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
  • 机构:
    所有机构

    相关展览信息

    磁场——白磊白明双个展
    2020/12/25~2021/2/28 上海
    《有为》青年当代艺术展
    2020/12/20~2021/2/28 四川
    会动的房间
    2020/11/7~2021/3/7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共同的家园——“一带一路”国家美术作品展
    2020/11/3~2021/3/31 上海中华艺术宫
    MoCA动漫美学双年展 史努比七十周年
    2020/9/10~2021/1/4 上海当代艺术馆
    廖明明个展:Tangpu入蜀
    2020/12/19~2021/3/7 四川
    顾雄 — 河流
    2020/12/19~2021/3/7 四川
    张慧:中东铁路
    2020/12/19~2021/2/28 北京
    这不可能 – FAS潮流艺术文化展
    2020/12/19~2021/3/5 北京
    光敏剂 ——新视觉的十五个样本
    2020/12/19~2021/2/28 南京
    洛朗·格拉索:未来植物集

    洛朗·格拉索:未来植物集

    开幕时间:2020/11/10

    开始时间:2020/11/10

    结束时间:2021/01/16

    展览地点:上海市虎丘路27号3层

    参展艺术家: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

    主办单位:贝浩登(上海)

      贝浩登(上海)将荣幸呈现法国著名艺术家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全新个人展览。作为持续活跃在国际艺术舞台的当代艺术家,洛朗·格拉索的实践涵盖影像、绘画、雕塑与公共装置,他的艺术关涉异质时间性、地理学和超自然现象,通过使隐藏在共同感知背后的事物具体化,艺术家开启了历史与现实的全新视角。

      因长期透过作品反映当代世界中的诸多议题,洛朗·格拉索受法国奥赛博物馆(Muse?e d’Orsay)邀请进行委托创作,其作品计划于博物馆2020年秋季大型展览“世界起源:19世纪的自然发明”(The Ori-gins ofthe World:The Inven-tion of Nature in 19th Century)开幕之际展出,并与展览形成对话。过去的几年中,洛朗·格拉索与工作室以达尔文和《物种起源》为研究起点,审视了生物的进化、突变和转化现象,并致力于梳理和分析人类对自然的改造行为,以及自然与文化世界之间不可分割的交织关系。基于这些工作,洛朗·格拉索为奥赛博物馆创作出一部全新影像作品,而同时形成的一系列绘画及雕塑则将呈现于贝浩登上海空间。围绕同一主题创作的两组平行项目将于11月10日分别在巴黎与上海两地同期开幕。

      呈现于此次上海展览中的全新系列作品“未来植物标本”(FutureHerbarium)受奥赛博物馆影像作品的启发,包含一系列遵照十九世纪植物标本学创作的油画与雕塑,它们的形状基于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艺术家对因辐射产生变异的不同种类花朵的观察。从传统西方自然观念的建立到人类介入环境的种种改造,考虑到自然和文化之间的区别正在消失,洛朗·格拉索试图审视这种使边界模糊的、在后人类世时代诞生的新现象。与此同时,艺术家将思考的棱镜架设在十九世纪——那时,信仰与科学相互交织,达尔文的理论初现,而奥赛博物馆的建筑构思正在酝酿当中。

      此外,展览也将聚焦于艺术家自2009年开始发表的系列作品“研究过去” (Stud-ies into the Past)中的最新创作。“研究过去”坚持绘画这一基础和朴素的媒材形式,其风格和创作手法均受到十五及十六世纪意大利与佛兰德画家的启发,如安德烈亚·曼特尼亚和汉斯·梅姆林。然而,格拉索将这一时期特有的神话及宗教叙事元素于画面中抹除,转而嵌入在十九世纪以前极少获得图像阐释的天体现象——日食、北极光、陨石——通过将未来的片段插入过去的绘画中,格拉索打破了绘画历史的分节,似乎试图操纵这些作品的历史属性,改变它们与时间的关系,从而创造出艺术家本人所说的“错误的历史记忆”(false his-tor-i-cal memory)。而在长期研究中国民间信仰与神话后,洛朗·格拉索综合新的符号、感官体验与文化信息,引领观众走入另一重时间的迷雾。此次展览中的新作是艺术家深受清朝宫廷画家郎世宁影响的结果,后者作为一名耶稣会士,在中国度过了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通过整合从其他文化中借鉴而来的元素,艺术家在时间的交错状态中增添了地域混乱的维度。

