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展览资讯> 正文

“画我所要·戴士和2017油画写意展”百雅轩开幕

时间:2017-12-7 20:52:16  信息来源:艺术中国

“画我所要·戴士和2017油画写意展”在798百雅轩如期而至

  深秋的北京已然越发凛冽,能让人暖上心房的除了手中的一杯热咖啡,可能就要数艺术的滋养了。2017年11月4日,“画我所要·戴士和2017油画写意展”在798百雅轩如期而至,这也是继其十月于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同名展后,一次更接地气的展览。

展厅现场

驻足作品前的一家人

  走入展厅,更像是翻阅一本立体的速写本。人物、风景、静物......从遵义旧址到澳门一隅,走过江洪村路,又迎来湘西雨季;有张北的乡间,也有丽江旧屋,西安小寺院,佳县黄河岸;路过海边,有繁忙的码头,亦有休渔期的宁静,也有冬至的静物、书屋,和身边的人群——戴士和立体地呈现了其在写生和写意方向上探索的新表现。他的画总是以充沛的热情,勃勃的兴致,在平凡的题材中见前人所未见,以大自然为师,既是写实也意象万千。

戴士和《开平冬至》布面油画-110x100cm-2014年

戴士和《石窟之二云冈》布面油画 90x160cm 2017年

戴士和《渔歌》布面油画 80x190cm 2017年

  正如美术史学者、广西艺术学院教授刘新所言,“他的速写,下笔即造型,是一种认识论的笔痕,所以跟他画作品是一个整体的。”戴士和的作品彰显着极具生命质量的笔路痕迹,一块颜色,一根线条,都是从活的真的生命状态里拉扯出来的。没有宏大叙事,或是史诗般的壮美华丽,却格外给观者一种润物细无声的熟悉而平凡之感。它们形象、生动,似与不似之间又包含深情。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戴士和《三伏天》木板油画 约37x37cm 1997年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评论到:写生可以是一种方法,写意却是追求的方向。依写意所昭示的方向,要特别着力于“意”的考究。艺术要朴素,要自然,要凝练,要坦诚直白;在题材上无分大小贵贱,有感受则灵;在画幅尺寸上,更不求宽贪大,而是随遇而选,合用则安;写意的用笔更不是一味霸悍恣肆,而是手随心动。戴士和先生探索一种特别的写意,让画面激荡着生活的运转节奏,油画语言不修不描,像生活本身那样时时在生发中、处处在成长中,作品像是作者的“日记”“札记”,哪怕小小篇幅,寥寥数笔,却因其意味隽永,因其直指人心、明心见性而引人入胜。

驻足作品前的观众

展厅现场

戴士和《黑河-湖畔下午》布面油画-60x80cm-2014年

  多年来,戴士和先生一面作画一面作文,这是他的个人习惯,也是中国文人画群体的传统。在他的文字中进一步展示了写意精神在他心里的特别的理解和特别的向往。他认为学油画不必囿于欧洲;继承传统也不必囿于古人。写什么意?写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意”,我们每个人独立思考、独立感受的“意”。这个“意”的价值就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都承载着无可替代的、当代中国人的生命体验。这就是写实的态度,也是写意的态度,也是当代中国人的态度。

戴士和作品前驻足的观众

前来观展的观众

百雅轩版画院院长王玉林先生接受采访

  而谈及“写意油画”这一具有持续热度的话题,百雅轩版画院院长王玉林先生认为,戴士和无疑是写意油画的重要探索者和代表人物。“其实,写意油画一直以一种油画中国化的探索方式存在着。它并不是一种新的潮流,而是一种对于优秀传统的‘回溯’,油画只是一种表达媒介和手段,而写意则一直是中国精神的重要核心。真正优秀的作品,其实更多的是艺术家学养、经历、人品等综合能力的体现,就如同站在戴士和的作品前,我们读到的是一位平易近人又不断创新的艺术家。”

前来学习的美院学生

展览现场

百雅轩副总裁徐建欣接受艺术中国专访

  “百雅轩一直致力于把国内外优秀艺术家介绍给更广大的观众群体。这次继中国美术馆展出之后,将戴士和老师的作品在798百雅轩呈现,就是希望能让更多青年人和非艺术专业领域的爱好者接触到中国当今优秀的艺术家,丰富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普及美的艺术教育,搭建生活与艺术之间彼此融合的桥梁。”在谈及本次展览时,百雅轩副总裁徐建欣向艺术中国记者强调了其机构定位和初衷。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1月26日。

戴士和《起风了》布面油画-80x100cm,2013年

展厅现场

驻足作品前的观众

展厅一隅

戴士和《牧歌》布面油画 80x190cm 2017年

戴士和《青岛市观象路旧巷》布面油画 90x120cm 2012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