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刘海粟教诲女儿:画画要有大气魄

时间:2017-11-15 12:21:51  信息来源:新快报

刘海粟(左)

  身为文艺大师的儿女会有怎样的体验?今天恰逢父亲节,我们通过刘海粟女儿刘蟾、傅抱石女儿傅益瑶和傅雷儿子傅敏在访谈中对父亲的回忆与怀念,一起感受一下大师们当年的日常,以及他们非凡的人格魅力,对于他们的文艺成就或许会有另一种不同的理解。

  刘蟾(著名画家刘海粟之女)

  作为著名画家刘海粟的小女儿,刘蟾小时候并未学画。虽然上班后在父亲身边得到一些指点,但系统地学画却在51岁以后。彼时父亲已经去世,但他留下的精神财富,让刘蟾至今记忆犹新。

  我生于1949年,是家中最小的女儿。

  父亲很威严,让人害怕。其实他从来没有骂过我们,但就是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场。

  他其实知道我坐不住,就对我说:“傅雷教育孩子是打傅聪,我不赞成他的教育方法,这要靠自觉。你喜欢你自会好好学,你不喜欢打也没用。”

  父亲一直跟我回忆在法国的留学生涯。他说,当时的时局不稳,留学的资金有时会发,有时没有。他就去卖画。每天去卢浮宫,一边写文,一边写生。 “留学时间有限,这么好的机会,我自己学都来不及学,一定要好好珍惜。”父亲说。所以他那时很用功。最后实在没有钱,他就从市里的阁楼房里搬到了法国郊区,租了间房子。

  父亲每天早晨学法语,慢慢地就能和邮差对话了。法国邮差告诉他:“今天很高兴,儿子来看我,我儿子现在是法国文化部长。”父亲惊讶地问:“儿子已经是部长,那你可以不用做邮差了呀?”对方说:“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我为儿子骄傲,但我喜欢这份工作,不会因为儿子怎样,就不做自己的工作了。”

  父亲对我感慨:家里再有钱,堆成山也没有意义。孩子自己没本事,只能坐吃山空。一定要靠自己,这是谁都夺不走的,是自己的财富。

  父亲的教育理念一贯是,喜欢就学,不喜欢就别学。我们也没人主动提出学画。我闲着无所事事。有一天,母亲忽然对我说:“你反正也是闲着,这么多学生大老远跑来请教你父亲,现在你就在父亲边上,怎么不学点画?”可我还是怕父亲,不肯学,推说怕被父亲骂。母亲说:“你怕什么?你要画得比你父亲好?那不可能吧?”

  于是我就开始画了。起初拿张小纸画,用钢笔临摹画册。父亲下午睡觉时,我就在那里画。一察觉他要起来,我就停笔。母亲说:“别停,画下去。”我说:“爸爸醒了,我怕。”母亲说:“怕什么,画。”我当时手抖得要命,大树画得只有一点点大小。父亲看了看我,不出声。

  一段时日过去后,有一天父亲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你要画大画,不要老是缩缩缩。缩得格局太小,没气魄。一张画主要看精气神。你是我刘海粟的女儿,怎么画画格局那么小,要有大气魄!”他指着我画的树说,这样不行,要用大笔画。

  父亲没有手把手教我什么基本功,他就是关键时点拨几句。他的教育风格就是不干涉你,先看你的路子走得怎样。我怕他,他在的时候越画越小。后来他拿了一张大纸教育我:画和人一样,出来的气质不同,个人风格也不同。但是气质是可以磨炼的,一个人念书,学音乐,气质会变好。他教我用毛笔画松树,先给我说松树的道理,要求我画出松树的气质和精神。

  他说:“重新来过,字要写大字,画要画大的。胆子放出来,格局要大。”

  外人误解,以为父亲就提倡创新,抛弃传统。其实父亲传统的根底很好。父亲说,“我们要留下这个时代的艺术品。老祖宗的作品,学得一模一样没意义。我要创新,但不是放弃传统。即使画油画,也是中国意味的油画。为的是创作我们这个时代能够留给后人的作品,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

  所以,父亲并非只知创新,不要传统。恰恰相反,他告诉我,要了解古人,学习古人。他对我的要求是什么都得会。

  我认认真真学了四年画。学油画,也学国画。南京艺术学院的老师不大敢说我,可能因为父亲名头太响,其实我不会介意。那段日子里,我时常会想起父亲以前教我的场景。靠自己领悟,靠自己勤奋,多看画展,多练写生。时光仿佛回到几十年前,父亲在法国的留学生活。

  我看到很多,学到很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