      影像装置《太阳风》(Solar Wind)构成展览尾声的帘幕。这部与科学、信仰、幻觉和虚构等种种概念紧密相关的作品,基于洛朗·格拉索对太阳风暴和空间气象学的浓厚兴趣。正如艺术家所言:“我围绕自身对太阳理论的兴趣设计了这个项目,《太阳风》,被显示在一个 LED 屏幕上,并在画廊空间内投影,它是一个能够照亮其他作品的事物。因此,通过影像传输发射的太阳光线与铜制花朵雕塑和植物标本联系起来,就好像它们被暴露在了这些光线之下。”洛朗·格拉索与法国国家太空研究中心(CNES)展开合作,后者从各个实验室收集太阳活动的数据,帮助艺术家设计出一种足够精确的算法,以便将这些数据实时转换为能够被投射在屏幕上的色彩。1989 年,因太阳风暴引发的地磁紊乱造成加拿大魁北克省断电,几百万人顿时陷入黑暗。《太阳风》暗示着这种人类无法掌控的未知力量,作品的光波将在展厅中随着太阳活动的轨迹而徘徊游荡;亿万光年之外,与人类命运不可分离的现代恐惧正在滋长。作为巴黎规模最大的公共艺术装置之一,《太阳风》被永久安置在巴黎第13区郊外“仓筒”(Calcia silos)的外立面上。而此次为上海展览创作呈现的新版本则将增添艺术家基于相同算法所获取的声音效果,从而为观众创造出另一层探索的新维度。

    关于艺术家

      洛朗·格拉索(生于1972年)生活和工作于法国巴黎与美国纽约。他的作品跨越多种媒介,探索着不同的尺度与时间性。他曾质疑博物馆结构 (PARAMUSEUM,费施宫,阿雅克修中央美术博物馆),艺术史以及诸多自然和文化议题(The Black Box,华盛顿赫施霍恩博物馆与雕塑花园;Uraniborg, 法国巴黎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2012,以及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Soleil Noir,东京爱马仕基金会;OttO,悉尼双年展,2018,以及贝浩登巴黎,2019)。与此 同时,他也对科学与技术议题兴趣浓厚(Gakona,巴黎东京宫,2009)。洛朗·格拉索在 2008 年被授予马塞尔·杜尚奖,并在 2004至2005年度参与罗马美第奇別墅驻地计划。洛朗·格拉索曾多次受邀在公共空间中实施装置项目,如《太阳风》(2016)被永久安置在巴黎第13 区郊外“仓筒”的外立面上。

    关于奥赛博物馆项目

    奥赛博物馆,底层中央大厅后端钟塔间

    2020年11月10日至2021年2月14日

      洛朗·格拉索受法国奥赛博物馆委托,为其大型展览“世界起源:19世纪的自然发明”(The Ori-gins of the World: The Inven-tion of Nature in19th Century)创作了一部全新影像作品。该作品将在奥赛博物馆中央大厅后端的两座钟塔间展出。艺术家的研究主要集中于这座博物馆的宏伟建筑(以前曾是巴黎的车站)以及发生在整个19世纪的重大变革。电力、对进步的信念和科学构成了当时的时代特征——而这些议题也都在洛朗·格拉索的实践中处于核心地位。全新影像作品将讨论展览“世界起源:19 世纪的自然发明”所抛出的历史问题,以强调自然和文化之间已然逐渐消失的差异,并在博物馆的语境下重构我们的世界。

      达尔文作为此次展览的重要参照人物,曾乘坐“小猎犬号”进行远征,并将自身置于伟大探险家的血统行列。而洛朗·格拉索则推翻了达尔文的计划:在一个由卫星编织的超互联世界里,时空被无限压缩,而人类的发现则开始更多地与实验性的地理学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异国情调已经不再占据任何地位。艺术家在疫情泛滥的隔离时期为影像作品定稿,以博物馆中殿为背景,展现了当代世界的深刻变化。

      得益于档案和当代研究的扩展,艺术家工作室在一支科学团队的协助下,收集并重新编辑了各种来源广泛的图像。格拉索本人称其为“呈现在屏幕上的电影机器(film machine)——一部电影将被编写、演变,并像代码那样作出反应,像数据库那样从世界各地提取信息,并将各个角落的光谱呈现出来,以展示环境在受到人类或工程影响后所产生的症状”。

      因此,这部影像作品在达尔文时代发展起来的自然概念——美丽一如崭新诞生——和我们生存的视角之间架设起桥梁,自然与文化的陈旧界限变得模糊,从而成为了艺术家真正的探索空间。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