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几十亿的毕加索不看,我偏要看他。 |编辑推荐

时间:2019-8-17 10:55:43  信息来源:丸货wahool

  最近价值几十个亿的毕加索真迹在北京798艺术区展出,据说人山人海,尤伦斯很久没这么繁忙了。而这次我要推荐的艺术家不是毕加索,而是一个金属丝大师:Spenser Little。

  

  ▲(来源于公众号:艺术壮士)

  上面这张图正是这位金属丝艺术家:Spenser Little。他喜欢用不同的金属丝制作很多有意思的图案,并把图案当成一个艺术装置放在他想要放在的任何地点,对,everywhere。

  他在七月份的时候来了次北京,在北京的街头小巷放了很多有意思的金属丝作品,这些作品没有固定的图像,也没有很多象征性的含义,大多都是他根据当时的灵感来制作。下面这幅象的图案,就藏在798中。

  一件闭着眼的绿色毛衣,用双手把眼前的毛都塞进嘴里。

  然后,那件满嘴都是毛的褐色毛衣,却把绿色毛衣给吃掉。

  走进这个展览,看著两件毛衣的「进食画面」时,心里不禁好奇:到底谁是背后的创造者?随之踏入这个五彩缤纷的毛衣世界后,许多意想不到的设计映入眼帘──有的毛衣布满了嘴巴,还伸着舌头;有的正在开怀大笑,有的一脸倦容似的……

  如此逗趣的作品,全都出自针织艺术家Yrúrarí的双手!在气温突破三十大关的初秋,当大家把钱花在价廉的快时尚时,身处在冰岛的她,却用针织温柔地对抗这个急促的数字世界。

  用40个小时去制作一件毛衣,在竞争激烈的时尚界裡, 很多品牌也与时间竞赛,并试图去扩大生意版图,尽力满足消费者。不过,Yrúrarí却选择放慢脚步:

  「我宁愿做很少的毛衣,并花时间在每件作品上,让它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东西。」

  与其跟其他人去比销量,她宁愿专注在产品的品质与独特性之上。

  在Yrúrarí首个个展Sweater Story里,她以自己的旧毛衣为原材料,并以模拟针织机制作出九件作品;毛衣与毛衣之间,背后都有着一定的色彩协调与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她说「我喜欢改变毛衣的元素,让毛衣根据穿者身体而变化。」独特新鲜的三维设计令她的设计不单单是一件有趣的毛衣,更让穿戴者成为「行走中的画廊」。

  寂寞的台灯

  Lonesome Lamp

  110*118cm Canvas

  王晓勃

  寻找光明

  No.39 Searching for Light

  200*150 Canvas

  王晓勃

  视野 No.2 Visual Field

  200*200cm Canvas

  王晓勃

  说起游雯迪,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成龙以高价买走了她的作品《太极》,池子也收藏了她的另外一件作品《第二人生》。这个长相清秀的姑娘,却从来不敢自诩为艺术家,在她看来艺术家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存在。

  《花米奇星球》

  有人这么评价游雯迪最著名的《花米奇》系列作品:远观是具有浓厚中国特色,近看会发现花瓣与枝叶全部用米奇形象代替,找不到任何花的元素,设计巧妙令人惊叹。

  游雯迪擅长于水墨去表现她的思想,她的每一件作品有着古典的韵味,却又有着超前的表达。流动的线条和细腻的色域,折射出全新的魅力。

  《浪》

  《一个鹅胸的人》

  《虢国夫人游春图》

  游雯迪的才情显露在她对主题、内容之间的关联上,仿佛冲突的元素在她的笔下都能焕发新的意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