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展览资讯> 正文

“米老鼠的狂想曲”吕良军个展

时间:2020-2-13 15:55:05  来源:雅昌艺术网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2020-01-01 - 2020-02-16
  展览城市: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FFA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南京市江宁区龙眠大道668号龙庭水岸别墅区12-103
  策 展 人:浩宇
  主办单位:FFA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介绍

  FFA ART CENTER即将于2020.01.01荣幸呈现青年艺术家吕良军2015年以来的部分主要作品,以“米老鼠的狂想曲”为题向我们所处的智能化时代致以敬畏。吕良军最早在鲁迅美术学院学习版画,后来又入动画,这个独特的经历,让他的作品在跨媒介上迈出了差异化的一步,借助木板的肌理和版画的印刷技法,在平面的空间里表达具有一贯的精神性动作,其背后被追捧的本质在于人类在智能化时代,焦虑与心跳的节奏暗示了我们时代的弊病。我们希冀借助这一展览,对于绘画背后的精神提问。

  在洞悉时代特质,以个体进入这一精神轨迹的背后,所折射的往往是社会的问题。尽管绘画已经很难就本质性问题提出创建性的,或者说方法论上的革新,但是从作品和展览空间的观众或者受众这一角度,梳理作品的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吕良军的作品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直击了21世纪人类的玩乐和虚无主义至上的自愈或者寻求精神良药的过程。

  日本御宅族的精神,在20世纪下半叶折射出宅男宅女们的生存现实,和游戏、动漫、技术驱动不无关系。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和网络生活以及支付手段的快捷,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的背后,某种程度上新的心理和社会问题也随之在个体上发生,并扩大化。

  吕良军的作品,2016年以前的作品假如说是关于童年的叙事,故事性是他那个阶段的作品特点,譬如作品《捉迷藏》是提炼了特定时代儿童们最喜欢的游戏,简单而令人产生美好的追忆。而2017年以来,他的作品隐去了故事性,开始进一步挖掘和探索那些与心理或者精神有关的作品,在内核上不可见的那些细节,恰恰和我们的时代有关。再譬如2017年的作品《小丑与小小丑》是人与玩偶的暗自神伤,亦或者是内心情绪的折射,暗示了艺术家对于留守儿童问题的关照。

  2018年的“美丽岛”似乎是妈妈和小女孩在情感上的对话,深蓝色的背景和浅蓝混合着白色的处理手法,让作品在视觉上起到了愉悦人性的作用,在这一点上吕良军有着天生的敏感能力,哪怕是在那些挖掘人的内在负面情绪上的主题,都帮助观众拉近了作品的接受距离。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吕良军有意识的将作品在语言上的差异化,占据内容。将布面转换到木板上,可谓各有特点。而主要的变化在于艺术家开始将情绪掩藏在深处,让视觉上的强化占领人的眼球,某种程度上和治愈系的时代性愈加贴近。

  从2017年的“童心未泯”到2018年的“童话星球”,再到2019年的“our happiness”,再到2020年的“米老鼠的狂想曲”,是对艺术家每个阶段系统性的梳理,也是不断塑造展览对话的过程,从一系列的主题可以看到2017-2018是一个阶段,2019-2020的展览是一个阶段,而在内核上艺术家把握住内在的结构,不断地推动作品朝向更纯粹的语言上,紧紧挖掘和探索时代性和社会性思想潮流的内在变化,是艺术家未来的一个方向。

  “米老鼠的狂想曲”是对波普精神的致敬,从商业社会到智能化社会迈进的过程里,以安迪沃霍尔为代表的艺术先驱们,启下的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从杜尚到安迪沃霍尔的过程,让绘画的难度不断加大,同时也给综合媒介带来新的可能。吕良军2020年的个展,是对展览语言提出问题,让艺术家“回头看”审视艺术的一个点位。也是对作品内容和语言把握上建立“艺术性”和“时代性”吻合的一个逻辑。

  “存在即是合理”,吕良军的作品击中了观众的心,也某种意义上映射了我们时代的“通病”,社交媒体从图片到视频的转换,塑造了新的流行精神,而这种精神实际上与人性的内在息息相关。技术不再是考量当代艺术的一个标准,而社会性和时代性下的语言转换,恰恰是给了架上一个可能。吕良军的最新作品“心想事成”那些丝印的货币符号和文字某种程度上他的作品不仅仅是在御宅族艺术上有了契合点,更为重要的是他将书写变成新的表现,这一点值得肯定他作品语言上的变化。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