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考古的意义是什么?用一年的发现告诉你

时间:2019-1-11 14:51:46  信息来源:artnet新闻


  娜芙蒂蒂王后半身像,于柏林旧博物馆(Altes Museum)。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今年最重要的头条新闻许多都令人难以置信,常常是有关创造历史的文化发现的故事。有一幅从前被误认为是一幅低级赝品,却被认定为是遗失多年的安德烈·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绘画作品,还有考古学家发现了由特洛伊人建造的,消失了几十年的神秘特内亚城(Tenea)。以下是我们对2018年最佳和最具创造性发现的总结。

  最佳

01

  一位不知名街头摄影师从未面世的三万张照片被发现,被誉为俄罗斯的薇薇安· 梅耶(Vivian Maier)


  Masha Ivashintsova拍摄的她丈夫Melvar Melkumyan以及女儿Asya Ivashintsova-Melkumyan。列宁格勒,苏联(1980)

  几十年来,Masha Ivashintsova拍摄了苏维埃政权之下的生活照片,将未洗出的胶卷和底片藏在她位于圣彼得堡的阁楼里。 她于1990年就去世了,但去年她的家人才发现,Ivashintsova一生的作品,并开始洗出这三万张从未面世的照片。第一批照片在2018年亮相于世,是一系列描绘了艺术家家庭生活的黑白图像,以及捕捉生活片段的街头摄影作品。

  Ivashintsova未曾被注意到的创意天才让许多人将其与美国的保姆摄影师薇薇安· 梅耶进行比较,梅耶丰富的摄影作品在2009年才被发现。我们可能未来会听到更多有关Ivashintsova的事,因为她的家人正在考虑出售和展览她作品的机会。

  02

  远古洞穴艺术的几个惊喜

  世界最早的具象艺术在Borneo洞穴中被发现。图片:Photoby Pindi Setiawan

  “远古洞穴艺术”2018年屡屡出现在新闻头条中。这年我们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超新星绘制图,以及一篇证明史前洞穴壁画实际上是基于天空运动的复杂天文测年系统的论文,文中提到利用动物来指代星座。与此同时,在Borneo洞穴中,考古学家使用了一种新的流石测年方法,测量出他们称来自4万年前的创作,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具象艺术。

  还有更厉害的:在南非的一个洞穴中发现了来自大约7.3万年前的一组九道红色笔触,只要这些标记真是由人手有意识地制造而出。一些专家怀疑这些红赭石颜料的笔触实际上是一幅抽象画,但若真是如此,它们比所有其他已知的智人艺术案例早了3万年——甚至比2月份在一西班牙洞穴中发现的一系列来自6.5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洞穴艺术还要更早。

  03

  德国农民发现古代青铜马头,获近百万美元奖励

  修复之前的罗马时期马头。图片:J. Bahlo, German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一名德国农民在2009年在他的土地上发现了一具有着2000年历史的青铜马头,由于不满当地政府给予的奖励发起诉讼,结果在2018年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这具令人惊讶地保存完好的古罗马雕塑出土于一个36英尺深的井底,可能是在城镇居民逃离入侵者时埋下藏起来的。

  政府最初只给了这位农民4.8万欧元(约合5.6万美元),但后来他看到新闻文章在庆祝这一发现,开始怀疑他受到了不公平对待(考古学家现在认为,此马头是一部较大作品的一部分,作品里骑马的人正是著名的凯撒·奥古斯都大帝)。法院在7月裁定该农民应得作品估价160万欧元(180万美元) 的一半价值,意味着政府欠他77.3万欧元(近90.4万美元)还要加上利息。

  04

  达芬奇素描中的隐形墨水画

  紫外线照射下的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Studies of hands for 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Sheet 2》(约1481)。图片:Courtesy of Royal Collection Trust/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全世界都准备着在2019年庆祝达芬奇逝世500周年,专家们也一直在密切关注着这位文艺复兴时期伟大艺术家的一生作品。在英国巡展“莱昂纳多·达芬奇:一生的画”之前,研究人员使用高能X射线荧光检查画作,在看似空白的画纸上发现了优雅的素描图案。

  然而,达芬奇并不是故意使用隐形墨水的。这些图像之所以变得隐形,实则是来自时间之手。化学反应将墨水变成了透明的铜盐。展览将揭示这些消失的画,并通过红外光展示艺术家在绘画过程中所做的调整变化。

  05

  在阁楼上发现的稀有中国花瓶拍出1900万美元

  清乾隆宫粉地洋彩鹤鹿同春如意瓶(18世纪)。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otheby’s

