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页 共1689

行路多艰藏清欢

时间:2020-8-7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河北石家庄 杨未君


图1 陈寅生节临曹全碑轴

  这是一件原装旧裱的绢本书法作品(图1),立轴,画芯尺寸长114、宽38厘米,款题“节临曹全碑,麟炳”。钤印两枚,一为白文“陈麟炳印”,另一为多字白文印“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图2 陈寅生刻铜墨盒《戊寅清和既望》(1878年)

图3 寅生题签(网络图片)

图4 陈寅生书宋人诗话扇面

  这个陈麟炳,就是我国工艺美术史上赫赫有名的刻铜名家陈寅生,这是一件刻铜高手写在纸绢上的书法作品。陈寅生生于道光十年(1830),岁次庚寅。故字寅生。麟炳是他的谱名,他是排麟字辈的,所以自称时曰“炳”。此幅作品未落年款,只落了“麟炳”款,结合其书法风格看,应是陈寅生年轻时的作品,创作时间约在同治初年(1862)左右。

  陈寅生书法、篆刻皆擅,亦能作画,以秀才身份在琉璃厂开店,刻售铜制文房(图2),亦在“松竹斋”“青云斋”“秀文斋”“含英阁”等南纸古玩店挂单。刻铜墨盒是琉璃厂名物之一,当时的著名收藏家鲍康在《观古阁丛稿》中称赞寅生“所镌铜墨盒,足与曼生壶并传,都人士争购之。”此语流传广泛,徐珂的《清稗类钞》也曾引用。《光绪顺天府志》一书中说“铜墨盒始自道光年间,今则盛行矣。盖上或镌篆楷,或镂花木,字有作蝇头楷书者,如兰亭序,如柏庐家训。以陈寅生刊者为最工,近则业此者甚多,终逊陈刊者也。”《天咫偶闻》(震钧著)一书中说“光绪初,京师有陈寅生之刻铜,周乐元之画鼻烟壶,均称绝技。陈之刻铜,用刀如笔。入铜极深,而底如仰瓦。所刻墨盒、镇纸之属,每件需润资数金。”这些都足以证明陈寅生在刻铜史上的地位。

  陈寅生善书法,诸体皆工,以小楷最为知名。隶书亦大佳,以《乙瑛》《曹全》功底最深。此轴即节临《曹全碑》,起自“君童龀好学”止于“上计掾史”,共84字。结字匀整,用笔方圆兼备,风致翩翩。《曹全碑》是汉隶名碑,又名《曹景完碑》,立于东汉灵帝中平二年(185),明万历初在郃阳(今陕西合阳)莘里村出土,现碑存西安碑林,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明拓本。

  寅生书法浸古极深,以秀润为要,雅正清奇,这幅作品也反映出了这一特点。寅生刻铜,多以楷书或行楷出之,隶篆略少,亦时有所见;刻于其他非金属材质的,如刻竹、刻牙,见有隶书;寅生为他人题签,亦见有隶书。曾在拍场中见古籍拓本上(有)陈寅生题签(图3),当是其晚年所书,也是曹全乙瑛的底子。可见寅生隶书,是其行楷之外的另一看家本领,乐而为之。

  此轴2012年得自嘉德四季拍卖。拍得后曾写有跋语,权作收藏笔记,并传载到自留地“云在堂博客”上,今天看来,文字谫陋却不忍弃,抄录于后:

  壬辰清明前回涿祭奠。先日大风肆虐,之后天晴气暖,杨花柳线已露绿意。逛京城拍卖,喜得《陈寅生节临曹全碑隶书轴》。念及庚寅春曾得《陈寅生书宋人诗话扇面》,倏忽岁月,庭圃辛夷已过了两季花期。陈寅生以刻铜传世,是近代文房刻铜的第一人。精篆刻,书法诸体皆擅。绘画也品位高古。随着刻铜收藏的学习深入,寅生刻铜真品所见愈多,但不知何故,寅生纸绢书画惜不多觏。此幅《陈麟炳节临曹全碑隶书轴》,想系百五十年前旧物矣!大藏家弃之如敝屣,我等爱之如拱璧,概爱屋及乌,痴迷刻铜之故。寅生诸艺湮没已久,偶得寸铜片缣,谛视摩挲,心中唏嘘:足当得起更深挚的痴迷。草根俗人,得物而喜,聊记数语,以为鸿迹雪泥。

  跋中提到的《陈寅生书宋人诗话》扇面(图4),是寒斋收藏的第一件陈寅生纸绢作品。从此,笔者在收藏刻铜之余,开始了陈寅生史料钩沉、纸绢类作品收集的漫漫征程,至今已收藏寅生纸品多件,含书法条屏、团扇、折扇、横额、对联、笺纸等,另辟蹊径,走上了以读书促收藏、以实物补证文献的崎岖小路,个中感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前所述,陈寅生这件节临曹全碑隶书轴上,姓名章之下钤有一枚多字闲章,从风格看,也是陈寅生自刻,其印文“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出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题仙游寺》,全诗为“曾于太白峰前住,数到仙游寺里来。黑水澄时潭底出,白云破处洞门开。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惆怅旧游那复到,菊花时节羡君回。”笔者以为,这句“红叶绿苔”的联语,颇能状写收藏者独自前行中的清欢,所谓行路多艰,却林泉清樾;清寒寂寞,却能澄怀致远。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行路多艰藏清欢-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