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33页 共6973

展览推荐 | 因无界而跨界 以创新而创美

时间:2020/9/12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陶瓷之于中国,堪称华夏文明广阔牧野里最为壮观的文化地标之一,她屹立东方,泽被天下,千百年来,对我国乃至世界文明的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当人们徐徐回望,就会不难发现,中国陶瓷史每向前迈进一步、每一个新陶瓷品类的破空诞生,无不是先民们智慧的结晶与勇于创新的结果。时至当下,随着全球各地域、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日趋活跃与多元,那种模仿传统、重复自己的行为与现象早已不再是陶艺家们的选项。


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2020年8月20日下午三点,由中国汉光瓷起兴举办的《无界——现代生活空间适用陶瓷系列创意设计展》在上海中心大厦37楼宝库文化中心·珐琅厅启幕。展览以打破传统、解放思想、跨界融合为活动主题,汇集了一大批来自国内外建筑、雕塑、珠宝等诸多领域的设计师,他们以不同的视角和迥异的风格,各自创制出一件(套)陶瓷作品。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李遊宇先生致辞

  这其中,不乏引领潮向的卓越艺术家,也有小荷初露的新锐设计师,他们都富拥着丰沛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各自对空间存在方式的体认,实现了一次对陶瓷设计概念的突破,这对于我国当代陶艺界创新的启迪、引领与推动作用,具有着不可估量的标志性价值。


展览现场

  诚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时尚设计学院副院长李遊宇教授在开幕式上所说的那样:本次展览以“无界”来跨界,以“创新”来创美,不仅为公众呈现了一场盛大的跨界交流对话,其设计创新带来的艺术新浪潮也为未来汉光瓷的发展提供了新方向。

  陶瓷艺术的根本在于造型。人类从事造型活动,最早就是从陶瓷开始的,在时间的巨流里可上溯到五千至1万年前。由是言之,陶瓷造型可以说是一切造型的模板、母体。经过历朝历代的沉积与演变,分流出了我国历史上多领域的、丰富的造型语言,尤其是现代设计分工趋向越来越细腻的当下,建筑,工业造型,室内设计,珠宝设计等等,已然自成体系。那么,鉴于一切造型活动都是以型和形式感为根本,《无界——现代生活空间适用陶瓷系列创意设计展》的跨界设计,就是要让各行各业的设计高手,以不同的视点来进行了一次造型的大胆尝试以及形式的深入探索。

  位于展厅中央的汉光瓷国宴餐具《玉兰盛典》则近乎完美地诠释了这种理念。它的每件器具的造型,大都采用白玉兰花开放的各阶段姿态,通过艺术的提炼、加工而成,盖钮、毛巾扣等上面的花朵形态,通过手工一点一点地精雕细琢,幻化为一朵朵或花蕾、或待放、或盛开的白玉兰,在冰肌玉肤的瓷体上仿佛再次苏醒,丰腴饱满,仪态万方,它根本区别于雕龙附凤的传统官窑瓷器,也与国外一线品牌瓷器的造型判然有别,堪称当代陶瓷艺术创作中造型创新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杰作。



  而眼前的这套花插(如下图),通体纯白不假任何装饰,然而作者独运四两拨千斤之匠心,巧妙地将器皿置于一种最大倾斜限度的状态之中,赋予了平凡质朴以无限的势能与动感,乍看摇摇欲坠,久观则又能体察到一股跃跃欲飞的冲动充溢其间,凸显了某种无论置于何种场合都能与周遭环境相匹配的错觉美。这种对旧有、惯常秩序刻意破坏的创作意图,并不多见,可是当了解到它出自大名鼎鼎的室内设计师陈向京之手时,人们的一切疑窦也就顿然冰释了。





  这尊花器(如下图),采用的是汉光瓷独特的材质与配方,以纯手造而成。在四平八稳的坚实基座上,作品的每一个侧面都呈波浪形纹舒卷而上,到顶端达成一致,归纳为金色的圆口。整个作品从局部到整体,既有线条冲突的对立,又有气韵连贯的统一,彰显了创作者反叛传统的前卫与时尚之自觉。





  再例如这件名为《叶落知秋》的的花瓶瓷器,是著名建筑设计师李智翰先生的手笔,虽运用的是中国传统的器型,可是当观众走近端详,就会隐然感觉到那一片片逼真酷肖的银杏叶子,仿佛是被一层柔冰所覆盖,晶莹剔透,圆润秀雅。这样的整体呈现效果,相比景德镇、历代官窑瓷器可谓判若云泥。



  又如这一款署名为《晨露》的紫砂壶,风格极简却富有张力,作者将设计元素处理到减至不能再减的程度,以晨曦中草尖上一滴稍纵即逝的露珠,作为整件作品的灵感来源。壶身通体圆润,线条简略含蓄,壶嘴就深藏在壶身上端,而壶把与壶身则相互取势,浑然一体,显示出创作者深厚的因物写神的超凡能力。



  部分作品欣赏







  创意瓷器   《漾》




展览信息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