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望帆

时间:2016-1-8 21:46:29文章作者:新民晚报 记者 林明杰

排队等候观看展览的观众 凌利中 摄

  上海博物馆举办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前,约我写篇论文参加研讨会。我虽受宠若惊,但幸好头脑还清醒没有答应,因为我对吴湖帆确实缺乏研究,岂敢白纸黑字在海内外专家面前留下笑柄。我看吴湖帆,只能是隔着时代的雾霾,影影绰绰地捉摸而已。

  这之前,我与吴湖帆只有过三次间接关系。一次是15年前一家拍卖行拍了一幅“吴湖帆”山水画,大约80万元成交,当时算是“天价”了。但其实这是吴湖帆儿子吴孟欧临摹古人之作,吴湖帆为之长题,但作伪者将吴湖帆长题进行了切割处理,把涉及吴孟欧的相关词句割掉,将“吴湖帆题”的“题”割掉,重新整理装裱,变成了吴湖帆的作品。我找到了民国时吴湖帆自己出版的画集,上面就有这幅未经割款的原画。于是在新民晚报做了整版报道,闹得沸沸扬扬。现如今,价位上亿的拍品都有伪,我那时真是少见多怪瞎操心。

  另一次则是12年前,吴湖帆后人存在某银行金库的10件吴湖帆书画及其收藏的古书画,竟然遭到水淹。其中有明代吴历的山水长卷,极为难得。另有一件清朝宫廷画家焦秉贞《颐花园图卷》,工笔重彩,色彩遭水浸脱落漫洇。此事后以官司了之。这次的吴湖帆特展中就有经重新修复后的吴历山水长卷。

  还有一次是在报纸上介绍嵩山路上的吴湖帆故居,希望得到保护。结果依然被拆了。要是吴湖帆特展提早到拆迁前举办,或者动迁的事后移到今天,社会和政府决策者认识到其重要性,可能情况会不一样。但拆都拆了,再说无益。秀才文章分量轻,愧对吴湖帆。

   说起来,吴湖帆是海派文化的代表人物。海派文化则是中国传统文明与西方现代商业文明交融的产物,它推动了中国社会由传统的农耕文明向现代文明转型。而海派文化中的传统文化主要成分是中国的南方文化,尤其是以苏州为主的文人士大夫的雅文化审美品位起主要的作用。这种雅文化审美品位,正吻合了“取法乎上”的原则,并且对西方文明具有相当强的理解力、融合力,在灵活适应着新时代新潮流的同时,不卑不亢地保持着自己的精神独立性。从吴湖帆的艺术创作、收藏以及生活方式等方面,都可以体现出这样的特点来。

  研讨会上,有吴湖帆后人出示了吴湖帆生前的剪报,可见其对世界科技动态、时事发展的高度关注。我不由想起1922年《申报》50周年时出的一本纪念特刊。请设想,若是今日类似纪念特刊一般会怎么做?而申报这本特刊邀请了张謇、章太炎等学术名家撰文七十余篇,内容涉及世界的哲学、科学、宗教、工业、农业、军事、卫生、妇女运动、军备等,以及中国的哲学、科学、文学、外交、法制、财政、军事、教育、农业、工业、交通、体育等各个方面,还附有世界大事表、彩色世界变迁大势图、中国对外贸易统计图表。这就是当时海派文化的胸怀和眼界。吴湖帆的成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