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
所有机构

相关展览信息

何多苓:草色
2021/4/25~2021/6/20 上海龙美术馆
造化场景 — 杨文轩个人作品展
2021/4/2~2021/4/30 其它
“对望的方式” 汪凌作品展
2021/3/27~2021/4/25 广东
加与减: 郑毅强,吴彦臻 双个展
2021/3/27~2021/4/25 北京
赵 赵
2021/3/20~2021/5/5 北京
颗 粒
2021/3/27~2021/5/30 四川
赵子韬个展 | 起点与轨迹
2021/3/20~2021/5/24 四川
何子彥:Voice of Void
2021/4/3~2021/7/4 其它
自有光——王艾个展
2021/3/20~2021/5/3 四川
姜波:草
2021/3/20~2021/5/16 北京
治愈

治愈

开幕时间:2021/02/05

开始时间:2021/02/05

结束时间:2021/03/20

展览地点:贝浩登(上海)

展览地址:上海市虎丘路27号3层

由村上隆策划

预约:为配合新冠疫情防控工作,2月6日起展览将实施预约制观展。请提前24小时或以上发送邮件至rsvpshanghai@perrotin.com,并注明预约时间、人数和电话联系方式,我们将以邮件形式回复确认您的预约,感谢您的配合。

  村上隆亲自策划的展览项目「治愈」日前登录贝浩登(上海),本次展览集结了来自 Kaikai Kiki 团体的艺术家:青岛千穗,仓谷惠美,桑田卓郎,KYNE,龙家升,MADSAKI,Mr.,村上隆,村田森,ob,大谷工作室,高野绫,TENGAone 与上田勇儿。作为村上隆亲自策划的展览项目,「治愈」去年曾于贝浩登(首尔)和贝浩登(巴黎马提翁)分别呈现前两章回,本次展览将是“策展三部曲”的最终章。

  展览在“泡沫包装”的语境下展开,探索了村上隆多面而异乎寻常的“超扁平”宇宙,以及日本陶瓷艺术深刻隽永的影响。艺术在西方世界根植于“高雅”与“低眉”文化、“原创”与“衍生”、“艺术”与“商品”的差异之上,而“超扁平”则确立了自身基于动漫的日本当代艺术独立传承。

  “‘物派’之后,即确立了‘超扁平’艺术运动,但这意味着其中与日本经济泡沫时期重叠的过渡时期尚未命名,我认为称之为‘泡沫包装’很合适。如果你将陶艺也纳入其中,就更说的通了”

——村上隆

  在对战后日本社会进行研究后,村上隆首次提出了“超扁平”一词,传统与现代文化的边界在这一概念中被认为是“扁平”的。过去与现在,原创与衍生,高雅文化与低眉文化合而为一,“超扁平”以一种日本的感性颠覆了西方传统的分裂话语,挑战了后者在当代艺术领域的遗产。

  “Kaikai”和“Kiki”作为村上隆最为人所熟悉的经典艺术角色之一在展览中登场。自2000年以来,它们开始成为村上隆标志性创作的一部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日本漫画,美国卡通以及不断发展的流行文化的影响 。“Kaikai”和“Kiki”的名字借典自日文词汇“kaikaikiki”(怪怪奇奇),最初用以描述16世纪大师狩野永德(1543 — 1590,日本画家)的作品,而这两个角色都将自己的名字以日文的形式刻在耳朵上——这种方式源自日本木刻版画传统,受欢迎的人物将自己的名字写在身体一旁,以此方便辨识。

  实际上,“Kaikai”是一位兔子装扮的孩童般的角色,而“Kiki”则是拥有三只眼睛和两颗犬牙的小鬼,他们总是一起出现。村上隆有时形容“Kaikai”和“Kiki”代表着“善”与“恶”。然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意味着对立的道德两端之间的某种形而上的斗争:他们更接近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某种可以变成顽皮而又不失纯真的嬉游,某种或许会令人稍感不安,但又即刻被自身的可爱所淹没的恶作剧般的淘气。

