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

上一页
1/145页 共4307

历代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二菩萨图像志解读

时间:2021/9/15 9:52:41 文章来源:佛像雕塑艺术



观音与地藏菩萨像 五代至北宋(907-1279)

 敦煌莫高窟第 17 窟出土      日本有邻馆藏

  左侧绘观音菩萨,右侧为地藏菩萨。地藏菩萨正面倚坐,着红色袈裟,左手托法轮,右手抚膝,背光两侧立二比丘,身后山峦起伏。其座下绘跪姿比丘及男供养人。

  此图应是表现观音菩萨的道场补陀洛迦山及地藏菩萨的道场伽罗陀山之场景。

历代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

二菩萨图像志解读

  自公元 4 世纪地藏菩萨名号从印度传入中国起,地藏信仰在中国便开始形成。在此后的一千多年里,其影响力逐步扩大。伴随着佛教信仰的发展,既符合礼拜仪轨,又能实现佛教经典弘传,还使信众达到营福修行愿望的佛教美术总会应运而生。因而古人开始用石刻、绘画等方式表达地藏菩萨,地藏菩萨的图像系统便伴随经典的流传、法门的形成、信仰的发展逐渐建立了起来。

  在地藏菩萨图像志发展的初期,独尊地藏菩萨像是表现的重点。

  伴随着地藏信仰的发展,地藏菩萨的图像志逐渐丰富起来:“双地藏”“六地藏”“地藏六道”“地藏观音”“阿弥陀佛、观音与地藏”“地藏十王”“地藏、道明和尚与闵公”等多种 多样的图像类型被创造了出来。

  每一种图像志类型,都有其产生、发展与变化的原因,有些是以经典内容为依据,有些源于地藏信仰的发展与融合情况,有些则有着时代风格、地域特征、供养人与工匠特殊偏好等偶然因素的烙印。

  笔者采用图像学的研究方法,收集、整理出中国、日本、韩国等地具有代表性的地藏菩萨图像,并以图像内容为依据列出 20种图像志类型,试图还原出地藏菩萨图像系统的建立、发展过程,以及其背后的宗教意义,并且通过对图像的讨论反映出信仰发展的情况,厘清图像对法门与信仰产生的反向作用,即将“地藏菩萨图像”发展的讨论,放进“地藏法门”研究的大命题之中而笔者不厌其烦地细化地藏菩萨图像志的类型,将有包含关系的图像志分别讨论,其目的在于通过许多看似微小的、被此前研究忽略的图像变化,使读者能够解读出背后截然不同的信仰依据,也使信众面对地藏菩萨的图像时能够产生最如法的观想。

地藏与观音图像志

一般意义的“地藏与观音二菩萨” 

  将地藏与观音二菩萨表现在同一龛、同一画面,或处于相对应位置的做法(图 4-27),在唐五代北宋时期的石窟塑像与敦煌壁画、纸绢绘画中非常流行,数量极大,几乎可以列为这一时期中被塑画最多的图像类型。而从中唐开始,“地藏与观音二菩萨”与“地藏六道”“地藏十王”的图像类型也有所融合,例证主要集中在敦煌的壁画与纸绢画中。后世也在“观音地藏”的图像组合中增添新的元素,形成新的图像组合。如“阿弥陀佛、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弥勒佛、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与地藏菩萨”等。

  对于地藏与观音二菩萨形成组合图像的原因,前辈学者多有讨论。观点主要集中为,虽然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形成组合没有明确的经典依据,但是在二菩萨的图像中,观音菩萨往往象征现世拯救,地藏菩萨则象征地狱拯救,二菩萨图像结合起来,类似于分工合作,满足众生不堕地狱、现世救苦的双重愿望。

观音与地藏菩萨像 北宋(960-1127) 大足北山石窟第 253 龛

  主像为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赤足并肩立于莲台上。地藏菩萨居观音菩萨左侧,双耳戴环,胸前饰璎珞,双手已残损。主像左右侧龛壁上,各雕六朵祥云,分上中下三层排列。每排二朵,云中各有一组人像,或骑马,或拱揖,或捧笏,或恭立,冠服不一,姿态各异。其图分别为十殿阎王及二司官像。龛外左壁有题记。

