值。

  相对而言,明式的紫檀家具,大多格调较高,清乾隆时的宫廷紫檀家具华贵无比,多数是较好的。但有些过于繁复,当今固然有相当高的身价,但艺术上并非一定成功。

  还有些由旧紫檀家具残料改制的各种小件器物,制作年代大都较晚,虽然也很被人喜爱,但毕竟是制作于中国历史衰败时期,就整体而言,很少有精妙完美之作。

  总之,一件真正上好的明清紫檀家具,应是造型、结构、做工、年代等方面的完美结合。

  
紫檀的秘密:清式独宠!紫檀宫廷家具系列-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