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蒲画“邋遢”价犹高

时间:2019-8-21 21:06:27  信息来源:收藏快报 朱浩云/上海

蒲华《富贵神仙》镜心(2013年荣宝斋上海41.4万元成交)

  “海派”在清末时期,由于各路画家纷纷云集于上海,致使上海画坛高手林立、名家汇集,其中有四位书画家成就最高、影响最大,他们就是被人们称为“海上四大家”的任伯年、虚谷、蒲华和吴昌硕,也称作“海派四杰”。

蒲华1894年作书画合璧扇 (2008年北京诚轩2.24万元成交)

蒲华1873年作《一帆风顺图》(2019年上海敬华44.85万元成交)

蒲华《墨竹》四屏立轴(2013年广东省拍207万元成交,2011年中鼎国际107.52万元成交,2005年河南鸿远85.12万元成交)

  其中蒲华“蒲邋遢”名世(意指其“画面邋遢”“弗清爽”“不好看”),并对现代中国画坛产生过深远影响。

  画如其人

  蒲华(1834—1911)在“海派”中属于开山式人物,是一个具有创造精神的代表性画家,也是近代“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之一。

  蒲华原名成,初字竹英,字作英,浙江嘉兴人。号胥山野史、胥山外史、种竹道人,斋名九琴十砚斋、九琴十研楼、芙蓉庵、剑胆琴心室等。

  蒲华幼年喜读书,好文章,生性疏放,不趋时尚。曾多次参加科举考试,但其性格追求自由,与窒息个性的科举八股文格格不入,最终只得秀才,从此绝念仕途,潜心致力于书画艺术创作,与友人结“鸳湖诗社”,时而赏花、饮酒、赋诗。晚年寓居上海,以卖画为生,癖好琴砚,故自号居室为“九琴十砚楼”。

  蒲华平生与吴昌硕交往最厚,两人常在一起题诗作画,艺术主张和意趣也相近,亦以气势取胜。蒲华去逝时,吴昌硕曾为其料理后事。

  有趣的是,蒲华生前人称“蒲邋遢”,生活随便,不修边幅,画如其人,笔墨也时常有几分邋遢之感。为当时人所鄙夷,故而穷困潦倒,不料,死后,因“邋遢”享尽哀荣,成为一代大师。

  蒲华能诗善书,绘画精于墨竹、山水、花卉,自称“种竹道人”,在画坛有“蒲竹”之誉。绘画主张物我交融、主客一体,“落笔之际,忘却天,忘却地,更要忘却自己,才能成为画中人”。他的山水从石涛、石溪等诸家;花卉师法徐渭、陈淳、郑板桥、李鳝,墨竹深得郑板桥三味,吴昌硕曾赞誉:“墨沈淋漓,竹叶如掌,萧萧飒飒,如疾风振林,听之有声,思之成咏,其襟怀之洒落逾慎人也!”蒲华晚年主要画竹,喜作一竿通天,水墨淋漓,朴茂天真。做假者往往灵气有余,而拙朴不足,多尖而少秃。草书自谓效吕洞宾、白玉蟾,笔意奔放,淳厚多姿,天真烂漫,人赞“豪横人间笔一枝”。蒲华爱喝酒,作画常以酒助兴,似醉非醉时,每每有佳作问世。传世作品有《倚篷人影出菰芦图》《荷花图》《竹菊石图》《桐荫高士图》。

  画价低估

  蒲华很早就鬻书、画以自给。平素笔墨不自矜惜,有索辄应,润金多寡亦不计。人以其易弗重视,至殁后声价始增。曾游日本,为彼邦人士推重。蒲华存世作品较多。在市场上,其画价远不如“海上四大家”中的虚谷、任伯年、吴昌硕。1985年《菊石图》在香港市场上以4.4万港元成交;1989年《山水十二开册页》在首届朵云轩拍卖会上被一买家以17.6万港元竞得;1994年《朱竹》在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得4.83万港元;1997年其山水画作和隶书作品在朵云轩拍卖会上分别以0.55万元和1.32万元成交。可以说,蒲华书画在2000年之前价格低得离谱。

  步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书画行情大幅攀升,蒲华书画价格也出现了一定的上扬,2005年其书法大竹八屏在浙江长乐以120万元成交,价格首次突破百万元大关。同年,他的《四时花卉》12开册在朵云轩获价110万元。2010年其山水四屏在上海恒利受到众多藏家追逐,最后以498.4万元成交,创下蒲华作品市场新高。2013年《墨竹》四屏在广东省拍获价207万元。2014年《蓬莱琼阁》在上海离原获价448.5万元。2015年《百竹图》百开册在苏富比以320万港元成交。2016年《西湖小隐图》手卷在嘉德以816.5万元创造蒲华作品的市场新纪录。蒲华的书法也有不错的行情,2001年一幅草书在上海敬华以4.84万元成交。2011年他的行书十五言联在苏富比以86万港元成交;2015年书法《市隐》只有2个大字,却在中国嘉德拍出57.5万元的好成绩。

  进入2019年,蒲华的书画作品市场反响不错,其竹石四屏立轴在中贸圣佳获价46万元;蒲华1873年所作《一帆风顺图》在上海敬华获价44.85万元。

  不过从总体上看,在“海上四大家”中,蒲华作品远低于其他三位。笔者认为,导致蒲华作品未创佳绩,主要是他的应酬之作较多。作为“海上画派”大家,其精品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值得投资者和收藏者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