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罗伯特·鲁塞特:亚洲艺术市场巅峰

时间:2015-5-13 19:54:44  信息来源:La Gazette Drouot 中文刊作者:Sylvain Alliod

印度,10-11世纪,拉贾斯坦邦或中央邦,行乞的湿婆-Hioco画廊© Hioco画廊

  一些老店至今延续着低调内敛的处事作风,中国及印度公司(Compagnie de la Chine et des Indes)便是其中之一。这家创立于1935年的艺廊在巴黎艺术市场赫赫有名,巨大影响难以度量……其客户囊括阿瑟·姆·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洛克菲勒(Rockefeller)等藏界巨头、爱好艺术的希腊富豪以及吉美、赛努奇、克里夫兰和旧金山美术馆等众多知名博物馆。这家艺廊占据了弗里德兰大街39号(39 Avenue de Friedland)建筑的三个楼层。该座建筑最初是为迪朗-吕埃尔(Durand-Ruel)家族建造的,后者执掌的艺廊于1924年进驻于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及印度公司与Perret et Vibert竹屋和古董商卢芹斋被并称为巴黎亚洲艺术市场的三巨头。 1902年,有着“亚洲艺术凯维勒”之称的卢芹斋抵达巴黎,而那时的罗伯特·鲁塞特(Robert Rousset)才只有一岁。其父路易-亚历山大·努玛-鲁塞特(Louis-Alexandre Numa-Rousset)是当时为数不多的中国工艺品爱好者,这些堪与艺术杰作媲美的精品是在中国专门为出口制作的。那时,法国几家主要保险公司的办事处都设在泰布街(rue Taitbout),离德鲁奥拍卖中心近在咫尺,这位从事保险行业的亚洲工艺品迷自然而然地成了那里的常客。1908年,卢芹斋的第一家艺廊也落户这一街区。在亚洲艺术熏陶下长大的罗伯特·鲁塞特首先进入海军当上了通讯员并多次前赴中国沿海地带。在一次任务中,他还作为法国特派员在知名瑞典学者喜仁龙(OsvaldSirén)的陪同下进到了紫禁城。在这一经历的鼓舞下,他开始为布拉兹兄弟(Blazy)在卡斯蒂尼奥那街(rue de Castiglione)专做亚洲产品进口的中国及印度公司效力。通过为后者收购和筛选古董,罗伯特逐渐历练为一位内行专家,同时负责公司货品的购入和质量。1935年,他收购了因1929年经济危机而破产的公司并将之迁到了现在的地址。不言而喻,与迪朗-吕埃尔的艺廊毗邻而居令之受益匪浅。艺廊最初专营雕像、绘画和陶器,之后在妹妹苏珊娜的协助下,又通过引进中国17-18世纪的瓷器扩大了业务范围。二战后,苏珊娜成为巴黎艺廊经理,在纽约开了分店的罗伯特则两地奔波,大力挖掘美国市场的巨大潜力。“那里(美国)的精品很多。别忘了,美国曾没收并转卖了很多原属纽约商人的日本艺术品。”让-皮埃尔·鲁塞特(Jean-Pierre Rousset)回忆道。作为罗伯特的侄子,他是这部家族传奇第二代的代表人物。“我17岁入行。叔叔让我跟着艺廊培养的专家米歇尔·伯德莱(Michel Beurdeley)学习。我有幸与他和莫里斯·兰斯(Maurice Rheims)一起对古尔本基安(Gulbenkian)收藏进行清点入录。在进入叔叔公司前,我跟着这些专家前后学习了五年,中间还去服了军役。24岁时,我第一次到亚洲旅行,发现在那里可以花很少的钱淘到各种古董,因为没人想要。现在与那时完全不一样了,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开始回购本国文物,而且常常只凭照片就决定购买,完全不需要细看或触摸下实物。这在我们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与美国