  在法国一阁楼中发现的18世纪清乾隆宫“洋彩”法式玫瑰瓶被送到苏富比拍卖行进行评估——证明其价值远远超出了主人的想象。由于大部分知名的洋彩都藏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这个花瓶非常罕见,并在苏富比拍卖行以1618万欧元(约19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达到拍前估价的32倍。

  另一位在2018年偶然发现珍品的收藏家带来了一个早期美国茶壶,原本以15英镑(20美元)的价格在一个古董展览会上购买而得,最终以大约46万英镑(52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06

  一只好狗证明了自己是个天分极高的考古学家

  一只名叫Monty的狗发现了这些青铜时代工艺品。图片:Image courtesy of Hradec Králové Region

  没有什么比Monty的故事更好的事了!Monty是捷克的一只狗,在出去遛的时候发现了3000年前被埋藏的青铜器时代文物。这批罕见的文物包括13把镰刀、两个矛尖、三个轴和许多手镯。

  Monty敏锐的嗅觉让当地专家邀请它进行了大量搜索,但到目前为止,这些专业考古学家还无法找到能与这些青铜文物达到同一级别的发现(Monty的主人获得了7860捷克克朗(约360美元)的奖励)。

  一些同样不太可能的其他发现故事:意大利科莫的一家剧院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个装满罗马时期金币的罐子;在克里特岛的橄榄树林里,一位农民汽车下的土地塌陷后,他发现了一个有着3400年历史的古代坟墓。

  07

  一幅被遗忘在新泽西储藏箱的威廉·德·库宁的画

  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无题II》(Untitled II, ca.1970)。图片:Photo courtesy of David Killen Gallery

  艺术经纪人大卫·基伦(David Killen)以150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新泽西州一个无人认领的储藏箱的内容,结果竟偶然发现了一块“金矿”。这个储藏箱曾经属于一位曾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曾经的工作人员,除了里面大部分不太重要的艺术品之外,还有六张纸上抽象画作,标有“Willem de Kooning”的字样。

  虽然这位艺术家的基金会没有对作品进行认证,但这六幅画作在12月以25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有着艺术家签名的相似作品每件价格高达420万美元,所以如果这些画作在几年内再次出现在市面上,也不用太惊讶。

  08

  考古学家们热切关注着埃及

  在埃及南部城市卢克索以北的尼罗河西岸,埃及考古团发现了一块雕刻的黑色木制石棺,上面镶嵌着镀金箔。图片:Photoby Khaled Desouki/AFP/Getty Images

  2018年是埃及考古学的一个标志性年份,值得一提的发现包括8月份由建筑工人发现的古狮身人面像和保存完好的皇家牧师墓穴,这也被誉为过去十年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该国希望最近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考古发现有助于推动该地区萎靡不振的旅游业。近年来由于政治不稳定,埃及旅游热度已然下降不少。

  其他发现包括11月公布于世的两个重要墓穴,政府官员甚至在媒体面前在其中一处墓穴处打开了一具木乃伊。考古学家还宣布,他们现在对埃及人如何建造金字塔有了明确的认识,主要是由于发现了一个采用复杂斜坡系统和杆坑的采石场。

  最差

  01

  英国破纪录的炎夏让被埋葬的古代遗址显现

  铁器时代方墓,波克灵顿,约克郡。图片:Emma Trevarthen. Copyright Historic England

  全球变暖的积极影响?英国遭遇前所未有的高温,竟然真的导致了一些考古发现,比如表明古代埋藏结构存在的作物痕迹,这更容易在极干燥土壤中检测到。

  2018年丰硕的发现包括石器时代的纪念碑、铁器时代的定居点、罗马时代农场以及一座伊丽莎白时代大厅的地基——但是尽管揭开遗失的建筑遗迹很酷,但是2018年创纪录高温的整体意义,以及气候变化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让这些发现上了我们的“最差”名单。

  02

  传说中的海难宝藏完整地在海底被发现

  圣何塞沉船事件地点发现的茶杯。图片:Photo courtesy of REMUS image and the 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

  5月,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证实发现了传说中装满宝藏的圣何塞号(San José),海难宝物完好无损,这艘西班牙轮船于1708年在哥伦比亚海岸沉没。这艘消失的船被认为是沉船中的“圣杯”,价值高达170亿美元。

  你可能要问了,坏消息是什么?人们已经开始争夺谁得以恢复这个黄金宝库了。一家美国公司声称是他们首先在1981年确定了沉船的坐标,因此根据2011年的一个法院裁决案例,它有权与哥伦比亚分割宝藏。与此同时,西班牙希望宝藏回到自己国家。可悲的是,这一令人兴奋的发现似乎注定要在一场漫长而乏味的法庭战中结束——一场不值得传颂的远海故事。

  03

  不,这不是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的坟墓

  一些人抱希望在这具最近发现的石棺内装有亚历山大大帝的遗体。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Egyptian Ministry of Antiquities