  展览还将倾力呈现由村上隆创作的另一幅长逾 15 米、裱于铝框之上的巨幅丙烯画。欣荣绚烂的花朵是艺术家创作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在备考东京艺术与音乐大学(东京艺术大学前身)期间,村上隆将它们视为作品的标志之一,甚至之后近十年都在教授预备学校的学生如何画花。“花朵”的灵感最初来自村上隆对“日本画”的研究,当时他按照日本画中的“雪月花”传统绘制花朵的形象。这些花朵表面象征着和平和幸福,但同时也唤起了日本人在20世纪40年代遭受历史创伤后所郁结的压抑和矛盾。从缤纷的彩虹色到暗沉的深色,“花朵”浮现在广泛的色谱中。在“超扁平”的世界里,围绕着笑脸的标志性的多色花朵成为村上隆最常使用的主题之一。

  日本纯艺术与流行艺术在战后紧密联系,并无明显的界限区分,这与御宅文化关切尤重。御宅族在其幼稚且边缘的生存状态下,可以被视为战后日本社会的缩影。这个孤立的世界建立了一种植根于克服现实需要的幻想——在这个现实中,御宅族(作为社会浪子)被排除在主流社会及其价值体系之外。

  在“超扁平”的世界里,御宅族通过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外化,成为当代文化的真正驱动力。Mr.的作品便建立在日本动漫女孩形象及电子游戏式的表演之上。作为一名真正的御宅族,Mr.开拓了自己的世界,独自一人打破了将动漫风格加诸艺术的污名:“对“御宅族的”我来说,就是要把动漫和漫画变成艺术——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作为新一代艺术家,仓古惠美与ob被称为SNS一代,其成长环境充斥着视频游戏与社交媒体。艺术家通过卡哇伊元素探索女性心灵的梦幻滤镜:甜美的卡通形象、长着大眼睛的超大的脑袋和孩童般的脸庞出现在她们的创作中。

  这种现实与幻想的交集体现出“超扁平”的重要维度,青岛千穗与高野绫的作品对此提供了绝佳的诠释。两位艺术家向观众展示了乌托邦式的幻想世界。青岛千穗的艺术中充满了女性角色,她们幻化成山川,装扮为仙子,或被描绘成自然的精灵。而这种打破人类与动植物、有机生物与无生命体之界限的行为,也在高野绫的作品中得到了呼应。漂浮的人物不受重力的限制,与宇宙融为一体,在高野绫的笔下和另一个世界开始对话。青岛千穗与高野绫的创作消弭了明确的等级区分,所有生命完美和谐地共生存在,万物平等,如同“超扁平”的概念本身。

  “超扁平”不仅专注于当代艺术,还延伸至当代陶瓷领域。然而,“泡沫包装”一词最能够反映现代陶瓷产业的现状。村上隆幽默地发明了这个词汇,用以描述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物派”和“超扁平”之间的过渡状态。的确,陶瓷艺术的兴起与成熟和日本经济的崩塌几乎同时发生。“现代生活陶艺”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陶瓷的大众化代表了陶艺历史的新转变和新阶段。因此,就像漫画和动画一样,陶瓷成为战后日本文化范畴内的另一种流行艺术。

  被村上隆称为“激进艺术家”的新一代日本陶艺家:桑田卓郎、村田森、上田勇儿以及大谷工作室摆脱了手工技术的限制,以艺术家的姿态松动了陶瓷与雕塑之间的界限(或以“超扁平”的方式描述,打破了“商品”和“艺术”之间的区隔)。他们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结合即兴创作与实验,形成独特的陶艺创作方法,在作品中体现出对自然的热爱,并且秉行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MADSAKI与TENGAone的作品则聚焦于异化与脱节的主题,尽管他们自己不是御宅族。这两位艺术家都深受涂鸦文化的影响,并利用这种媒介来表达双重文化身份所带来的挫折与隔阂感。与此同时,街头艺术也深深烙印在龙家升与KYNE 的作品中,他们的艺术呼应着80年代的经济文化繁荣。龙家升于欧洲成长,受遍布文化肌理的童话和民间传说的滋养,从而对奇幻产生浓厚兴趣,并创造了自己的魔法王国;而KYNE画中不具名的女性角色则大多基于互联网形象,这些角色体现出的情感缺失正是艺术家的意图所在。

  展览“治愈”强调了“超扁平”与“泡沫包装”在当代艺术语境下无法否认的重要性,并且打破了西方艺术史的象征秩序。不断穿梭于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不圄于高雅文化与流行文化的固定区分,这便是偏见与界限消失无踪的“超扁平”的世界:一种真正自由的创造力表达。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