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展览资讯> 正文

“你的自拍杆”——2017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开启新历程

时间:2017-12-7 20:53:53  信息来源:艺术中国

  2017年12月2日,随着连州摄影博物馆的开馆,耕耘13年的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也开启了新的历程。这是中国第一个研究当代摄影的公立摄影博物馆,从此,更深层面的摄影文化探索及历史使命将与连州这个摄影之城的未来发展紧密相连。在开馆仪式上,清远市及连州市领导与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策划团队共同见证了这个在中国摄影史上重要的一刻。

连州摄影博物馆开馆仪式

连州摄影博物馆开馆剪裁仪式

  连州摄影博物馆是一座新旧混合的建筑,巧妙借用了果品仓原有建筑作为基础,同时融入了大量现代元素营造简洁开阔的空间,设计风格充分考虑到与周边原有建筑的呼应,采用了石材、木材和金属等不同材质,流露出十分典型的中国南方建筑气息。馆内楼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采光明亮,集合了展厅、图书馆、报告厅等设施,现代化功能十分完善。

连州摄影博物馆外景

连州摄影博物馆内部空间

连州摄影博物馆内部空间

  首批连州摄影博物馆作品捐赠艺术家有:朱宪民、线云强、李洁军、王玉文、胡武功、王征、姜健、王宁德、严明、孙彦初、颜长江、倪卫华、李政德、张晓、王远凌、钱海峰、李止、李朝晖、李宇宁、唐景峰、德比·康尔沃、巴普蒂斯特·哈比雄。

连州摄影博物馆顶层的图书馆

连州摄影博物馆展厅

连州摄影博物馆展厅

  在摄影博物馆开馆同时,展出了四位中外摄影艺术家的作品,四个展览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表达未来博物馆对摄影这个媒介的观点,即我们希望不仅向观众展示摄影艺术的历史沿袭之美,同时研究摄影艺术的当代性表现、并探索其未来的可能性。四个展览分别是:中国新摄影代表人物之一庄辉的《无幽之地》,艺术家深深扎根在中国的土地上,探索着公共与私人领域之间的关系,既对不断演变的社会中的个人身份追问,也对土地与人的恒久关系再次发问;在经典摄影领域享有极高声誉、受人追捧的美国摄影大师阿尔伯特·沃森(Albert Watson)的《雅努斯的双面》系列,我们精选了他漫长摄影生涯中具有另类视角的作品;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蜚声国际的张海儿,一直是中国现代摄影发展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代表,以某种性别观照角度拍摄的代表作《女》系列向我们展现了现代摄影的观念和形质之美;获得2017年宝马驻地艺术奖的法国新锐摄影师巴普蒂斯特·哈比雄(Baptiste Rabichon)的《本来应有玫瑰》结合传统与数码摄影技巧,融合静物与肖像摄影,对摄影语言进行纯粹的再探索。

庄辉《无幽之地》

阿尔伯特·沃森(美国):《雅努斯的双面》

张海儿——《女》系列

巴普蒂斯特·哈比雄《本来应有玫瑰》

  正如摄影博物馆馆长弗朗索·萨瓦尔所说:“连州年展一直以来的愿景是向社会大众提供一个教育的窗口,让公众全面了解当代摄影的最新动向,并让艺术家们有机会认识到摄影媒介的多元化和普遍性。如今这一愿景将连同这间全新的博物馆来一起继承,并得以进一步的深化。”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开幕式文艺演出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开幕式在连州文化广场举行

  2017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以“你的自拍杆”为主题,这让人不由想起2008年主题“我的照相机”,时隔九年,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变,虽然手机在图像质量上至今仍不能与照相机相提并论,但人们对影像传播的渴求却显得越来越迫切和不加掩饰,于是普通人手中的照相机变成了手机,手机又衍生了自拍杆,从“我的照相机”到“你的自拍杆”,两个主题的遥相呼应折射了共享时代摄影在人们生活中的变迁。

