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收藏老手表与老钟表,就是收藏旧时光

时间:2020-1-16 15:18:44  来源:山西晚报 记者郭志英

  在收藏中,表的收藏算是比较有特色的,因为和时间相关,它记录的是往事和时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手表是非常稀罕的物件。谁家姑娘结婚,要是男方给送一块手表,简直能轰动整条街,那是经济实力和真爱的象征。如今,看时间只要瞅一眼手机就行了,谁的手腕上还戴笨重的手表呢,如果有的话,那也是为彰显地位和个性。无独有偶,曾经挂在家里显眼墙壁上或放在柜子上彰显家境的钟表,也从当初的必需品变成收藏品了。太原钟表收藏爱好者郭宝印说,嘀嗒嘀嗒的钟表伴随着我们这辈人走过了几十年,那些遗落在某个角落里的记忆,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感叹原来光阴就是这么无情地流淌,但是老手表和老钟表却能帮他找回昔日的美好。

  郭宝印原来在山西的一家大型国企上班,上世纪60年代,为支援内地建设,他从天津乘坐绿皮火车,一路颠簸辗转来到山西工作,并将自己的一生投入到了山西的基础建设上。当时他离家的时候,父亲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给他,只送他一块手表,说坐火车和上下班,没有时间是不行的。那块表是上海产的,机械表,每天都要上链条,拧多了总会出现问题。虽然是旧手表,但在郭宝印看来,那就是宝贝,一是因为父亲戴过,所以更加珍惜;二是工友当中有手表的寥寥无几,所以上下班时间或者业余时间,大家想干点什么,总忘不了叫上郭宝印,因为他随时能告诉大家准确的时间。因为这块手表,郭宝印和工友们的关系处得特别好。如今,手机的报时功能替代了手表,手表几乎已淡出人们的视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疏远起来。现在已经退休的郭宝印更加怀念从前了,于是玩起了手表收藏。

  郭宝印对手表有很深的感情,想起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感触很深,“当时太原的普通人要买表是很不容易的,钟楼街和柳巷一带是当时的商贸区,也是省城经济的窗口,来来往往的人不断。那里有几家卖表的地方,由于表是稀缺物品,一律凭票购买,像钟表之类的就更稀罕了。”怪不得,到上世纪80年代,结婚都讲究家里有“三大件”,即手表、缝纫机和自行车。手表排在首位,这既是婚后新生活的用品,也是家庭生活水平的体现,所以有这“三大件”的婚礼才叫体面。“那时买手表即使有票有钱,也要找关系求人走后门。”郭宝印说,当时计划经济下,什么都短缺,“千金易得,一表难求”是很现实的。

  郭宝印清晰地记得当时一块上海牌手表,价格是100多块钱,对于他一个月20元的工资,就是不吃不喝,起码要攒半年,才能买得起。有个工友为结婚,攒了一年钱,才买下那块表。所以,手表是那个年代奢侈的代名词。工友每天小心翼翼地戴着手表,睡觉都不舍得摘。那时,国产手表品牌就是“上海”“天津”最为吃香,价位大都在50-100块钱之间。在北京一些大的商店还有进口手表,比如英纳格、罗马、瑞士等,价格自然很高。

  80年代中期,郭宝印去广州出差,广州是沿海城市,相比当时的内陆山西,经济特别发达。那里有条中山路,街上大部分是卖表的店铺,手表和钟表都有,尤其钟表花样繁多,古典的、时尚的,小巧的、大气的,应有尽有,太原可没有这样的规模,郭宝印一家一家地逛,真是过足了瘾。他说,从广州回来后,就默默地喜欢上了钟表。当时没有更大的经济实力,就把那些钟表的宣传页拿回来,闲暇时候,细细浏览。收藏是个烧钱的活儿,但他那时挣的是死工资,能把一家老小养活了就不错了,谈爱好是奢侈的,只能“望表兴叹”。

  80年代末90年代初,石英表因为走时精度高、不用上弦,而且价格便宜、外观时尚,一跃而成为表行业的龙头,很多人家因此换上了石英电子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人们无论是精神生活还是物质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年代初期开始,由于传呼机和手机相继流行,其小巧强大的报时定时功能影响着日常生活,很多人不知不觉把手腕上戴了多年的手表摘了下来,但是家里的座钟依然走着,但慢慢也变成了摆设,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与此同时,很多大商场柜台里的手表和钟表还很受青睐,因为市场经济催生了很多大老板,他们的需求是以瑞士高档表为代表的高端品牌,那是实力的象征,劳力士、欧米茄、雷达等名表率先进入市场。郭宝印对这些名表并不感兴趣,只是觉得作为喜欢收藏的人来说,了解是必须的,所以他经常去名表柜台转悠,惹得很多服务员都认识他了,有的还很客气地给他讲讲。而郭宝印很清楚自己是为何而来,所以达到目的后就离开了,不会冲动地冒出“我想要”的想法。“我喜欢收藏那些带有时光记忆的老手表、老钟表,它们是有故事和温度的。”那时候,很多人家乔迁新居,很多老物件或扔或卖,郭宝印瞅准这个时机,往返于废品收购站,淘到一些老钟表,还是上发条的那种,看着钟摆左右晃动,听着嘀嗒嘀嗒的声音,郭宝印恍惚回到年轻时代。

  “摆弄这些旧手表、钟表的过程让我很享受。”郭宝印说,“平时遇到不少烦心事,只要看看这些表,心情就好了。人的精神世界不能空虚,总要追求些什么,才能活得充实、有意义。”郭宝印把这个过程当成兴趣,而不是索取和拥有,所以他怡然自得。

  郭宝印说,其实他不是真正搞收藏的,只是喜欢而已,聊聊天可以,不要宣传,那样人家会笑话他。听着他的话,答应用化名代之。一个人自然的心境是不能被外界所打扰的,给人留有遗憾是不美丽的。郭宝印非常高兴地讲出他的收藏故事,来源于他无所求的心境。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