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页 共2272

汉代“张氏”铭文规矩镜

时间:2020/10/20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魏传来/山东淄博


  汉代文化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文化体系,汉代铜镜无疑是汉文化最具影响力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汉代“张氏”铭文“规矩”镜的两面

  汉朝大部分时间国力雄厚、经济繁荣,手工业获得很大的发展。其丰满奇异的铜镜,制作精良,图纹华丽,铭文丰富,是社会公认的我国古代文化遗产中的瑰宝。本文笔者介绍一件汉代“张氏”铭文规矩镜(见图),以期通过这件铜镜让读者共同感受欣赏汉镜文化之大美。

  这面汉代铜镜直径18.2、缘厚0.35厘米,重500克。镜面微凸。镜背有大圆形钮;钮外大圆圈加单线方框钮座,钮座四角饰柿蒂纹。钮座外围有双线方框,框内相间排列十二地支汉字铭: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每字之间饰以极细小的十二乳钉纹。方框四边各向外伸出一个双线T形图像,与双线L形图像相对,方框四角又与双线V形图像相对,T形纹两端各饰一枚乳钉,共八枚乳钉,将内区等分为四方八区,每区饰一凤鸟纹。八凤鸟两两相对,线条清晰、刻画入微,形态逼真、极富动感,是典型的凤鸟祥瑞图。汉朝人以群鸟聚集为祥瑞,《汉书·宣帝》:“汉宣帝年间,百鸟集于长乐宫,因而改元神爵”。

  镜外区饰铭文带和斜线纹一圈,铭文7言3句21字:“张氏神镜映睿明,子孙蕃昌寿命长,为史高迁乐未央”。笔力刚劲,笔法娴熟,字体美丽,内容颂祷吉祥,其中“睿”字的写法,是最新发现的一种汉字书写体。镜外缘区依次饰三角锯齿纹、水波纹、三角锯齿纹,共同构成了美观雅致的镜缘花边。

  这是一面典型的汉代张姓纪氏八凤“规矩”铭文镜。镜背图案“规矩”程式相当标准,有着极为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内涵。

  这种被中国人和日本人称为“规矩纹”的汉镜,欧美学者则习称之为“TLV纹”镜。近年来一些学者经过考证认定,此镜纹来源于六博棋局上的纹饰。铜镜上的十二个曲道(即所谓规矩纹)的排列组合是固定的有规律的,与博局的曲道相同,如果把铜镜图案叠放在博局图案之上,则两种图案完全吻合,应改名称为博局镜。但六博棋局上的纹饰为什么要饰在铜镜上呢?所以,也有学者认为,镜中的“TVL”符号虽然博局棋盘采用了,但用在铜镜上面并不一定代表博局的意思,似乎称为“规矩镜”更为合理。这是因为“规矩”的内涵、概念、格局远比博局棋盘游戏赌博的意思大的多。

  “规矩镜”在镜背中心方框的四个角,分别对应着的四个“V”形符号,它是画圆用的工具“规”,今天称之为圆规。而另外四个“L”形纹饰,则是木工用来划线和测量的工具“矩”,今天称之为角尺。“规”和“矩”传说是人祖伏羲女娲制定的。人类在没有创立礼教和法律的年代,“规矩”是规范人类一切行为准则的意识形态。古人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镜”上面的图案纹饰对此作出了最好的诠释。因此叫“规矩镜”才更符合古代人们对“天圆地方”的认知观念!

  直到今天,“规矩镜”仍然是学者们绞尽脑汁进行研究的课题。小小的“TVL”三个符号,引来了洋洋几万言的研究文章,这在学术界也是不多见的。

  另外,从这面铜镜的铭文看,无疑是汉代张氏家族的私家作坊铸镜。张氏是中国的大姓之一,民间素有“张王李赵遍地刘”之称,张氏排名第一,在现当代张氏也仍然稳居中国姓氏三甲之列,足见张氏宗族之鼎盛。

  在汉代诸多的纪氏铭文镜中,这类镌刻着“张氏”名号的铜镜,显得较为稀少,见有著录的仅有几面。而铭文语句如此完整,没有减字假借,字字清晰,内容表达直接,言词通俗易懂,吟诵琅琅上口的,则更是少见。特别是集中表达的张氏先人对拥有这面铜镜的家族后人寄予厚望和期待的铭文内容,祝福他们个个都聪慧睿智、为官步步高升、子孙蕃昌、享乐富贵、长生不老,则更是情真意切,令人动容。这种对现实美满生活赤裸裸的追求和强烈呼唤也是其他时代铜镜铭文所不及的。

  这面珍贵的汉镜不仅反映汉代的冶炼技术、铸造工艺,也反映当时社会繁荣的文化艺术和人们丰富的精神生活,不仅展示出大汉帝国蓬勃发展的盛世雄风,从另一个层面,也展示着当时张氏家族显赫一时的社会地位和雄厚的财力基础。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汉代“张氏”铭文规矩镜-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