  笔者对此有一些新的思考:

  首先,一则涉及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图像的灵验记值得我们关注。在《地藏菩萨灵验记》“梁朝善寂寺画地藏放光之记第一”中有记载:

  梁朝,汉州德阳县善寂寺东廊壁上,张僧繇画地藏菩萨并观音各一躯。状若僧貌,敛披而坐。时人瞻礼,异光焕发。至麟德元年,寺僧瞻敬,叹异于常,是以将亲壁上模写,散将供养,发光无异,时人展转模写者甚众。麟德三年,王记赴任资州刺史,常以模写,精诚供养。同行船十艘,忽遇风顿起,九艘没溺,遭此波涛,唯王记船。更无恐怖。将知菩萨弘大慈悲,有如是威力焉。至垂拱三年,天后闻之,敕令画人摸写,放光如前,于同道场供养。至于大历元年,宝寿寺大德于道场中,见光异相,写表闻奏,帝乃虔心顶礼, 赞叹其光。菩萨现光时,国常安泰。复有商人妻,妊娠经二十八月不产忽睹光明,便摸写,一心发愿于菩萨,当夜便生一男,相好端严,而见者欢喜。举世号放光菩萨矣。

观音与地藏菩萨图(与十王) 北宋(960-1127)

敦煌莫高窟第 17窟出土 EO.1173 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画面有三段,上段为十一面千手观音菩萨(图 108),中段为地藏菩萨(图109),下段为供养铭文与供养人像。其中地藏菩萨头戴披帽,呈左舒相坐,左手托宝珠,右手持锡杖,脚踩莲台。旁有十王、男女供养人。

  可见地藏与观音二菩萨的图像出现得很早,灵验故事中记载张僧繇所在的南北朝时期就已存在。而这则灵验记故事的核心是“地藏与观音二菩萨”图像放光的灵感,使后代人们不断“模写”这一图像并大规模地流传(“时人展转模写者甚众”),并继续得到放光或救度的感应。

  鉴于称“观音与地藏二菩萨”图像组合为“放光菩萨”的做法,后代依旧存在,甚至在韩国亦有这样的说法,可见这一类灵验记有不小的流传规模与影响力。因此,或许观音与地藏二菩萨图像,是一个有灵验记记载、并由画家个人灵感创造出的、有着偶然性的图像,而在获得“放光感应”后,图像超出了普通画像的意义,被大量流传,并被固定成一个标准类型。

  如果这样的可能性存在,那么影响“地藏与观音二菩萨”图像发展的,便是放光灵感的经验性与影响力。

  对“观音与地藏二菩萨”图像的新思考之二在于,笔者认为观音地藏二菩萨的图像组合除了“现世拯救、地狱拯救”的结合,还因为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对于信众而言,是同类型的、有很大相似性的两位大菩萨。通过观世音菩萨的经典《妙法莲花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与地藏菩萨经典“十轮经”、《地藏菩萨本愿经》等对比,我们会发现观世音菩萨与地藏菩萨在以无数化身救众生、于苦难中救众生、满足众生一切所求等方面,非常相似。因此,从信众的角度出发,将两位发心相似的菩萨塑画在一起是很正常的。

  对“观音与地藏二菩萨”图像的新思考之三在于,笔者认为这一图像是有一定经典依据的,晚唐五代大量流传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见闻利益品第十二”几乎全品都是有关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的内容。 

十一面观音与地藏菩萨图(与十王)

 五代至北宋(907-1279) 敦煌莫高窟第 17 窟出土 

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图上部绘观音菩萨、地藏菩萨并坐于束腰莲座上,右边地藏菩萨头戴披帽,左手托火焰白色宝珠,右手执锡杖。二菩萨前设一供案,案上置有香炉与净瓶,岩石两侧是僧人道明及金毛狮子,十王画在二菩萨的下方,配二侍者。

  “见闻利益品第十二”里讲,观世音菩萨为了能让“现在未来一切众生”“瞻礼获福”,请释迦牟尼佛再次为大众称扬地藏菩萨的功德。

  于是,释迦牟尼佛宣说现在未来的众生,如果见地藏菩萨形象、闻地藏菩萨名或念其(地藏菩萨)名字,将得无量利益,若能回向法界,甚至可以“毕竟成佛超生死”。紧接着,释迦牟尼佛因为观世音菩萨与娑婆众生因缘深厚,因此嘱托观世音菩萨广宣流布地藏菩萨经典,让现在未来众生得闻地藏菩萨功德。

