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展览资讯> 正文

张大千与张学良:“文武奇才”因“赝品”而结缘

时间:2009-7-8 16:09:18  信息来源:辽宁日报 王臻青

张大千晚年泼墨作品《庐山图》

    山水画《庐山图》的图片正摆在省博物馆展出。《庐山图》是张学良见证的张大千绘制的另一幅山水画,也是张大千生前最后一幅作品。张大千与张学良的友谊持续了半个多世纪,这深厚的友谊从何而起—— 

    “南张北溥”书画展继续在省博物馆展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前往观展。记者发现,参观者既有书画家、收藏家,又有大量非专业观众,他们中有书画爱好者,但更多的是省博物馆的常客。他们不仅对书画本身兴趣浓厚,而且对张大千、溥心两位画家的传奇经历也感兴趣。 7月6日,记者采访了张学良暨东北军史研究会副会长赵杰,了解到张大千与张学良之间的深厚友谊。赵杰经过多年的研究与考证,向记者讲述了以下有关张大千与张学良的传奇故事。 

    文武奇才因赝品结缘 

    中国现代史上,张大千与张学良两人都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身世、经历、禀赋、才能截然不同的文武奇才,原本毫不相干,但他们却偶然因画结缘,友谊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张大千不仅是一位杰出画家,而且是一位精通鉴定、善于模仿的高手,他的仿古画甚至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他仿南宋梁楷的《双猿图》曾瞒过鉴定大家吴湖帆的眼睛。张大千的仿画至今仍在国内和海外不少文物收藏机构中收藏。 

    张学良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成年后喜好收藏书画。他偏爱石涛作品,常去北京(当时的北平)琉璃厂购画。一天,张学良重金购得几幅石涛山水画。欣喜之余,他兴致勃勃地请来名家鉴赏,没想到,专家一致认为这些画并非石涛真迹,其实大半是出自一个青年画家张大千之手的仿作。张学良为自己的“上当”而感到震惊,于是很想结识这位能把假画造得天衣无缝,令海内外大名鼎鼎的鉴赏专家难辨真伪的高手。 

    张大千也没想到临摹之作居然蒙过了张学良。正在这时,张大千接到了张学良派人送来的请柬,张学良请他赴宴。友人们提醒张大千,说这恐怕是“鸿门宴”,张学良有可能找他算石涛赝品画这笔账。不过,张大千还是赴宴了。宴会上,张学良对张大千颇有礼贤下士的谦恭之风,张大千逐渐消除了顾虑。席间,张学良谈笑风生,并未提及石涛赝品画的事,张学良还向其他宾客介绍,张大千画技高超,仿石涛的画作已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张大千与张学良因赝品画而结识,张大千对张学良宽大的胸襟深为叹服。而张学良由此对张大千的画更加爱不释手。

  “二张”争购《红梅图》 

    有一次,张大千在北京(当时的北平)一家古玩店偶然发现了一幅《红梅图》,仔细鉴赏后,他认定这是清朝初期著名画家新罗山人的真迹。他与店主讨价还价,最后以300块大洋成交。只是他来时并无购画的准备,无法立即交付。于是双方商定先把定钱交了,第二日再交钱取画。事也凑巧,张大千前脚刚走,张学良后脚也来到了这个古玩店,他一眼就看中了这幅《红梅图》,决定买下来。店主告知此画已被人开价300块定下了。张学良一听,马上说:”我出500块你卖不卖?“店主乐不可支地应允下来。张学良当即交足款项,心满意足地将画带走。第二天张大千得知情况,叫苦不迭,可又毫无办法。 

    多年以后,张大千飞赴台北,拜会张学良。一番叙旧之后,张大千欲离开张宅之际,张学良送给张大千一件用红绸包裹的礼物,并说:“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不过你一定要回家后才能打开来看。” 

    张大千回到美国后,打开这卷东西一看,原来正是他们30多年前在那家古玩店里“争购”的《红梅图》。铺陈画卷,张大千感慨万千。 

    两位“美食家”切磋厨艺 

    1978年,张大千携夫人徐雯波及家人从巴西迁往台北定居。在台北市郊购地皮,筑别墅,取名摩耶精舍。从此,他和张学良晤面的机会多了起来。作画吟诗之余,张大千还爱下厨指导厨师烹制美味菜肴,并常用以款待宾客。 1980年4月,长髯飘拂的张大千在家里接待了首次登门做客的张学良将军夫妇。 

    后来,这样的聚会每月举行一次。他们或结伴郊游,或品尝佳肴。张大千还在海外时就知晓张学良平素喜好美食。老友心相通,1981年元宵佳节的第二天中午,张大千宴请张学良夫妇。张学良别出心裁地要把张大千亲自拟定和书写的菜谱拿回去留作纪念,还非请张大千题款不可。回家后,张学良将菜谱接裱成一个长卷。老友如此看重自己,令张大千深动不已。 

    作画不慎火燎美髯 

    1935年10月,张学良调任西安,得以和张大千重逢。这一年的重阳节到了,时至壮年的张大千游西岳华山,登太华峰写生。杨虎城将军闻讯亲迎张大千去西安小住。这消息自然瞒不过张学良,他急忙赶到杨公馆看望久违的张大千。他紧紧抓住张大千的双手笑着说:“大驾光临西安,不到我的公馆住住,休想离去!” 

    张大千也很想去张公馆叙旧,遗憾的是当晚必须启程回北平,第二天晚上是老友余叔岩的告别演出,且又是看家的拿手戏《打棍出箱》,因此他很为难。可是张学良大包大揽地说:“你把火车票退掉,搬到我的公馆小住一夜,明天我用专机送你回北平,保你误不了看余老板的告别演出。” 

    张大千是位重情义的艺术大师,他一听张学良这盛情难却的话语,当晚就由杨公馆搬进了张公馆。在二人叙旧的同时,张大千又执笔为张学良画了一幅山水画,并深得张学良的喜爱。可惜的是,张大千在烘烤这幅未干透的画作时,因回头与张学良交谈,致使这幅佳作被火燃着,张大千的美髯也被燎去一截。张大千叫苦不迭,张学良却说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请大千赐画。张大千却执意秉烛重新作画,直到雄鸡唱晓才搁笔。这幅画名叫《华山山水图》。 

    1981年7月7日,张学良又见证了张大千绘制的另一幅山水画《庐山图》,这幅《庐山图》是张大千生前最后一幅作品。当日上午9时许,张学良夫妇来到摩耶精舍看张大千开笔。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挥毫泼墨,张大千初步完成此画山川的轮廓。这幅《庐山图》的图片正摆在省博物馆展出。 

    1983年4月2日,张大千溘然长逝,张学良亲自参加治丧委员会,哀然送走老友张大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