粮仓展区开幕式

粮仓展区

粮仓展区

  “自拍杆”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全新的摄影配件,表面上看,它的产生是为方便手机摄影而对我们肢体的一种延长,是更大程度地解放人们拍照的束缚。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具有多功能、高效、移动互联种种特征的新一代工具的诞生,使得手机在能拍照的同时兼具互联网移动终端的功能,极大地加速了图片的生产与处理,衍生出社交媒体、图像分享平台等各种APP软件。这样的背景下,摄影师们开始不约而同地借势,装备、筛选工具,并尝试进一步延展摄影的边界。而新的角度与观看方式由此诞生,一种更加个人化的视角,它使得“我”可以随时介入这个世界。

二鞋厂展区开幕式

二鞋厂展区影像作品

二鞋厂展区展厅

  主题展由法国及西班牙藉策展人桑德拉·冒纳克(Sandra Maunac)、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策展人乔安娜·蕾韩(Joanna Lehan)、中国当代艺术策展人张冰共同担纲,展出了来自美国、英国、西班牙、阿根廷、南非、日本、埃及、中国的二十多位艺术家的作品。

策展人罗伯特·普雷基

京都摄影双年展创始人露西尔·丽博芝和仲西祐介

在《脸的剖析》中,长居日本的英国摄影师雅各布·伯格(Jacob Burge)尝试探索关于身份与隐私的复杂问题。

  马克·佩奇(Mark Page)从互联网寻得的图像组成一个想象中的英国海边城镇《海边的苏德利》这些图像被打印,裁剪,建成模型,拍摄后再摧毁。

  《我的,你的,我们的?》在大量日常的随拍,笔记和涂鸦中,内藤由树(Yuki Naito)放弃了惯常的工作方式,而是轻松地探索日常的视觉线索。

  巴耶特·罗斯·史密斯(Bayeté Ross Smith)的《同族》探索了服装,种族和性别影响着他者对身份、个性和品格的看法。

  叶甫纳的《直播计划》是一个在网络直播平台上定期发生的表演项目,每期节目中,艺术家和参与者将进行现场表演,观者可在直播时段与通过弹幕留言和发送礼物表情和表演者进行实时互动。 

  在粮仓展区,三位日本大师的作品以特别展的方式呈现给观众,《民谣山河》是近年来广受关注的须田一政Issei Suda的代表作品,记录了日本各地节庆、祭祀、歌舞风俗;濑户正人的《静音模式》是1990-1992年间拍摄的作品,捕捉电车中女人与车身共同摇晃的瞬间;以反映亚洲的战争伤害为主要创作方向的老摄影家江成常夫Enari Tsuneo,用多年走访方式完成了《战争遗孤》,这是一组在中国长大成人的日本孤儿的影像作品,后来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回到了日本。

须田一政《民谣山河》

濑户正人《静音模式》

江成常夫《战争遗孤》

江成常夫

  在这个图像大众化的时代,社交网络及其传播的力量正在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各类社交网络平台的存在不仅改变了我们的沟通方式,同时也推动了我们对整个世界或某个国家的想象的可能性。这些工具被所有人获取,不分性别、种族、社会或文化地位,我们因此更轻易地敞开大门、发出声音,更重要的,被赋予更多的权力。

在摄影博物馆报告厅举办的学术论坛:《摄影博物馆及机构发展和未来》

  自拍杆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视角的变化,更是人们获得影像过程中思维的变化,通过使用或参考这些人造的工具与素材,现代创作者们生产的故事独特且多样,却带有共同的批判基调。似乎对作者本体、他或她所生活的时代和世界、以及对摄影媒介本身的分析和质疑,在如今已成为开展任何艺术项目的基本前提。也许,再没有新的故事或状态被发掘,不过是重复的故事被再次重构,而我们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观察。

  当代摄影师们已意识到他们有责任不再从单一角度阐述故事,而应选择使用更多样的策略。固态且孤立的图像已无法满足众人;它需要流动并被联通,渴求着更多层次的阐释。

  如此,摄影师们加入了一条由渴望分享之人组成的队伍。图像的生产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它也不应只存在于摄影师的手中。观众是另一个载体,因为信息不断循环,互相推动着使系统保持动态。每个人都因而能成为主题或对象。举起自拍杆并非仅为了对准自身,而是去唤醒那“与你”之愿,那对接近他人的渴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