  虽然,《地藏菩萨本愿经》的流传时间晚于地藏与观音二菩萨图像产生的时间,但对于这一图像此后的发展必然有所推动。同时也为解读这一图像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即两个同样与娑婆世界有因缘的菩萨中,观音菩萨受释迦牟尼佛的嘱托,为众生介绍宣说地藏法门,而这法门恰是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地藏菩萨教给“佛灭时代”现在未来众生的解脱法门。

  因而“观音与地藏二菩萨”图像,包括“释迦牟尼佛与观音、地藏”图像类型都可以从这个角度解读。


观音与地藏菩萨像 高丽时期(918-1392)

日本福井敦贺西福寺藏

  观音菩萨居右侧,地藏菩萨居左侧。地藏菩萨呈比丘形象,左手捧宝珠于胸前,右手作印契,踏双莲台。

地藏与十一面观音的二菩萨图像组合

  十一面观音菩萨属于密教系统中的观音菩萨形象,因而笔者将其与一般意义的观音菩萨图像分开讨论。

  地藏菩萨与十一面观音菩萨的图像组合,主要见于龙门石窟奉先寺北壁外侧石窟、龙门石窟石牛溪塑像、敦煌 32 窟东壁门北的盛唐时期壁画、敦煌纸绢绘画等。

  而地藏菩萨与十一面观音的图像除却一般观音、地藏组合图像所包含的意义外,还有专门针对地狱救度的意义。

观音及地藏菩萨像 武周久视元年(700)

四川蒲江飞仙阁石窟第 55 龛。

  正壁刻二尊戴高宝冠观音菩萨,并立于莲台上。二观音之间刻一比丘形地藏菩萨。

  北宋僧人天息灾所译的密教经典《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第一卷中,便主要讲述了观世音菩萨救度地狱众生的内容:

  尔时世尊告除盖障菩萨言……此大光明是圣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入大阿鼻地狱之中,为欲救度一切受大苦恼诸有情故,救彼苦已复入大城,救度一切饿鬼之苦……如是善男子,圣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入大阿鼻地狱之时,其身不能有所障碍,时阿鼻地狱一切苦具,无能逼切菩萨之身,其大地狱猛火悉灭成清凉地……是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入其狱中破彼镬汤猛火悉灭,其大火坑变成宝池。池中莲华大如车轮……

  佛告除盖障菩萨言,善男子彼观自在菩萨,从大阿鼻地狱出已,复入饿鬼大城。其中有无数百千饿鬼口出火焰,烧燃面目形体枯瘦,头发蓬乱身毛皆竖,腹大如山其咽如针。

  是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往诣饿鬼大城,其城炽燃业火悉灭变成清凉……是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起大悲心于十指端各各出河,又于足指亦各出河,一一毛孔皆出大河。是诸饿鬼饮其中水,饮是水时咽喉宽大身相圆满,复得种种上味饮食悉皆饱满。此诸饿鬼既获如是利益安乐,各各心中审谛思惟……

  而其中阎魔天子以偈赞叹观世音菩萨时,有“示现百千臂,其眼亦复然,具足十一面,智如四大海”的内容。

  因而十一面观音的密教形象有救度地狱的特殊意义,而与地藏菩萨形象一同出现在图像中,或许表达的是共同救度地狱众生的思想。

观音与地藏菩萨像 北宋太平兴国六年(981) 

敦煌莫高窟第 17 窟出土

MG.17659 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右下角为地藏菩萨像,头戴披帽,右手托宝珠,左手持锡杖,呈右舒相坐于大莲台上,榜题“地藏菩萨来会鉴物时”, 道明和尚合十胁侍一旁,榜题“道明和尚却返时”,莲花座下有一金毛狮子蹲居,有榜题“金毛狮子助圣时”


本期内容选自李曼瑞著《地藏菩萨信仰与法门研究》

(宗教文化出版社)

长按关注:[佛像雕塑艺术]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历代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二菩萨图像志解读-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