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荣宝17秋拍:唐勇力作品赏析

时间:2017-11-8 15:07:57  信息来源:雅昌艺术网

  闻法同修共觉迷,

  善缘众生心菩提。

  六道辗转缘深厚,

  一朝顿悟求皈依。

  唐勇力,1951年出生,原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院委,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美术馆展览资格评审委员会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出版中国画理论著作及画册30余册。高校教学40余年,并提出“线性素描”及“工笔画写意性和写意性工笔画”理论,发表论文50余万字。创作巨幅工笔画《新中国诞生》4.8米X17米,在国家博物馆中央大厅永久展出。

  在《西游记》中,提到的观音菩萨的“标准像”为观音神态庄严雍容,头戴宝冠,身披天衣,腰束贴体罗裙或锦裙。

  观音心性柔和,仪态端庄,世事洞明,永保平安,消灾解难,远离祸害,大慈大悲普渡众生,是救苦救难的化身。

  此次北京荣宝2017秋拍,有幸征集到唐勇力《观音像》一帧。

  画面中观音“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持甘露年年盛,手握佛珠岁岁青。”

  唐勇力 观音像

  设色纸本 镜框

  2017年作

  72.5×51cm

  钤 印:唐、心造、唐、唐、勇力、美意延年、與墨有緣、求索堂、自然、夢悟、自在观音。

  款 识:南无普陀山琉璃世界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唐人勇力沐手敬绘,丁酉岁。

  说 明:2017年10月29日,此作品经作者本人确认为真迹。

  名家点评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理论家)

  唐勇力的中国画创作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关注与好评,主要在于他具有独特个性的艺术面貌给工笔画增添了生气。这种面貌是在民族传统绘画观念和技巧的基础上,广泛吸收各方面的养料,经过反复实验、探索逐渐形成的。他从事工笔重彩的人物画创作,自然会把眼光转移到对文人画之前的工匠画传统上,也自然会被敦煌壁画所吸引。他重新审视文人画传统,从中获得一些新的启发,使自己的绘画又增添一些新的特色。

  唐勇力有很强的传统造型功力,他的许多人物速写、素描与白描都能充分说明这一点。但是在他的大幅创作中,却把这种造型功力转化和融会在从传统出发又不同于传统的造型语言之中。他用现代人的眼光审视传统,着眼于继承和发扬传统精神,而不拘泥于具体的技法、技巧细节。有时他甚至有意“误读”和“误用”传统,例如他在画面上制造那些原本是古画遭受损坏之后才出现斑驳的点与块面,那些肌理效果。他对画面的空间处理也相当自由,他意识到上帝赋予艺术家的职能正是可贵的自由创造精神。唐勇力的性格与教养决定了他在“有法”与“无法”之间充分驰骋自己的才能。他在艺术上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他的创造天地很广阔。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理论家)

  唐勇力原来在中央美院学习过,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浙江美术学院学习,并留在浙美任教,2000年又被聘回中央美院主持中国画教学工作至今。

  我认为唐勇力的绘画有两个显著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造型,他的绘画,无论是工笔画还是小写意,都是意象造型。但是这种造型不完全是传统的,传统工笔画的造型比较容易雷同,因为他与一种类型化的总结有关,画家一旦依赖了这种类型化的总结,就不容易画出个性鲜明的作品。唐勇力的绘画造型虽然是意象造型,但是他有深厚的写实功底,在写实基础上,又强调一定程度的夸张、变形和抽象表现,但又不是现在流行的那种肤浅的风格。他对人物的精神世界的刻画非常深入,不管老人还是小孩,表现的都是他们不同情境中的精神状态。在这个方面,他和某些“新浙派”的人物画家也有所不同,某些“新浙派”的人物画家是在写实的基础上结合文人笔墨深入发展。而唐勇力则是在写实的基础上以意象造型,不仅发挥了笔墨也发挥了汉唐的重彩,他从人物内心的精神气质上进行深入的意象展开,所以他能够超越传统。第二个特点,是他的画面艺术表现手法具有独创性。首先,是他的“虚染法”,传统人物画突出的是人物,背景一般是空白的,或者是带有一些比较简单的环境处理,背景和人物之间的边界非常清楚。而唐勇力的这种“虚染法”,使人物与环境融合在一起,不像传统的人物画那样使人物突出地“跳”出来,这就恢复了人与环境之间的有机联系,在这一点上,他超越了传统的工笔画。其次,就是他的“脱落法”,二三十年来,他多次到敦煌考察,但是并不是简单地学习、临摹敦煌壁画,而是注意壁画在历史的流程中经过岁月的剥蚀,出现的那种颜色脱落的痕迹,他把这种痕迹拿到自己的绘画中,使之变成了自己的一种技法、一种肌理(事实上,肌理这个概念与从西方引入的现代艺术手法语言有关。所以,这样的探索无疑可以丰富中国传统的表现手法)。一言以蔽之,唐勇力的这种艺术语言,已经成为他自己的一个突出的特色,虽然与传统紧密相连,但又不是简单地对传统的继承,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发展。

  曹意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史研究所副所长)

  唐勇力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画家。我非常喜欢和欣赏他的画。

  我认为唐勇力是一位比较清醒的画家。他面对传统之时,并没有把传统笼罩地视为一个古典时期纯粹固态化了的东西,而是把他看做一个具体的“活”着的传统,甚至,包括近代中国与西方交流以后的传统。所以我说西方现在的传统其实也是我们的传统,比如我们中国画家都具备西方的那种写实能力。像唐勇力,他画一张素描,也可以和西方的某一个人,譬如丢勒,画得一样。所以,不能说唐勇力这样画,不是中国艺术家应该做的事情,虽然是西方的东西,但是现在既然为我所用了,那么就是我的传统。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唐勇力非常清醒。

