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只有“艺术家”一个词

时间:2019-4-16 12:21:30  信息来源:收藏快报 王犁

周思聪《汲水图》

  没有“女艺术家”这个词,其实只有“艺术家”一个词。在中国也只有“书法家”或“画家”这个词,没有“女书法家”或“女画家”这个词。这个话题以前讨论过,之所以还肯定的拿出来说事,就是与“女艺术家”相对应“男艺术家”这个词是否存在,相信也找不到“男书法家”“男画家”这些词。
  每年3月都有女性的话题,其实就是社会发展本身还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进步,客观的说,历史发展到今天仍然是一个以男性主导的社会。今天讨论这个话题,仍然如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对母系社会遥远的想象。

  我们不讲男女平等政治正确性的话题,我们讲讲有关吃喝拉撒日常的家庭结构。一位女性艺术家成长道路,结婚后面临生小孩,有孩子后面临孩子大部分成长的日常需要,假如她面对的男性稍通情达理,在每一天的日常中搭上一把手,已经是阳光普照大地了。而艺术等创造性的职业又需要全身心投入,一个人精力总是有限,让人撑起半边天,社会结构并没有给人家撑起半边天对等的时间。相信这就是不管东西方艺术史上,女性艺术家占少数的客观原因,我们先承认这些客观存在的事实,再去谈男女平等作为文明社会标志的话题。在美术学院从事教学,看到班上女多男少,女生找个男朋友都不容易,而他们未来仍然要面对结婚、生子、带娃等,再是那个称之为“艺术”所谓的专业。

  中国有“巾帼不让须眉”一说,古代想到李清照、朱淑真、管道升等,晚清民初有顾太清、秋瑾、吕碧城等,不管在什么万恶旧社会的不堪环境,作品摆在那里,没有人会在她们前面加个女诗人的前缀。明清如马香兰等闺阁画家,倒是特殊时代的产物。近代画家里我想到潘玉良、邱堤等,当心自己被世俗的故事和传奇所蒙蔽,多少次看安徽省博物馆藏潘玉良的作品展,再把她放到近代美术史的潮流中去讨论衡量,她还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艺术家之一。而邱堤这样的艺术家,因为决澜社的研究不时还会进入史论家文献的梳理中,其实在西画的浪潮中还有几位优秀的女性艺术家,由于留存的作品不多,越来越消逝在大众的视野。

  1930年代上海滩“中华女子书画会”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大多由于家世背景显赫和上海滩华洋混杂的环境,在经济基础作出一定的超越后,也让那个时代的女性以书画家的身份走向前台。

  近年由于书画拍卖市场推动,让我们可以看到那个年代一群大家闺秀的风采。其中,黄宾虹的学生顾飞(1907—2008)101岁,因其高寿几乎是我们同时代人,晚年她的女儿裘因出版《天地入吾庐——母亲顾飞和中国传统书画》(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12月第一版),一睹顾飞先生传统画学的认知和书画造诣;而陈小翠《翠楼吟草》(黄山书社2010年11月第一版)的出版,吟读之余更感叹那个年代的芳华。与中华女子书画会同时代,在书法史上可以留下一笔的是游寿,还是萧娴?

  当代画家周思聪先生,以其一生各时期的创作,没有人说她是“著名女画家”了,她在与马文蔚的通信中,也谈到她所处的环境作为女性艺术家的不容易。我们学校王公懿、刘文洁、潘汶汛等老师,每每读到她们的作品,想到的还是艺术的优秀,没有因为她们是女性艺术家而显得优秀。再如南京的徐乐乐,武汉的朱雅梅,北京的向京、蔡梦霞,再给她们加上女画家、女雕塑家、女书法家真觉得多余,她们骄人的业绩,只需要“艺术家”一个词。

  哪怕3月份也只有“艺术家”一个词,就是看你是否足够优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