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西泠网拍三月月拍:上海中国画院的名家们

时间:2019-3-15 11:49:36  信息来源:西泠拍卖

  上海市汾阳路上有一幢白色的三层小洋房,这里曾是白崇禧的寓所,所以被叫作“白公馆”。五十多年前,这个西式的建筑被用作上海中国画院的办公处,谈笑间名士风流,往来人物均为画界大家,吴湖帆、丰子恺、程十髪、贺天健……以及今天要提到的几位。

图录号 13001

钱瘦铁(1897~1967) 上海五家印集题字原稿三种

唐云 Tang Yun

  1994年5月9日,富春江边,一行人将唐云的骨灰洒落江中,这是他自己的愿望。唐云妻子俞亚声去世时,唐云就对子女说:“我百年之后,骨灰也撒在这里(富春江),和你们妈妈在一起游山玩水。”

  唐云同张大壮、陆抑非、江寒汀并称海派画家“四大名旦”,其画初期婉秀清丽、意境优雅,新花鸟画时期笔墨雄俊,盛年壮秀浓艳、意境健拔,晚年沉着峻穆,是新海派花鸟的代表性人物。

  上海中国画院筹备时,47岁的唐云就是筹备委员,后来还做过代院长及名誉院长。

>>吴湖帆提名画院画师选票原件

  唐云交游广泛,兴趣颇丰,与什么人都聊得来,趣事儿说也说不尽。

  有一回在外头拍宣传时,陆俨少忘记带印泥了,想着唐云肯定有,便叫人去唐云房间里借,宾馆房间狭小,唐云的屋子里放着许多画具,却整整齐齐,唐云接过陆俨少的印一看,“啊呀,这么脏!”他笑道:“我来帮他弄弄干净,否则,可不能蘸我的印泥!”

60年代初,老画师合作画,右起唐云、谢之光、朱梅邨、潞渊、程十髪、王个簃

  由此小事便可看出唐云平日的一丝不苟。他总有着很好的作画习惯,每一次画完画都要把笔仔细清洗收好,而且挥毫姿势正,立着写,不低头弯腰,据说从少到老七十多年天天如此,从不间断。

  “我希望自己的画如这些药草一样,也能给人一点疗效或滋养。身体疲乏了, 看了画就起一点振奋作用,情绪低落了, 看了画心胸就变得开朗一些,精神懈怠了, 画能给人一点调节的作用。”

图录号 8060

唐云(1910~1993) 为杨明作大吉图

杨明上款,萧平题跋。

张大壮Zhang Dazhuang

  张大壮的名字是张大壮自己改的。

  他原名张颐、张心源,但因体弱,自小受病苦困扰,国家又在忧患之间,于是他便把名字改做张大壮,以寄情思。

  因此,他与自己名字不符得很,是个极清癯的人,别人看来,“几可被风吹倒”。

  张大壮的画继承发展了清代恽南田的没骨绘画艺术,润腴清新,笔墨法度精炼,用色自然空灵、光色交融,被称作是“现代的恽南田”。

图录号 8004

张大壮(1903~1980) 为张锦标作荷风消夏图

张锦标上款。委托人得自上款人。

  他对于恽氏的学习与吸收得益于早年间的机遇。十九岁时,张大壮就被大收藏家庞莱臣赏识,聘入庞家做书画管理。

  庞莱臣为何人?

  他的父亲庞云鏳为南浔巨富。庞莱臣喜收藏、精鉴赏,在自己的“虚斋”中收藏文物无数,有誉“收藏甲东南”。

  在虚斋,张大壮得以饱览书画精品,因庞莱臣与其父交好,每有新画,庞都让张大壮临摹过后再拿去装裱,积年的磨炼,使张集绘画、书法、篆刻、鉴定、修复古画、手拓各类器皿能力于一身,被人称作“一身六绝”。

>>摄于上世纪60年代,左起张大壮、叶潞渊、来楚生、马公愚、邓怀农、陈巨来,均为画院画师

  后来张因病离开了庞家,而极赏识他的吴湖帆则托人想请他去自己的“梅景书屋”研究画事。张大壮怕自己的身体状况拖累别人,婉言谢绝。但吴湖帆若是看到好的画作,还是会叫他来一同品鉴。

  张大壮一生清贫,这与恽南田在冥冥中也相合,据说张去世后,人们去到他家中,才发现他家徒四壁,除了一张旧书案,并无什么像样的家具。

  陆俨少、陆抑非两位先生有言:“张大壮是当今画坛唯一有仙气的人。”

白蕉Bai Jiao

  白蕉与唐云二人为好友,唐云去上海后住得离白蕉家很近,二人的夫人也是无话不谈的姐妹,白蕉的夫人要学画梅,唐云便教她,唐云要办展,白蕉就连夜为他画石头画兰花。

图录号 13003

白蕉(1907~1969) 行书题词

  白蕉1907年出生于上海金山一书香门第,本姓何,名馥,字远香。其诗、书、画、印皆允称一代。四十年代在上海举办个人展,曾轰动一时,被当时有报纸誉为“于二王功力最深,当代一人”。

  那时,他还与邓散木、徐悲鸿被称为“艺坛三杰”,三人的友谊亦甚笃。白蕉的第一张润笔单就是徐悲鸿亲笔写的,徐还常常在齐白石面前夸赞白蕉。

  至于邓散木,他的篆刻与白蕉的书画曾被沪上称为双璧,其实二人还是一对“怪人”,邓散木自称“粪翁”,白蕉说自己是“天下第一懒人”,所以二人一相见,便是嬉笑怒骂、一见如故。

  不过那样的处事方式下,往往藏着颗赤子之心,当时日本侵华,邓散木与白蕉便决定举办“杯水车薪”画展,为抗战募捐,马公愚、来楚生、唐云等人纷纷加入,最后义卖的收入一并捐给了“国际救济会”,二人的心性,可见一斑。

  “白蕉摩挲金石,少好刻画,世多俗手,遂长其傲,谓天下无英雄,王天下者当我。”

结语Ending

  现如今,汾阳路的小白楼已几经易主,厅里再见不到那些精神矍铄、挥毫泼墨的老先生了,但那代人对于中国书画的钻研与探索,却化作笔墨间的精神,成为了我们得以长久回味的财富。

  如今的上海中国画院搬到了岳阳路上,一批又一批的画师们继续谱写传承着这一份对于艺术的深情。

图录号 8057

车鹏飞(1951~ ) 寒林图

第8057至第8058号拍品由同一藏家友情提供。

西泠网拍 · 三月月拍

开拍24小时后次第结拍

3月17日

19:00       威士忌白兰地佳酿专场

19:30       日本器物专场

20:00       文房古玩专场

20:30       紫砂与茶道具专场

21:00       中国历代瓷器专场

3月18日

19:00       中国名茶专场

19:30       古籍美术文献专场

20:00       同一上款近现代书画作品专场

20:30       沙耆油画及纸上绘画专场

21:00       中国书画扇画作品专场

3月19日

19:00       中国陈年名酒专场

19:30       纸币 · 机制币 · 古钱币专场

20:00       中国书画作品专场

20:30       春拂华浓 · 珠宝设计作品专场

21:00       名家篆刻及印石专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