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线上巴塞尔交卷 真有突破还是噱头更多

时间:2020-3-30 16:05:16  来源:scope艺术客 作者张酉浠

巴塞尔线上展厅官网截图

  短暂的宣传预热后,巴塞尔网上展厅于3月18日到20日进行预先开放,全世界许久无展可看的观众们由线上迅速涌入,导致官网的网络展厅一度出现了长达25分钟的崩溃,好在巴塞尔的网络维护团迅速修复,抗住了流量冲击。截至3月25日,全新的巴塞尔网络艺术展顺利落下帷幕,观展人数已突破25万,轻松超越往年线下观展的记录。

  此次巴塞尔线上展览会总共有235家画廊带来超过2000件作品,总价值约为2.7亿美元,虽无法与线下相比,却几乎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一次单一门户线上展览,算既谨慎又有诚意。

  对于怀抱巨大热情和好奇心的观众来讲,巴塞尔在线上展示方法上的精彩程度可谓是没有匹配大众的热切。从千篇一律像幻灯片一般的展示方式来看,谁都能发现这仅仅是巴塞尔团队匆忙做的一次折中补救措施,并不是有计划的精心准备。这一点,巴塞尔亚洲区的负责人黄雅君(Adeline Ooi)也明确说道:“没有任何一种形式可以代替观众亲自在现场观展的体验,这次网络展览,只希望多少给受疫情影响的画廊和艺术家提供支持。”

  总体销售情况差强人意

  总体来看这次展览的销售情况:大型知名画廊依托强大的经纪人和相对大量的藏家资源,销售业绩还算不错,而小型画廊明显平淡了许多。根据大部分画廊反馈,其销售业绩多来自与画廊相熟的成熟藏家,例如高古轩画廊和豪瑟沃斯画廊(Hauser&Wirth),他们受益于藏家的信任,以其良好的口碑和实力做基础,在开展初期就有不少作品售出。可见走线上展览这个路线,更需藏家对画廊有较高的认同度和信任感,作品也需要有足够吸引力。

  高古轩画廊,乔治巴利兹作品

  开展后不久就以128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高古轩画廊,曾梵志作品

  豪瑟沃斯画廊,阿里吉耶罗·波提作品

  参考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及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各经纪人反馈当年线上销售占画廊总销售的5%,全年销售额越高的经纪人,线上销售所占比例越少。今年画廊试探性地为巴塞尔的全面线上销售准备的主要是近期在市场上表现比较风靡的艺术家佳作。针对价格比较高的作品,采取比较模糊的标价方式。

  可见,各大画廊似乎倾向在网络展览上销售更有时效性和轻量性的作品,以促进线上快速成交。好消息是,部分艺术品最终以令人振奋的价格成交,例如马琳·杜马斯的作品《正如堂吉柯德》(Like Don Quixote)由来自美国的藏家以260万美元购买,证明部分买家的购买意愿还是足够的,并且对作品价值认可度也较高。

  马琳·杜马斯作品《正如堂吉柯德》(Like Don Quixote)

  价格透明化迈出第一步

  尽管在这次巴塞尔线上展览之前,许多画廊已经发展起了自己的网络展厅和线上销售模块,但大型艺术展览对数字化的尝试还是第一次。

  出于要进行线上销售的考量,大部分画廊都选择标出作品的价格范围,客户可以直观的比价,艺术品售卖透明了起来,不再有那么多信息差。这是巴塞尔迈出的重要一步。虽然此举在后来的售卖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例如成交价与标价差距过大等,导致出现了一些关于是否价格真实透明的质疑声,仍不可否认,直接公示价格这个“口子”终究还是开了。

  相对于关注巴塞尔的价格透明究竟做到了什么程度,不如关注巴塞尔在向大众传递这个信号——随着展览网络化的扩大,艺术品价格信息终将逐渐透明,曾经挡在买家面前的信息差的确有要消失的趋势了。画廊们也像是被集体往前推了一步,更直面市场的考验了。

  佩斯画廊,奈良美智作品,标价较为模糊

  立木画廊,徐道获作品,明确标出价格范围

  线上展览未来或可期待

  可能我们普遍认为线上展览似乎对开发新的藏家不是太有利,但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给出了正向的反馈。据他们总结,他们网站的网络展厅有40%的销售咨询来自于新买家,可见吸引并转化新藏家,线上展览不失为一种轻量化的好方式。这次巴塞尔线上展览中,他们依托相对丰富的数字展览经验,大胆选择了线上展览以来总价最高的展品,取得了还不错的反响和销售成绩。其中,老买家表现得很活跃,是真正购买的主力。其实将展览数字化,和画廊旧有的多方面寻找客户的手段例如开通ins和微信公众号之类并没有什么不同,尤其在全球疫情表现还不足够明朗的情况下,选择“保守”的线上展示成为众多画廊可以走的一条低成本的道路。

  卓纳画廊,杰夫·昆斯作品《凝视球(波提切利 春)》

  目前来讲,线上展览归根到底还是起到信息传播的辅助作用,吸引更多的观众和买家,让人们关注到这个作品,进而关注到艺术家本身,提升艺术家的名气。不是要百分百还原线下交易的模式,更不是要完全打破这个模式。从这次巴塞尔的展览销售模式看,许多画廊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式,表现的更像是一个温和的改良派:给出一个价格范围,不过如果想知道更多,请像在展厅看展一样,进行进一步咨询。现阶段,观众也不要期盼在线上展览体会到真正面对一件艺术品应该带来的感受,那是该线下展览完成的事情。更高效更集中的获得信息,才是对线上展览该有的期望。

  在近几年科技的局限下,线上展示明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像幻灯片一样单一的展示方式应该可以很快被摒弃。未来线上展览作为辅助的方式与线下展览双管齐下仍是非常好的手段。

  如果巴塞尔准备得更充分些,比如针对性的打造更多元化的网络展厅,会比现在的反响更好。关于这些,巴塞尔应该是可以做到的。只是现实往往总被一些不可预料的因素推着前进,大概率不会有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情况。这次巴塞尔赶上了这个时间点也可以说足够幸运,毕竟如果巴塞尔不先去吃螃蟹,别的艺术展早晚也会开这个头。

  这次线上展结果无论成功与否,都推动了艺术市场向前走,毕竟只有迈出了第一步,问题才会被被暴露,暴露了才能被解决。不得不承认,展览网络化既然已经开始便不会轻易停下脚步,这是一次新的尝试,也是必然的趋势,新冠肺炎成为了一个助推器。得益于巴塞尔艺术展的大胆决策,让疫情期间几乎停摆的艺术市场再次缓慢运转,许多画廊将会认识到线上展厅的作用,从而建设自己的网络展厅。而且毋庸置疑,当以后谈到线上展览的发展历史时,今年香港巴塞尔线上展会成为绕不开的一环。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