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且行且吟”郑忠如斯说之十五 海潜缘聚青州府

时间:2018-4-16 12:08:00  信息来源:郑忠

2018年4月11日原38212部队潜水分队战友团参观青州博物馆

中:为潜水分队副分队长张心彪,《解放军报》曾经作过事迹专访。

原潜水分队分队长也是我刚下连队的班长刘锡林

原38212部队潜水分队战友团参观青州古城,左起:八0兵景晓峰、郑忠,八一年兵李江民、周美文。

2018年4月12日原38212部队潜水分队战友团到达山东泰安

前排:郑忠、李传彪(军医)、章思友(分队长)、候业汉(副分队长)、邹大淮(副分队长)、魏明普(大队潜水业务长)、王献民(分队教导员)牟思维(分队长)张应财(77年兵)后排左起:邓衍(81年兵)黄文金(潜水班长)王照庆(潜水副班长)阳溅妹(分队长)付金才(副中队长)周美文(81年兵)李立元(文书)罗尚荣(文书)李江民(班长)

左为曾经二等军功获得者黄文金

右为曾经一等军功获得者章思友,是我所在潜水班的班长。

2018年4月13日原38212部队潜水分队战友团豋泰山

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38212部队潜水分队原为潜水排,据说成立于1957年期间,首任排长为汕头兵薛新联。潜水排的前身是潜水班,首批的潜水员是送到前苏联培训的,培训结束后成立了北京护城河潜水班,后来南海有需要,从北京调来几个“种子”升根发芽、开花结果。

  我见到最早的老潜水员是教导员朱夕文,是60年的兵,他是从磡察队调过来任职,在潜水排学的潜水技术。

  我1979年入伍时己经是潜水分队,连级建制。到了90年代改为潜水中队。大概于2015年期间他的母体水工大队己经完成了南海诸岛的基础建设使命,撒消建制,寿终正寝。潜水中队不复存在。在近60年的风风雨雨中,潜水分队为我海军的基础海防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潜水分队是海军特种兵,通过一次体验是合普,两次体检是合水,通过三次体检是合潜,合潜了还要复检才能录取入伍,下连队后还要经过潜水专业培训又要淘汰一批,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真正的潜水员。

  潜水分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官兵很和谐,很哥们,很仗义,很血性,也因为他的特殊性与不可替代性,且潜水分队总是圆满完成各级领导下达的任务,因而很受宠爱,诸如我们潜水分队去看电影,所有的合作单位都会把最好的位置留给潜水分队。潜灶和飞行灶相等。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潜水员的待遇是很令人欣幕的。还每年去疗养院度假一个月。

  我们水工大队潜水分队的使命是执行重大国防工程的水下施工,我参与过的海军最大的船坞水下作业,海军最大的沉箱码头水下作业。潜水分队还参加过西沙、南沙重大工程的水下作业,得到了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新闻纪录片”(在电影前加影)《南沙群岛的108个日日夜夜》就是反映的我们潜水分队在永署礁海底建设的生活片段,中央军委给副分队长章思友记一等功,潜水班长黄文金记二等功,副班长杨洪智记三等功,潜水分队记集体二等功。

  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

  我很庆幸我18岁就生活在这个环境里。当时很多事情都习以为常,今天顾首回眸,才发现我们当时认为寻常的事情许多是不平凡的壮举。

  这前后的六年时间里我的体格、意志得到了培养与锻练,从一介书生成长为合格的潜水员。

  因为从事海底作业,用艺术的眼光看大自然,奇妙的海洋世界给我的通感悟性带来春雨润物般的滋养,为后来的艺术生涯埋下了奇异的伏笔。

  分队领导、大哥对我的信任、宠爱助长了我的艺术个性的形成。

  更重要更欣慰的是我将潜水员生涯养成的良好生活习惯一直保持到今天,滋养了我的艺术生命之树。

  毛主席老人家曾经说“一个人做一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同理,做一段潜水员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保持做潜水员的生活状态。大家都是经过严格的筛选、培训才能适应工作的需要,离开潜水岗位后能长年保持的鲜有。所以有生活目标有理想追求的才会自律自省。

  这一点感到非常庆幸!

  潜水分队是我艺术人生的第一所大学。

  感恩潜水分队的领导、战友们的厚爱。

2018年4月14日原38212部队潜水分队战友团游青岛

左二:原潜水分队队长阳溅妹,右一为副队长邹大淮

原潜水分队教导员王献民

左二为原38212部队潜水业务长魏明普,右二为分队长章思友。

涛声依旧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从4月10号南海舰队潜水分队战友团集结,聚青州,豋泰山,游青岛,四天四夜的温情回顾之旅,意犹未尽,却在不知不觉间分手在即了!

  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厮守在一起摸爬滚打、同甘苦共命运,一别三、四十载天各一方、音讯隔绝、几回回魂牵梦萦的战友从全国各地汇集于此,热血沸腾,肝胆相照,举杯把盏,重温昔日共患难的战友情谊,仿佛在梦里!

  按常理过去异地战友的退伍分别就是生离死别,重新会面者寥寥无几,感谢上苍让我们遇上微信时代,让我们在网上相遇、相见以慰长想。

  老歌让人怀旧,故人之情话让人缱绻,三、四十年前生活的语境、音容笑貌、举止形动让战友们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南海舰队那个火红的年代。

  黄海的水与南海是相通的,青岛上空的云也来自白云升腾的远方。

  此刻日近黄昏,暮云合璧,旗响猎猎,栈桥上空乱云飞渡,鸥鸟嘶鸣徒增感伤离别之情……恍惚间……一个文弱而坚定的少年战士在时空的T形码头上向我们蹒跚前行的走来,他走的坚定、勇敢而坚强!


  仿佛响起一股旋律: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

  雾蒙蒙

  …………

4月15日晨,再上征程!再见了!战友!

再见了!老领导老战友老大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