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潘天寿的“双胞胎猫”——是猫?还是妖?

时间:2019-7-17 12:29:41  信息来源:美术报

潘天寿 午睡 卢光照旧藏 (中国嘉德2019春拍 成交价:人民币2932.5万元)

  首先介绍一下潘天寿双胞胎猫的背景:第一幅《午睡》,卢光照旧藏,今年嘉德春拍以2932.5万元成交。第二幅《睡猫》,中国美术馆藏。

潘天寿 睡猫 中国美术馆藏

  二猫之不同,《午睡》以指代笔为指墨画,《睡猫》乃以笔绘就之画也。

  而“猫、妖”之说的起因是,拍卖一结束,就有人根据第二幅馆藏而否定第一幅卢藏,甚至说:“不是懂画的人仿的,整幅画基本没有处理笔墨关系的意识。”

  那么,卢藏之猫难道是“妖”?

  由此,我在微信中感慨:“潘公此猫是双胞!元芳,你怎么看?”

  我当时的观点是:馆藏当然不假,但就笔墨水平而言卢藏也不假,那么,就只能是一稿两画的双胞胎了。但有人看假卢藏,认为馆藏不假,出现另一幅一定假,并由此认为笔墨也有问题。这一点我完全不能同意,因为卢藏的笔墨水平是不逊于这幅馆藏的。

  当然,关于笔墨问题,永远是见仁见智的事情,我认为好的,别人不一定认为好,反之亦然。所以,有些事只能留待历史检验,但有时历史也是无法绝对还原真相的。

  因此,我觉得需要对我的观点做进一步的阐释:

  一、画家一稿两画或多画的“双胞胎”或“多胞胎”是存在的。2015年潘天寿纪念馆就曾策划过潘天寿“双胞胎”“多胞胎”变体画的专题展览。

  在鉴藏实践中,同一名家的书画作品,如出现“双胞胎”或“多胞胎”,是必须引起我们警觉的事,但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从书画本身去找证据来判别真伪,不能一律先直接就“枪毙”了。因为“双胞胎”和“多胞胎”虽不多,但也不是不会发生的事情。我们在鉴赏书画作品时,不管是不是“双胞胎”或“多胞胎”,都要去体察作品中,是否蕴涵着署款作者本人的审美观、学术修养、思想境界和时代风尚,这些形而上的东西,都会通过原作者技术层面的操作落实在作品上,得以表达,也就是通过作者的笔墨技法体现出来,呈现于画面之上。而伪作一定会含蕴着与原作者不一致的个性和不同的艺术水准,尽管形式上与原作多么一致。所以,最好的方式,是从笔墨水平和技法的层面切入进去,进行作品赏析,由此深入去体察,最后来达到探究作品真伪的目的。也就是,在对待“双胞胎”“多胞胎”作品这个问题上,要有活法;但在鉴别上,要有一定之规。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见到“双胞胎”或“多胞胎”,不去分析研究就一律看真,而是说要有辨证的思维方式,不要见到这种情况,不去分析研究就一律看假。

  二、画作笔墨水平高低及真假,并不是以馆藏为绝对标准。

  三、对笔墨的认知,不同的人认识是不同的。这里面有修养的问题,有视角的问题,当然还有水平的问题。

  四、我们判定一幅画的真假,首先是看笔墨是否符合署名画家的笔墨特征,再就是看有无刻意摹仿的痕迹,而非看是馆藏还是私藏。

  五、在面对双胞胎的馆藏和私藏时,则需判别两作笔墨水平孰高孰低,以及其间的差别,由这些方面的鉴别,来判定是双胞,还是一真一假。

  六、完全从个人好恶出发来审视笔墨,是鉴别书画的大忌,是不客观的表现。所以,往往书画家看画与书画鉴定家看画,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书画家大多是以自己认为好的笔墨来看别人的画,如一药对百病;书画鉴定大家是以不同画家应有的笔墨来看不同画家的画,如对症施药。

  综上所述,我认为就笔墨而言,第一幅卢藏比第二幅馆藏,因指墨的关系更具潘氏霸悍雄强的笔性,墨韵亦更沉厚。应该说,更具典型性,真假明了无疑。

  是猫!非妖也!

  顺便说一句,有藏界朋友看到我的微信后,发了一张卢藏《午睡》早年出版的照片给我,并告诉我说:“您不妨发给那些有赝品之说的人看一看,这件作品1958年就有出版。”是“58年出版的潘天寿画集。其实,一稿多画本属正常之举。”

  (文丨王永林,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