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七次进藏勾勒“十万彩虹”:女性艺术家熊文韵创造的“艺术神迹”

时间:2019-8-20 16:05:10  信息来源:艺术中国

  8月17日,著名女性艺术家熊文韵个展“十万彩虹”于深圳华侨城文化创意园北区C2空间展出。此次展览由OCAT西安馆邀请常驻西安的策展人王檬檬精心策划,是关于艺术家个案研究梳理的深度回顾。

  “十万彩虹”之说来自藏传佛教中的一种涅槃方式,而在这里,“十万彩虹”喻即漫天神迹和神奇之地。这一神迹般的力量投射在熊文韵的创作中,不仅关联了她少年时代在四川藏区插队的生活经历,也在冥冥之中指引着她创作高峰期《流动彩虹》项目的七次进藏之路。壮阔的高原、瑰丽的藏族文化成为她整个艺术创作的生命体验和重要支点,熊文韵的每个创作阶段都有着与之无法割舍的内在关联。

  回顾熊文韵的创作阶段,可以分为从艺早期、岩彩画时期、抽象绘画时期及有着广泛社会学意义的“流动彩虹”综合艺术项目时期和至今主要从事的公共艺术教育项目。

  上世纪六十年代,16岁的熊文韵远赴四川汶川漩口公社插队,开始自学绘画。1979年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学习、进修,经过了扎实的造型技法及语言训练。这一时期的创作题材以当时盛行的革命现实主义为主,但取材的角度非常生活化,在“红光亮”风格中展现出温情和生动的一面。

  1987年,熊文韵留学日本,获得筑波大学日本画专业硕士学位。在学习日本画过程中经历了艰难的适应与实验,放弃熟悉的中国画的烘染方法、重新学习岩彩画堆叠技法是一个由“破”而“立”的创造过程。熊文韵敏感地将藏区风物浓重的彩色与岩彩画的彩色和肌理对应起来,风格很快从地域风情画转向概括与抽象。1998年熊文韵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抽象绘画在熊文韵的阶梯式艺术进程是非常重要的阶段,对于技法的疑问促使她不断放弃画面中具象的成分,同时来自藏族服饰中的彩色条纹和色块元素反衬了她当时的情感遭遇和精神状态,从而与极简主义的结构性抽象语言不尽相同,其“发生过程”是叙事性的,是艺术家的主观意志与生命呈现。图案形成的视觉错位本身就具有抽象意味,其非写实性的高纯度色彩有着其独特的精神性和象征意义。

  “流动彩虹”作为熊文韵重要的社会学转向意义的作品持续了三年,该项目融合了观念艺术、行为艺术、大地艺术、环境干预等有着多重复杂性的综合艺术计划,是上世纪90年代末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界最为大型的行为和装置作品,留下了绘画、摄影、装置、影像,该项目相关的草图、照片等资料和文献。熊文韵以一位女性不可思议的韧性和意志力完成了七次进藏的艰辛之路,在神谕般的彩虹昭引下,在雪域高原尽情展露她内在的色彩天赋和纯粹的生命力量,在天地间架设了一道人工彩虹。自此她的作品从艺术的内部转向外部,从平面进入空间和场域,将艺术重新归位于社会之中,进入一个广域的、多意的社会美学范畴。

  她的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宋庄美术馆、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意大利巴勒莫Dell’Arco画廊、日本大阪FUJIKAWA画廊等重要艺术机构举办个展。此次展出的熊文韵 “日本岩彩人物画”、 “抽象绘画”等,其中抽象绘画选择了艺术家自上世纪80年代至2000年后的重要代表作,共计百余件。

  同时,做为国内自成体系的艺术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熊文韵有着独特而丰富的艺术实验教育体系和经验,将在展出期间为公众带来极富创造性的公共艺术教育项目。

  展览将展出至9月27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