  今天,艺廊由让-皮埃尔的儿子迈克·温特-鲁塞特(Mike Winter-Rousset)和外甥埃尔维·杜·波提(Hervé du Peuty)共同管理。二人先后于1978和1984年入店。他们由让-皮埃尔·鲁塞特在实践中一手培养,经历了亚洲艺术市场跌宕起伏的巨变。埃尔维·杜·波提记得,“最开始,在每年岁末的送礼佳节,人们会从我们这里购买明式青瓷罐,用来装巧克力。”来自以美国为首等国的富豪藏家也是艺廊的重要顾客,与他们的交易能写满账簿的好几页,“有些一次就会买四十多件卖品,”迈克回忆说,“还有装饰设计师来我们这儿为展示橱窗选购工艺品。”今昔已不同往日:需要八名店员前后忙碌的批量销售转变为价格不菲的单品精卖。让-皮埃尔·鲁塞特告诉我们:“与今天不同,以前的艺廊更像一家珠宝店,用帘布遮掩着橱窗。我们只向一些可能购买的贵客展示珍品,平常摆出来的卖品价格则较为平易。”对此,埃尔维·杜·波提颇有几分遗憾:“参与一些重要收藏的建立给了我们很大的满足感。为了推荐能够提高其收藏价值的珍玩,我们需要了解买家生活的空间及其偏好品味。建立一套协调连贯的珍藏,需要从思想上做出努力去了解艺术品。中国买家现在大多不是在进行收藏,而是在做投资。比如有一位曾在两三年之间大量买进掐丝珐琅器,还办了家博物馆,几年之后又全部转手卖掉了。就像做生意一样。但对于我们,最难受的莫过于将一件稀有的珍玩卖给一个之前不认识、之后也再见不到的客人,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说到稀有珍玩,鲁塞特家的人并不陌生。让·皮埃尔至今呵护着创始人罗伯特收集起来的一批绝世珍藏,其不凡价值从鲁塞特家族1978年捐赠给吉美博物馆的约90件汉(公元前206年-公元后220年)唐(618-907年)冥器、中国漆艺家具和高棉珍品中便可见一斑。迈克表示:“大家都知道我们有几件稀世珍品,但几乎无人得见,比如一个12世纪末的高棉巴普昂寺佛头,曾于1969年在克里夫兰美术馆由馆长李雪曼(Sherman Lee)策划举办的展览上现身,之后便再未对外展出过。今年6月的巴黎亚洲艺术周期间,这件珍宝将出现在我们与另外五家艺廊合办的卖品特展上,这也是对叔祖的一种纪念。”其提到的五家合作伙伴分别为Christian Deydier古董店、安东尼·巴莱尔(Antoine Barrère)执掌艺廊、Brugier工作室、Christophe Hioco艺廊和罗朗·考尔松(Laurent Colson)麾下的罗汉艺廊(Galerie Luohan)。来自这些巴黎亚洲艺术名店的珍玩佳品将齐聚弗里德兰大街,按照布展师帕特里克·乌尔卡德(Patrick Hourcade)的设计,占据中国及印度公司门店的两层展厅。迈克指出:“展品不会像在一场博览会那样以展商分展台摆放,而是以一场艺术展的方式亮相。”这一全新尝试力图显示出,巴黎仍是一马当先,高举着从印度古器到华夏珍玩的亚洲艺术市场大旗。

  值得一看:

  “亚洲艺术杰作”,罗伯特·鲁塞特纪念展,6月9-20日,中国及印度公司艺廊,合作参展店商:Christian Deydier古董店、Jacques Barrère艺廊、Christophe Hioco艺廊、古董商罗朗·考尔松(Laurent Colson)和Brugier工作室。地址:39 avenue de Friedland, Paris VIIIe(巴黎8区)电话:0033 142 89 05 45

中国,战国时期(公元前5-4世纪),饕餮纹金面具,- Christian Deydier画廊© Vincent Girier Dufournier

中国,汉,1世纪,鉴(酒器)-中国及印度公司;中国,战国时期(公元前5-4世纪),饕餮纹金面具,- Christian Deydier画廊;中国,17世纪末,御用桌-罗汉画廊;柬埔寨,11世纪,巴普昂寺风格毗湿奴立像-Jacques Barrère画廊;中国,清康熙,17世纪,屏风-Brugier工作室;印度,10-11世纪,拉贾斯坦邦或中央邦,行乞的湿婆-Hioco画廊。© Ferrier-Humbert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