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松石有一个特点,翡翠也无法相比!

时间:2018-2-12 文章来源:绿松石电子商务网

  绿松石,一种世界稀有,湖北拥有全球可开采利用量60%左右在十堰。它深度地走入了人们的灵魂与信仰,广泛地渗透于人们的宗教文化与审美生活,历经沧桑,经久不衰。

  从地质学上讲,绿松石是一种含水的铜铝磷酸盐类矿物,其中的铜离子铁离子导致了蓝色,绿色等丰富多彩的色泽生成,水的含量对色调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

  松石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也非常神秘,是一个重大的学术课题。但无论是“热液交代”的生成说还是“风化淋漓”的生成说,都与地质变迁中的温度、压力、成分化合有关。我们只能以诗意的方式去理解绿松石是造物主赐予人类的珍稀宝藏。

  女娲炼五彩石以补苍天的创世文化传说发生地与绿松石主产地的高度偶合,使绿松石以传奇的色彩融入了中华文明的血脉。

  “和氏璧”产于鄂西北荆山的记载与湖北唯一宝石绿松石矿产区域的高度偶合,又给绿松石注入了一种中国历史尊贵而神秘的元素。

  湖北盛产绿松石,历史上自然产生了不少能给岁月留下影响的文化艺术重器。除了和氏璧同随珠一样,隐埋于历史尘埃以外,在湖北省博物馆,还可以见到镇馆之宝越王勾践剑的剑格上镶有绿松石。

  相传为战国早期制剑名匠欧冶子所铸。王者用剑用绿松石镶饰,足见在那个群雄争霸的时代,绿松石已是名玉瑰宝。

  公元4世纪,古印度法王达摩波罗为了答谢中国秦王苻坚赠送了一尊释迦牟尼12 岁等身像,鎏金的佛像上遍镶绿松石,以示天上的神圣。

  到了唐代,文成公文进藏时作为修习佛法的本尊将这尊佛像带到吐蕃,先供奉于小昭寺,后供奉于大昭寺。各路活佛高僧到拉萨必先朝拜。

  由此,我们可以想象,绿松石为什么是藏传七宝之首,以至于成为举国上下玩文玩佛珠者的必配圣物。

  更为奇特独有的属性是,绿松石自古以来,不仅具有很强的民族性,而且同样具有广泛的国际性。它是全世界都认同的宝石。这一点,就连昂贵的翡翠与和田玉都远远不及。

  绿松石很早就载入了《圣经》,在《旧约、出埃及记》中就有记述。欧美许多民族从古以来对绿松石都十分喜爱,很多人崇拜到了迷信的程度。

  古埃及、古墨西哥、波斯、印第安,以及中亚东亚的许多民族,都视绿松石为神秘、避邪、吉祥祝福之宝物,不仅当成护身符、供奉品,而且身后作为随葬圣物。

  印度、古埃及国王们把绿松石镶嵌在王冠、头饰、胸饰上,与太阳神等神灵一同护佑王权永固。5500年前,古埃及国王就是佩戴绿松石珠子的老文玩迷了。1900年出土的埃及皇后手臂上的四只绿松石镶金镯子,历经5500年的历史烟尘,依然光彩夺目。

  在近现代与当代,欧美、中亚等国的政要、皇胄们对绿松石的兴趣有增无减。拿破仑曾不惜重金为皇后打造以钻石与铂金镶嵌绿松石的皇后之冠。伊朗皇后法拉赫、巴列维也以松石作皇冠与饰品,仪压群芳。

  罗马教皇分别于1853年与1900年,制作钻石松石皇冠赠予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和伊丽沙白。美国因有名矿睡美人绿松石,故而美国首脑政要也十分喜爱绿松石。里根夫妇休假时常佩戴松石饰品,颇显气质风度。

  尤其是前国务卿希拉里,不仅家里拥有一间专藏松石艺术品的小陈列室,而且在周游世界、出访各国时,绝大多数时候佩戴绿松石饰品。常常是湖蓝色或海蓝色外套,配一串精致的天蓝色松石项链,显得高雅庄重,高贵干练,魅力四射。

  对于湖北,尤其十堰来说,绿松石是天赐圣物、唯一珠宝资源。加强开发、发展绿松石文化产业,是一项理所应当的事业。绿松石是一个穿越沧桑的传奇,但愿在我们这个时代可以续写得更加精彩。

  
绿松石有一个特点,翡翠也无法相比!-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