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页 共2075

享誉全球的瑰宝:中国商代青铜器

时间:2019-5-14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钟伟/湖南长沙


图1

  位于德国西部莱茵河畔的科隆市,是仅次于柏林、汉堡和慕尼黑的德国第四大城市。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重工业城市,科隆市内的东亚艺术博物馆近百年间吸纳、珍藏了大量亚洲艺术品,并且无论从规模或品相上来看,这些文物皆堪称德国亚洲艺术品中的瑰宝。该馆是德国第一座以东亚艺术为主题的博物馆,也是一家比较少见的国有博物馆。其建成于1909年,正式开馆于1913年。最初博物馆创始人、来自维也纳的阿道夫·费歇尔,是想在柏林建馆,但由于手续太过复杂而放弃。而当他在科隆提及这个想法的时候,得到了该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于是馆址最终定在科隆。而馆内最初展览的大部分艺术藏品,则几乎全部来自于费歇尔和他夫人弗瑞达·费歇尔的私人收藏。

图2

  费歇尔夫妇珍藏的亚洲艺术品,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洲十分著名,其主要为东亚的佛教绘画、木雕佛像、木版画、漆器和日本屏风画等。上世纪70年代,著名收藏家汉斯约尔根·冯·洛霍,向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慷慨捐赠了一批中国的青铜器和古代家具,使得该馆的馆藏大大丰富。而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该馆又向欧洲私人收藏家汉斯·威尔海姆·舍格尔以及其他机构,购买了不少的中国青铜器、佛教雕刻和唐代瓷器,更加为该馆的藏品增添了极大亮点。

  本文,笔者特别整理了一组堪称该馆“镇馆之宝”的中国商代青铜器,以飨读者。

  第一件是传河南安阳出土、高30厘米的“方觚”(图1)。觚为我国古代一种用于饮酒的容器,也用作礼器。其一般敞口、长身、口部和底部都呈喇叭状、圈足。它初现于二里头文化,盛行于商代和西周早期,至西周中期已非常罕见。而这件方形觚,大侈口,细长颈,凸腹,高圈足,四角自口至足有扉棱。颈饰蕉叶纹和蛇纹,腹饰龙纹,圈足饰兽面纹和四瓣花纹。器有铭文二字。其古朴典雅,十分精美。

  第二件是高26.5厘米的“宁方彝”(图2)。彝本是宗庙祭祀礼器的统称,北宋文化发达,由皇族掀起模古之风,发现这样的器物后称其为方彝,后人也就沿用了这样的称呼。而方彝是酒器,在西周中期就逐步被废止,我们不知道商人对其的称呼,但很明显此为商人炫耀富足和荣耀的礼器,其彰显华丽,形纹达意。此传河南安阳出土的宁方彝,整体器型似方形宫殿,器盖饰兽面纹,器腹上部为两龙相对,下部兽面纹,圈足两龙相对,扉棱分别代表兽鼻及兽脊,圈足两龙之间有门状孔,四面纹饰相同。器内有铭文“宁”字。“宁”字铭文器物出现在国内外多家博物馆馆藏青铜器中,皆为高等级器物,显示以此为名的氏族或个人极端尊贵的地位。

  第三件是传河南安阳出土、高39.3厘米的“兽面纹袋足斝”(图3)。斝(jiǎ)是古代中国先民用于温酒的酒器,也被用作礼器。其通常用青铜铸造,圆口呈喇叭形、一鋬(耳)、两柱、三足。商汤王打败夏桀之后,定为御用的酒杯,诸侯则用角。而这件侈口高柱的斝,口沿有加厚唇边。颈腹分段。腹呈袋形,成分裆状,下有三圆锥形足。鋬大而薄。柱顶作帽形,上饰蕉叶纹和倒兽面纹。颈饰兽面纹,夹以云雷纹。腹部满饰卷角兽面纹。此斝造型优雅,具有商代前期兽面纹向前发展的特征,在商代青铜斝中罕见。

  第四件为高17.5厘米的“雷纹壶”(图4)。云雷纹是青铜器上最常见的几何纹饰,是一种细密连续如螺旋状的纹饰。有的图案形体环转,如篆文的“云”字;有的却结构方正,如篆文的“雷”字下半部分,因而得名。云雷纹是一种富于装饰性又适应性极强的纹饰,可独立组成大面积的装饰面或装饰带,也可配合主体花纹做辅助纹饰。以云雷纹为主的几何纹常作为底纹或填充纹大量出现,通过穿插、勾连、重叠、间错等方式组合,具有深刻意味。这件铜壶盖饰兽面纹,圈足饰云雷纹。而腹部则利用其向外凸起的曲折块面,设计了曲折雷纹这样颇具魔力的图案装饰。并且使用大小两种曲折雷纹:大云雷纹呈S形,配合另一侧的两个相对的夔纹,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小云雷纹则又重新承担了地纹的功能,但这次是作为云雷纹的地纹。两者共同构建了斜向曲折的图像,可谓新颖别致。

  最后一件为高30.4、刃宽35厘米的“人面大钺”(图5)。钺(yuè)是中国古代一种两角上翘、具有弧形阔刃的劈砍兵器,也用作刑具或仪仗用具。它由生产工具中的斧发展、演化而来,还具有作为王权的象征物之特殊用途。此人面大钺刃较平直,角外侈。钺身饰镂空人面纹,耳下饰變形纹。肩部二长条形穿,方形短内。这件人面大钺又名“人面铜钺”,其主纹饰在商代看起来好像非常的狰狞可怖,不过在如今看来却稚朴可爱。

  
享誉全球的瑰宝:中国商代青铜器-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