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28页 共6819

陈逢显:一梦微雕迷蝴蝶

时间:2019-7-27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陈逢显雕刻的“黄金茶壶”,每只壶尺寸约为0.2厘米。

  在台湾知名微雕家陈逢显的艺术世界里,每完成一个“超级小工程”,都仿佛是一场破茧成蝶的梦。

陈逢显用米粒雕刻的作品《温暖的家》

陈逢显用黄金雕刻的作品《茶壶》

  “蝴蝶最美的时候,不是于花间飞舞、凌空畅游,而是破茧而出的那一刻。不经过破茧的挣扎,绝不会有傲人的魅力。”陈逢显说。

  7月初,在新北市新店区的一处静谧小院,陈逢显讲述其奇特的创作生涯。这位被称为“台湾微雕第一人”的艺术家身着唐装,一头白发束于脑后,眼神清澈而柔和。

  关于蝴蝶的梦,要从儿时讲起。生于1956年的陈逢显,就读万华中学时,喜爱练习书法。毕业后进入稻江美工科,学习各式美术、工艺技法。后来,考入“中央印制厂”,负责雕刻印钞票用的钢版。

  “求学时,老师曾说,你们现正就是丑丑的小毛毛虫,要努力的成长,健康的生活,还要经历长时间的磨难考验,才能顺利去化丑丑的外表,变为蝴蝶展翅飞舞。”陈逢显说,这句话让他刻骨铭心,正是印钞机构的专业经历,使他有机会接触雕刻钢板用的特殊工具,也迎来艺术生涯的转折。

  陈逢显说,有别于一般的艺术创作,“钞票钢版”是由许许多多的点所组成的线,需要非常精细的绘制刻划和坚持的耐心。日积月累的训练加强了他的雕刻技巧,铺起数十年的“破茧之路”,也才有了现在这片微雕天地。

  位于小院二层的工作室,便是属于陈逢显的天地。每天下班后,陈逢显就一头钻进工作室,悠游于微雕世界。当年他用雕刻钢版的钢针“刻画”五角钱币大小的山水画,同事见到大为赞赏,更激发起他投身微雕领域的志向。

  三十多年过去,这间工作室已成为“陈逢显毫芒雕刻馆”,挂满书法、人像素描等,装有放大镜的展示柜放置于各处。

  陈逢显的最新“超级小工程”,是纯黄金手工雕刻的“黄金小老鼠”系列。

  透过高倍放大镜以窥之,由1支2毫米的铅笔芯雕刻出的10只黄金小老鼠作品,或坐、或站、或爬,表情不一、悠闲自得,引人欢喜。

  另一件名为《福鼠双辉》的作品,是1只黄金小茶壶,张开的壶身里一只1毫米的小老鼠在吃东西,另一只小老鼠作出攀爬姿势,寓意丰盛过鼠年,吉祥安逸。

  陈逢显说,毫芒雕刻要求创作者心静且定,才能气定神闲,凝神创作。为了降低失误,他自创屏息、吸气的要诀,调匀呼吸的节奏,增强手部、身体的稳定性,还自创了多种微雕工具,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环顾雕刻馆,200多件微雕作品,从竹、棉、石、沙,到牙线、牙刷、米粒、瓜子,甚至蚂蚁头、蜻蜓翅膀、苍蝇翅膀,皆在陈逢显的慧心巧思下,精雕细琢成一件件独特的微雕艺术品。

  “微小领域,无限宽广,生命的智慧尽在其中。每完成一件作品,都是一个惊奇,作品完成那一刻的满足感,就好像从一个毛毛虫变为蝴蝶般获得新生。”陈逢显说。

  外人无从知晓微雕创作有着怎样的艰辛,在陈逢显看来,一路走来,正是挣扎和伤痕的“点缀”,使自己所追逐的梦更具光彩。(欧阳开宇 张子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