  这也正说明了唐勇力的路子比较广,不管是西方写实的那一套,还是我们中国传统的,譬如明代仇英的那种路子,或者说唐代敦煌壁画的那些传统,甚至是明清的文人写意,他都有所涉猎,并且颇有研究。换言之,就是他并不像其他的一些画家那样只专攻一门,或者只是做表面文章,这可能与他所受的教育有关。

  在同时代的画家中,唐勇力在艺术道路上进行了极为严肃认真的探索,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敬佩的。

  陈传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理论家)

  唐勇力的绘画面貌特色非常突出,尤其是他的工笔人物画,在当今中国画坛独树一帜。

  唐勇力的绘画之所以别具风格、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不仅有思想,更重要的是,他有非常深厚的功力。如果只有思想而没有功力,那么思想也无法表达出来;如果没有思想,功力也不太深的话,画出来的画就不禁看。唐勇力是既有功力又有思想的,他的绘画吸收借鉴了很多敦煌壁画的技法特点、语言形式。其实从上个世纪初开始,就有人学敦煌壁画,并且专门到敦煌去,学习、临摹很多年。例如张大千,虽然在敦煌学习了好几年,但是他一直是临摹而已。这一点,溥心畲和黄宾虹都曾经说过“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就像他学的石涛,表面很像,但仍然是假石涛”。对张大千学习敦煌壁画不以为然。张大千实际上就是复制。在这一方面,唐勇力应该说是超过了张大千,张大千学敦煌就是复制敦煌、拷贝敦煌、而唐勇力是创造性的学习,就像古代鲁男子学柳下惠的故事,虽然形式不一样但是精神相同。唐勇力学的就是精神而不是形式,只有在精神上学,才能叫独树一帜。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在工笔人物画的道路上,唐勇力经过多年的探索研究,逐渐形成了一种自己独特的风格。有的评论家把这个风格称之为“唐风”,其中隐含双重意义:一是指他的绘画吸收了唐代人物画的语言形式、风格特点;二是指独特的唐勇力风格。

  我比较认同第二个概念,因为他虽然沿革了汉唐艺术的技法特点及语言表现形态,尤其是从敦煌壁画中领悟了很多东西,但是他的绘画的一个前提是写实主义,这就导致了他的“唐风”是以写实主义为基础的,与汉唐艺术有着很大的不同。很多人谈唐勇力的“唐风”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实际上我也认为这一点应该特别引起重视。以内有了这个基础,才使得的绘画在汉唐艺术的基础上有创新、有自己的气象。唐勇力成功地糅合了西方写实主义的造型观念和汉唐艺术的造型元素形成了自己的唐风。

  我之所以把它成为唐勇力风格,是因为唐勇力融通了写实主义和汉唐艺术,并在个性和创新层面上超越了它们。

  “唐风”更高的一个层次就是它的韵味和意境,即唐勇力画的人物并不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二是一种非常“意象性”的 人物。实际上,“意象”就是艺术家心中所要表现的一种境界,虽然从表面上看非常写实,但实质上并非简单的写实,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唐勇力做得非常好,就是对人物精神状态的把握、对人物意象的感觉非常到位,应该说这是唐勇力“唐风”的一个显著特点。仔细揣摩一下他画的人物,都是在特定的精神状态下,虽然看上去有点相似,但是并不重复,这就说明唐勇力在对人物内心的把握上、对人物造型的境界的把握上颇为敏锐,颇有心得,极其精妙,而且又具有自己的独特个性。

  一言以蔽之,我认为唐勇力在继承传统和独辟蹊径这两个方面,对中国当代工笔画的发展有他独特的贡献。

  寒碧(著名评论家、诗人)

  唐勇力是对本土传统语境格外重视的一位。他的工笔极好,有一组人体,以沉重之笔,造灵动之气,特重虚实生发,毫无僵死呆板的“工笔病”。唐勇力下笔张扬,动感很强,但他的用线却未见因此紧张,反而较松弛,这是不易做到的。“动”之外,他追求“浑”。工笔画有“三要”:“坚”“透”“浑”,这“三要”中,“浑”最难做到,唐勇力从两方面解决了这个“问题”:一是打破形与线的界线,使之濡染淋漓;二是重彩厚涂,然后在任其剥落,使之纵横斑澜。这两道“工序”,他分别命名为“虚染法”“剥落法”。问题是解决了,效果也达到了。

  与当下工笔人物画家相比,唐勇力的作品却有一种整体上的灵动与浑然。如果进一步分析,我们还可以从他的效法点上得到启发,即他对唐贤作风的沿革。唐代的人物画,佳作不出宫廷与庙堂,高焉者如宫廷画师,下焉者如民间画工,风气所归,都讲究回情敷彩,尚势求力,无论华滋的“重彩”,还是轥轹的“铁线”,均见一种气象。唐勇力沉潜于此,受到影响,也得出启发。比如他的“剥落法”仿佛就涵养了那种气象,包括他特别用力的色彩和肌理,它们仿佛都是气象的自然生成,气象则是它们的必然外化。

  唐勇力沿革“唐风”的语言形式,善融会、又创新、求气象、不空疏,至少在作风上,已为当下人物画别启轨途。至于意境方面,他也不失良机地走上了文化心理的追思之路,像大型组画《敦煌之梦》,就呈示出一种历史的深沉,同时也表示了现实的困惑,说明他有较深的思力,也说明他有较大的潜力。

  北京荣宝2017秋季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7年11月30日—12月1日

  拍卖时间:2017年12月2日

  拍卖地点: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三层(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61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