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

上一页
1/146页 共4335

人间犹有展生笔——展子虔《游春图》赏析

时间:2022/5/4 文章来源:美术报

隋 展子虔 游春图(局部) 43×80.5cm  绢本 手卷 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人间犹有展生笔,

   佛事苍茫烟景寒。

   常恐花飞蝴蝶散,

   明窗一日百回看。

   这是北宋大诗人、书法家黄庭坚看了展子虔的画后所题之诗,是赞美,也是对早他500年的这位大画家神乎其技的评价。

   展子虔是历北齐、北周而入隋(约545-618)的杰出画家,渤海(今山东阳信)人。善画佛道人物、楼阁山水及车马等;人物画,描法甚细,随之以色晕开,神采如生,意态俱足;山水画,写远近山川,有咫尺千里之趣;描写车马,驰骋弋猎,各有奔飞之状;其画不但动笔形似,而且画外有情。在隋代曾任朝散大夫、帐内都督等职,受到隋文帝杨坚的器重,在长安、洛阳等地的寺院画过许多壁画,可惜都已湮灭无存。不过,他在绘画史上至今仍被人称说不休的,并不是他的寺观壁画,而是他的青绿山水画卷。

   我们知道,隋唐的山水画,虽属初创,但成就却颇可观,涌现出不少重要的画家。作为早期文人绘画的一个重要成果,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山水画就逐渐脱离了作为人物的背景,以其特有的林泉高致,获得了相对独立的“畅神”赏音。只是在当时,技法表现还不是很成熟,尤其是人物与山水之间的比例关系、空间的远近透视、树木的形态处理等等,都还幼稚而不够协调。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就曾指出:“魏晋以降,名迹在人间者皆见之矣!其画山水,则群峰之势若钿饰犀栉,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率皆附以树石,映带其地,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

   展子虔的山水画,从思想意识上来看,似与魏晋的文人绘画无关,但从技法表现形态来看,却是对魏晋文人绘画的发展,因为他促进了山水画形式的圆转成熟。可以作为标志的,便是他的不朽名作《游春图》卷。

   《游春图》为绢本设色手卷(尺寸:43×80.5厘米),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图是目前可知展子虔的唯一传世作品,是窥见隋画面貌的仅存画卷,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画存世最古老的山水画卷。作者用青绿重着色生动地描绘了明媚的春光和士人、贵族们在青山秀水中纵情游乐的情景。画上和煦的春风轻轻地拂过湖面,澄碧的春水泛起粼粼的细波,杂花生树点缀着山野郊原、平林村落;绯红色的桃花散缀枝头散发着醉人的芬芳,与绿树青山相映成趣;堤岸曲径,逶迤地通向茂林幽谷的深处,三三两两的行人游春赏花于其间,有的策马而游,有的静立而观,有的与湖心舟船上的仕女相为呼应;高远处烟云飘渺,青山白云流辉相映,似在仙境;所绘,给游春者与观画者皆展开了无穷的纵目空间。

   此图在技法上,用笔细劲有力,设色秾丽鲜明。山水云树,皆以细线勾描,山石不施皴笔,是谓“空勾无皴”;为了强调青山绿水的明丽,在色彩运用上施以青绿重色,突出了青绿的主调,局部用金线勾勒,给人以辉煌明丽之感。人物则直接用粉点染,富于装饰的意匠。近景树木的画法已非“伸臂布指”,而是渐趋写实。远山之上以花青作苔点,开点苔之先声;不过,苔点的形态并没有符号化,很像一丛丛小树。所绘人马虽小如豆,但一丝不苟,形态宛然。值得注意的是,此图山水树木与人马的比例较六朝时期更为合理,远近的透视关系也处理得较好,渐远渐虚,咫尺千里,画面的空间感加强了,已不再是作为背景的山水,而是独立的青绿山水图。这一切,给予唐代李思训、李昭道父子的青绿山水以重大影响,展子虔也因此被誉为“唐画之祖”。《游春图》历来鉴藏都是依据黄绢隔水上宋徽宗签题确定此画为展子虔手笔,虽较隋代壁画中的山水略显成熟,但它确实反映了早期独立山水画的风格面貌,与记载相符。我们今天可以见到此卷,还要感谢丛碧先生张伯驹,是他早年倾力收藏与晚年慷慨转让,才使千年名迹未曾流散,得以永传。

   (作者为安徽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萧云从研究会副会长)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人间犹有展生笔——展子虔《游春图》赏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