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30页 共6895

这个东北男生偏爱女红 传承指尖上的非遗

时间:2020-1-7 文章来源:中青报·中青网 记者王培莲
  东北男生偏爱女红传承指尖上的非遗

  在刺绣手工艺人的圈子里,徐桐是个另类。一个东北男生偏偏喜欢刺绣,还练就了一手精致娴熟的好手艺。

  “一个男孩干点儿啥不好,偏偏喜欢女红。”从做刺绣行业开始,徐桐没少遭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喜欢就去绣,不用管别人说什么。”今年31岁的徐桐,在长春经营着一家绣庄,可以定制满族旗服和礼服,也销售满族刺绣饰品。

  徐桐对刺绣的热爱源于家庭的熏陶。他的母亲李玉兰是满绣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三代传承人。徐桐最熟悉的场景,就是母亲每天坐在木制绷架旁进行刺绣。

  看得多了,就想动手尝试,儿时的徐桐能简单地绣上几针,刺绣对他而言,“是一份优雅又美好的回忆”。真正想把刺绣作为事业,还是徐桐在毕业工作多年以后。

  在北京上大学时,徐桐学的是三维动画专业。毕业后,他留在北京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收入可观。4年前春节回长春时,他看到母亲年纪越来越大,但仍然坚持传承满族刺绣技艺。想到自己的未来,徐桐不甘心一直为别人打工,也想做一番自己的事业。

  他下定决心留在长春,接续母亲的事业,把自己的设计专长融入满绣当中,让这门手艺为更多人所知和认可。

  “简直就是不务正业。”徐桐的父亲极力反对。不过李玉兰很支持儿子,在她看来,祖传的这份手工技艺如果不能继续传承,实在太可惜了。

  满族刺绣,俗称“针绣”“扎花”,通常以红、黄、蓝、白为主调的各种彩色丝线,用一根细小的钢针参照图案上下穿刺,织绣出各种纹样。绣品多以花草、飞禽、走兽、人物等为创作主题。

  满绣和中国四大名绣(苏绣、湘绣、粤绣、蜀绣)类似,也是在齐针、平针、虚满针、小辫针、打籽针等基础针法上进行创作。与传统的苏绣、蜀绣相比,满绣没有过渡针,颜色对比鲜明,更为粗犷和大气。

  李玉兰介绍,满绣讲究“图必有意,意必吉祥”。但随着萨满文化逐渐消亡和老一代刺绣艺人相继逝去,尤其是近年来机器刺绣的快速发展,都对满族民间刺绣造成了巨大冲击。

  尽管现在满族刺绣比较小众,但徐桐愿意学习和传承这门手艺,李玉兰十分欣慰。她说,手工技艺不能只看眼前利益,坚持下去才会越来越好。

  辞掉北京的工作后,徐桐开始系统地学习刺绣。除了跟母亲学习满绣和萨满文化,徐桐还专门去苏州拜师学艺,汲取苏绣的精华。

  本以为去苏州拜师并非易事,但徐桐走访了几个当地的苏绣工作室并表明来意后,没想到刺绣师傅非常愿意教他,并且不收学费。

  苏州的绣工大部分是六七十岁的阿姨,很少有年轻人从事这个行业。徐桐说,当对方得知一个男生愿意耐住性子学刺绣时,觉得很难得,每天给他提供一顿免费午餐。徐桐拜师学艺半年有余。

  对于学习和传承满绣,徐桐有自己的想法。这两年来,他把传统的针法总结出来,结合所学的三维动画专业,进行了一些针法的二次创作。他觉得,刺绣需要重新回归生活,为更多人喜爱和接受,而不是放在博物馆里展览。

  他把目前绣庄经营的绣品分为两大类:贴近老百姓日常生活使用的和传承满族刺绣文化的。

  传统的满绣作品,刺绣时间长、价格高,很难有好的销量。考虑到这一点,徐桐和母亲一起设计了针对儿童的“老虎”系列产品:虎头帽、虎头鞋、虎头肚兜和虎头枕等,价格比较平民化,推出后很受顾客欢迎。

  在长春商业区的巴蜀映巷里,徐桐和母亲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绣庄。屋内的物品架和角落里摆满了满绣的各种服装和饰品,天花板上还吊挂着很多双面刺绣作品。

  在物品架的最高处,摆放着清朝文、武官各一到九品的官服补子(清代官员在朝服的前胸和后背处分别装饰一块方形的图案,用来区分官爵大小)的满绣作品。

  搜集并整理图案,手绘后再电脑合成,一幅补子绣出来要一个月左右。徐桐说,这18幅清代官服补子,是满族绣品的载体和传承,这是他特意绣出来并展示的意义。

  比起传统的花鸟鱼虫等刺绣图案,徐桐更喜欢新式图案,比如风景画,熊猫、鹦鹉等动物形象。

  在长春另一个年轻人喜欢聚集的商场内,徐桐租了一个小店铺。这里的客流量要比绣庄大很多。目前,徐桐正在根据消费者的购买情况调整产品种类。除了受欢迎的“老虎”系列产品,用于家庭和汽车内饰的传统图案挂件福、禄、寿、喜、财作为旅游纪念品也受到人们的喜爱。徐桐还准备设计制作一些带有满绣的手套、鸭舌帽和挎包等产品。

  据了解,2008年满族刺绣入选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去年,徐桐和母亲一起,又将满族刺绣申报了长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希望让这个指尖艺术能有好的传承。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和学习满绣,徐桐和母亲还与长春妇联组织合作,免费教社区再就业人群学习刺绣。

  90后男生庄东阳曾跟着李玉兰学过3年刺绣,可以独立完成大幅的刺绣作品。因为家里从事古玩收藏行业,小时候看到老绣品时,他就非常感兴趣。

  庄东阳和李玉兰还一起经营过刺绣工作室。不过在实际经营中,庄东阳发现,很多顾客因为手工刺绣作品价格偏高,选择购买价格更便宜的机器绣品。而且,每天来工作室的人屈指可数。

  虽然家人支持他做刺绣,但是市场冷清,维持生计是个问题。最终,庄东阳不得不放弃刺绣,接手了家里的古玩生意。

  徐桐非常理解庄东阳的选择。“我家里有房有车,生活压力没那么大。”徐桐说,这个物质基础让他能踏实地坚守满绣行业。在他看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审美标准的提高,手工刺绣的市场会越来越好。

  目前,为了扩大满族绣品的市场,徐桐打算开设一些满绣体验课,还要继续研发适合在生活中使用的绣品。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