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查田运动布告

时间:2018-8-5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洪荣昌/北京


图3 修复后的查田运动(第27号)布告

  临近2015年元旦的一天傍晚,我收到一位江西省兴国县文物商人的微信。微信的几张照片,看起来像是一堆碎纸片,大小不同形状各异。我把照片放大后,从零零碎碎的纸片中可以看出是苏区时期的布告,内容大致是关于查田运动之事。购买苏区时期的纸质品,光看照片是不够的。我决定乘车去兴国。

图1 让人心痛的珍贵文物残件

图2 布告落款钤盖直径108毫米的人民委员会印章

  经过对这堆碎纸片的综合分析,我很快作出真品无疑的判断。因为纸张就是当年苏区普遍使用的毛边纸;字体风格具体苏区时期特点韵味;布告整体行文格式规范;钤印位置和钤盖方法正确。特别是,在这堆碎纸片中竟有四张同一种布告碎片(图1),而在这四张残片中,个别地方的留墨痕迹又不完全一致。

  成交之后,我回到所住宾馆,小心翼翼地将碎纸片一张一张地铺在床上。一米二宽的单人床横着还不够放,只好又改成竖着排。虽然只是简单地拼凑排列,但也让我心头振奋。这是一张1933年9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布的关于查田运动的布告,第27号(以下简称27号布告)。除了前言之外,有十条关于查田运动必须掌握的政策。抬头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布告,落款为主席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焘,钤盖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人民委员会鲜红大印(图2)。眼望着这张如此巨大的布告,细看那刚劲有力的文字,品读那简明扼要的政策,用心潮澎湃来形容当时的心情是最恰如其分了。收藏苏区红色文物几十年来,头一回看到那么宽大、那么壮观的纸质文物。

  这下子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了,美滋滋的一觉到天亮。

  后来,我向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同志、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专家、中央党史研究室的老师请教,查找文献资料,最终中央党史研究室副巡视员王新生老师为我找到布告文字资料。然后,通过广东中泉收藏品修复公司的精心修复,这件文物又恢复了原来面貌(图3)。

  我非常喜欢这张布告,格外珍惜,因为它是土地革命时期的一件红色文物。

  查田运动从1932年开始,直到1934年上半年,经历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查田运动,是“左”倾教条主义的产物,在苏区又进行一次重新分配土地。第二阶段,毛泽东同志提出许多正确的主张,起草了1933年两个重要文件,力求纠正“左”倾错误,开展查田运动。第三阶段的查田运动,两个文件刚刚贯彻,提出大批更改成分问题,“左”倾教条主义者就刮起一阵批判“翻案”之风,来一个大刹车,完全否定了两个文件,竟主张错划为地主富农的,不许更改,已经更改者,宣布无效,一律斥之为“翻案”,大兴讨伐之师。这就是查田运动的实际情况。开始及后面都是“左”倾,只有1933年中间这段时间,毛泽东同志提出了正确主张。

  1933年毛泽东同志提出土地革命正确主张,6月17日至21日,中央苏区召开八县区以上负责人查田大会,7月21日至24日,召开兴国等九县区以上苏维埃政府负责人查田运动大会。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八县查田运动大会上的报告》《查田运动是广大区域内的中心重大任务》和《查田运动的初步总结》等重要报告和文章。指出:查田运动的步骤是:(一)讲阶级;(二)查阶级;(三)通过阶级;(四)没收分配。为了正确分析农村阶级,搞好查田运动,毛泽东还主持起草了《怎样分析阶级》这个文件,为八县区以上苏维埃负责人查田运动大会所通过,作为解决实际评定阶级成分的标准。

  为贯彻该政策,9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发出第27号布告,规定十条办法。10月10日临时中央政府还颁发《关于土地斗争中一些问题的决定》,并批准《怎样分析阶级》作为划分阶级的标准和依据。这一个布告两个文件,主要为纠正当时查田运动中的过“左”观点而发,对于纠正过左错误起了积极作用。

  之后,本应按照《怎样分析阶级》和《关于土地斗争一些问题的决定》去检查工作,实事求是地去纠正错误。可是,犯“左”倾教条主义错误的人,并非如此。他们借口纠偏过程中出现新的问题,就刮起一阵所谓反击“翻案”风,阻挠这两个文件的正确执行。

  总之,1933年,毛泽东对于查田运动提出许多正确的主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又公布了两个基本正确的文件,发布了布告,对于纠正“左”倾错误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由于毛泽东同志当时在中央并没有完全的话语权,所提出的正确的土地革命路线和政策,无法得到很好地贯彻落实,致使查田运动走了一些弯路。

  如前所说,1933年9月1日临时中央政府第27号布告,首先是内容最能反映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土地革命正确路线、方针、政策和方法,最经典地体现了毛泽东土地革命的思想。

  除此之外,27号布告从发布到被迫收回销毁不到一个月时间。布告的落款日期虽然是1933年9月1日,但从文件起草到领导审批,再从印刷厂制版到真正发行,需经历较长时间。从《红色中华》报1933年9月30日刊登全文,就可知道,此布告最后审批时间应是在9月底,此后才开始排版印刷。排版印刷时间要多长时间,我们无法准确查找。但按照一般逻辑推理,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所以估计发行时间在10月中旬。遗憾的是,从10月下旬开始,以博古为首的党中央,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又一次彻底否定毛泽东同志的正确主张,掀起来一场所谓的反击右倾翻案风,把正在纠正查田运动中“左”的做法,全部恢复到原来的状况。内容被否认了,可想而知,27号布告自然很快被收回或销毁。可见,27号布告的发行时间是非常短暂的。

  程定飞先生是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文物部副部长,致力于中国革命文物的研究。在与他聊起这张布告时,他非常感慨地对我说:这张查田运动的布告,是红色苏区文物中的顶级品,军博不但没有馆藏这件文物的原件,连复制件都没有,非常珍贵。

  
珍贵的查田运动布告-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