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微书法诗意核雕的意趣

时间:2014-12-19 16:56:40  信息来源:姑苏晚报 作者袁牧

任敏华仿台北故宫核雕

  核雕好玩,是因为精巧?还是因为奇特?固然,因为精巧和奇特,核雕博取了众多的赏玩爱好者。但是,在我看来,核雕之所以好玩,还在于其所具有的独特意趣。

  核雕的意趣既有与其他艺术形式相似的共性,即作品中所流溢的意味和情趣,也有其所具有的独特个性,即意境和趣味。意境表现为一种较为抽象的情感和状态,而趣味则是一种可以感知的愉悦。对精微细巧的核雕而言,要表现出意趣盎然的诗情画意,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在作品中雕刻上诗词文字。

  在我国造型艺术中融入文学,大约源于绘画。虽说诗画结合始于宋代,但成为文人笔墨定式还是元代以后的事情。在画上题诗不仅用以"补白",更主要的还是为了提升画面的意趣和境界。这一由文人首创的诗画结合形式在明代中期以后也逐渐演化到了核雕之上,以诗为题的诗意核雕成为时人所钟情的掌上珍玩。今天我们还能够从魏学洢、李日华、冯梦龙和其他一些明清文人著录和笔记中读到很多以诗为题,以诗表意的诗意核雕例证。

  刻诗必定要雕字,明清时期遗存下来的很多核雕作品上都雕刻有字数不等的诗句。但是,在"纳须弥于芥子"(宋起凤语)的微小雕刻面上刻上数百字,却并非易事。今天我们所能见到刻字最多的古代核雕作品当属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完成于乾隆丁巳年(1737)的陈祖章核舟了。

  因为审美好尚的变化,滥觞于明清之际的微书法诗意核雕逐渐淡失在民国时期兴起的罗汉头和其他形式的核雕中,文人所钟情的诗意微书法核雕已现断层。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承载了我国传统审美意趣的核雕形式在苏州舟山村被一位雕刻功力高超,造型能力强实,文化修养深厚的核雕师任敏华所接续。

  对手艺人而言,手工技艺与种地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世代传续下来的一种赖以安身立命的劳作技能。但是,对任敏华来说,核雕却是实现了一个童年的绘画理想。从小就梦想做画家的他,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正规的高等教育,但笔墨在宣纸上挥洒的快意让他义无返顾地选择了以刀为笔的果核雕刻艺术。

  选择核雕作为职业是因为童年的爱好,以民间故事和诗词意境为题,则是源于他的文学情结和书法基础。《唐寅画意》是他刚刚完成的橄榄核雕新作,作品假借唐寅风流公子的形象,唐寅、小姐、丫鬟和仕女四个人物之间相互眉目传情,手上脚下的小动作栩栩如生地传递出了唐寅"谁将画笔写风流"诗句的精妙。

  承继了明清诗意核雕意趣的任敏华,总喜欢在自己的核雕作品中铭刻上长篇大论的诗词文字。操刀雕刻的朋友都明白,在大如手指般的橄榄核上雕刻造型并不难,难就难在文字落款,故以书法为主体的作品并不多。但是,任敏华却迎难而上,不仅刻诗词,还抄写260多字的整部《心经》。他在仿制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核舟"时,不仅将原作按一比一的比例完整复制,还在船底雕刻了一百多字的《赤壁怀古》。

  核雕运刀虽然取意毛笔书法,但刀锋终非笔锋,转折点划间雕刻的痕迹既要表现出如同毛笔在宣纸上书写的笔触韵味,又要呈现出运刀走锋的雕刻趣味,这就要求雕刻时必须一气呵成,中间如若停顿,气息必然难以贯通。在窄小空间中铭刻数百字见的是精湛的雕刻技艺和心静如水的定力,能将细如蚁迹的文字雕刻出书法的意趣,呈现的却是艺术的修养和运刀的功力。难以想象的是,在以毫米计算的平面空间上用钢刀一气呵成地雕刻出如此精妙的微型书法作品,需要的不仅是深厚的书法基础,而是气定神闲的境界。

任敏华仿台北故宫核雕

任敏华伏虎罗汉

任敏华观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