  7月的埃及亚历山大港,一具大型花岗岩石棺被发现。当时有关人士猜测其可能保留了亚历山大大帝遗骸,对这个消息感到不兴奋是不可能的。尽管埃及官员发出警告,并坚持说谣言是空穴来风,但是石棺的年份与这名著名征服者逝世时间相距无几,而黑暗而神秘的棺材更是有着一种强大气场,表明着这件发现有着很高的重要性。

  虽然石棺内容很有趣,里面的三个骷髅中有一个脑骨被钻了一个洞,这是一种古老的脑外科手术——开颅——的证据,但是并没有亚历山大的踪迹,让人失望不已。为了“继承其权力并最终死亡”,那些在Change.org签署请愿书申请被允许饮用石棺中红色液体——后被认为是污水——的人们同样感到非常失望。

  从好的方面来看,打开木乃伊可能引发致命诅咒的可怕谣言,这下也被证明是毫无根据的。

  04

  梵高金黄的《向日葵》渐渐变成褐色

  在脸书直播在线展览中的五幅梵高的向日葵绘画作品,细节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著名的向日葵绘画毫无疑问是他最受欢迎的杰作之一,但目前尚不清楚世界还能够享受它们多久——以我们今天看到它们的样子。安特卫普大学(University of Antwerp)和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一组科学家发现梵高的铬黄色颜料开始逐渐变成褐色。

  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该画颜料的潜在氧化反应已被注意到。次年,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开始修复其中一幅向日葵画作。幸运的是,肉眼尚无法察觉到这种变化,我们可以通过限制作品的曝光来帮助减缓这一过程。

  05

  “他”在庞贝火山爆发时被飞石砸死……

  最近在庞贝古城考古遗址发现了一具男子遗骸,他在逃离维苏威火山爆发时被一块落石砸死。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ca di Pompei

  庞贝的考古学家在五月发现了一具特别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髅。当时,他们挖掘出一个男人的残骸,可见他已经成功逃离庞贝城,但是却被维苏威火山喷发时的一块飞石撞到,并且显然就此死亡。

  事实证明,在早期的挖掘过程中,头部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并且在挖掘过程中被发现其头骨完好无损。虽然飞石实际上没有碾碎他的头盖骨,但是该男子的死亡原因仍然非常可怕:《国家地理》报告称,他是被一股致命的火山碎屑流吞没的,这股高达1000度的有毒气体云从火山喷出,并伴随着飓风等级的强风席卷而来。

  06

  人工智能并不能真正解密神秘的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伏尼契手稿让学者们已经困扰了几个世纪。图片:Photo by Cesar Manso/AFP/GettyImages

  如果我们终于能看明白这有着华丽插图的传奇伏尼契手稿隐藏了600年的秘密是什么,那真会令人兴奋!

  但用于解码神秘文本的方法——研究人员最近声称这些文本最初是用希伯来文写的——显然经不起考验。人工智能驱动的算法基于现代语言分析了手稿,但15世纪手稿中的语法、拼写和词汇与今天使用的方式截然不同。

  难怪团队必须得在谷歌翻译所谓“希伯来语”原作之前做拼写更正!

  07

  事实是,图坦卡蒙陵墓并没有隐藏房间

 一张图坦卡蒙陵墓的地图显示了纳芙蒂蒂坟墓的可能位置。图片:Image courtesy of Nicolas Reeves

  埃及古物学家尼古拉斯·里夫斯(Nicolas Reeves)原本以为他已经全弄明白了。研究了图坦卡蒙国王陵墓的高科技扫描后,他看到了一个封闭门廊的微弱轮廓。相比起来这里所容纳的荣光,这位男孩国王的坟墓一直以来都看起来很小,并且坟墓里的物件带有不同的肖像标志。也许,坟墓和其内容最初是为别人设计的,只是图坦卡蒙英年早逝时匆匆为他改变了设计?

  2015年,里夫斯发表了一个引人注目的理论:这座墓最初属于女王纳芙蒂蒂,也就是图坦的继母,她自己也是一名法老。一些埋葬物品有着女王般的图像,并且肯定是在她接受加冕成为法老之前制作的。里夫斯认为,她最终的安息地就在石墙的后面,隐藏在考古学家的眼底下。

  这一大胆的假设俘获了世界各地艺术史学家、记者和考古学家的想象力,几乎制造了一场新的埃及狂热潮。甚至连埃及政府也加入进来,同意对所谓的入口通道进行研究调查。

  前期探测似乎表明有90%的可能存在一个隐藏房间,但这一考古领域“世纪发现”的希望最终落空,被证明是没有根据的。5月,政府宣布新的扫描明确地(并且令人心碎地)反驳了这一理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