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病毒危机如何推动网络艺术

时间:2020-4-2 12:16:39  来源:界面新闻

  自从3月16日英国政府建议国民避免“非必要的”旅行和与他人的接触,以遏制新冠病毒,全英国的公共艺术场所已闭门歇业。“我们的工作人员、访客和社区的安全是重中之重,”泰特艺术机构发表了以上声明,并已关闭伦敦的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泰特现代美术馆,及其在利物浦和圣艾夫斯的美术馆,“直到至少5月1日——在英政府、国民保健署和英格兰公共健康署的建议下(才重新开放)。”

  由于实体场所目前关闭,艺术机构正转向数字化平台,这样观众就可以在家中观赏艺术。海沃德美术馆是伦敦南岸中心的一部分,它正在数字化展出其展览“在树丛中”(Among the Trees),由策展人导览。尽管其实体展目前关闭,丹麦艺术家雅各布·斯滕森已在网络发布其展览“净化”(Catharsis)。去年特纳奖的四位获奖者之一劳伦斯·哈姆丹则将他最近的三部电影上传到了YouTube,“直到原定场所在未来数月中重新开放,并播放、展出这些作品(为止),”他在Instagram上写道。

  在更传统的媒介中,BBC宣布了疫情期间的计划,将“在所有平台上推行一项重要的艺术和文化服务,使艺术在人们的家中保持鲜活”。他们计划着“一场虚拟的艺术节”,并将其戏称为“文化隔离”。

  Cafe OTO是东伦敦达尔斯顿地区的一间音乐表演咖啡馆,推崇“存在于主流之外的创造性新音乐”,目前已对公众关闭,但并没有完全取消演出,工作人员决定在其网站和YouTube上进行直播活动。Cafe OTO的创始人兼主管哈米什·邓巴说,“我们已经排定的演出将如期举行,只是不邀请观众来到现场。至于一些不得不取消的活动(显然疫情会导致很多取消),我们会安排另一些活动取而代之,并邀请本地音乐家表演。”

  3月下旬的半周之内,Cafe OTO分别以流媒体直播了原计划的史蒂夫·贝雷斯福德和瑟斯顿·摩尔、丹尼尔·布伦伯格、阿拉斯代尔·罗伯茨的演出。邓巴说,在线流媒体演出可以带来“英国和国际观众的集体团结感,但事实上这种方式却不可持续——昨晚操作摄像机的是我们的酒保,而他们平时只需要侍酒”!

  英国唐卡斯特的流行朋克艺术家Yungblud(本名多米尼克·哈里森)因为疫情取消了他在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巡回演出,并推迟了他在欧洲的宣传活动。3月23日,太平洋标准时间早晨7点,他面对大约4万名国际粉丝进行了一场网络现场表演。就像任何普通演出一样,英国NME音乐网站也针对他的这一演出写了评论。“那场演出开始之前的网络聊天室里,有大约6千人在等待,就像Yungblud在任何城市里的一场演出都会吸引许多年轻人夜不归宿。” Yungblud的经纪人汤玛斯·阿恩比对我说,“当然,现场和网络演出始终是不一样的,但如果你足够努力,哪怕只是通过电脑屏幕,也一定会与听众之间建立某种亲密。”

  Yungblud的粉丝大多是精通社交媒体的青少年,他们更能接受通过互联网和艺术家交流。但对于另一些人,他们更习惯于午后在画廊中安静地浏览,或在一个狭小的场所观看当地音乐人的演出,他们可能不太习惯通过互联网欣赏艺术。目前大型艺术机构都转向数字化的呈现方式,这很有趣,我不禁想起去年关于艺术场馆中使用手机和数字化技术的讨论,随后瑞安·露西·考斯莱特还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她宣称“(对艺术品)拍照的泛滥”破坏了“与艺术品之间的直接交流”。关于音乐类演出也有类似讨论:众所周知,美国音乐人杰克·怀特要求他的听众一抵达音乐会现场就把手机装入密封袋中;而法国音乐人Christine and the Queens最近在英国MOTH酒吧的演出中,则要求粉丝放下手机,以获得最佳现场体验。

  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的总经理尼古拉斯·凯尼恩告诉我,该艺术中心鼓励到访者拍摄其标志性的建筑和周边建筑。这也是他们在过去的活动中探讨过的一个主题。凯尼恩说,“去年的‘重构生活’(Life Rewired)系列活动探索了在技术改变一切的时代,我们身为人类的意义……作为一个社会可以说,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科技,而(目前)我们希望利用科技使人们不必亲自来到场馆也可以观赏艺术。”巴比肯艺术中心疫情期间的数字化活动尚有待公布。

  邓巴理解那些平时不喜欢被观众拍摄的音乐人,但认为他目前Cafe OTO所做的努力将改善这一点。“它将改变人们与科技的关系,因为在疫情过去之前,这将成为人们与音乐互动的一种方式。此后这也可能成为惯常的事情。”就目前而言,手机是艺术、音乐爱好者追求文化享受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一种干扰。

  然而,大规模的闭门歇业将不可避免地给所有机构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无论它们是小型、独立,还是全球知名的机构。3月25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高管宣布:预计将面临接近1亿美元的财务缺口,并将场馆关闭至7月。考虑到这些,艺术机构(在线)继续开展工作并为观众提供内容,就具有财务意义:既可邀请观众捐款回报,又不至于被公众完全忘记。“一些人担心那些在疫情期间完全销声匿迹的场所,”邓巴说。以数字化方式继续自我营销的机构将留存在追随者的脑中——而一旦它们重新营业,人们就更有可能光顾。

  与我交谈的每一位都强调,不愿在获得另行通知之前完全暂停运营,并希望确保受众继续与艺术和社群互动。“我们将自己视为一个市民空间,”巴比肯艺术中心的凯尼恩说,“我们的机构旨在联结人们与思想,因此我们接下来会优先考虑如何继续与受众保持联结。”

  海沃德美术馆的主管拉尔夫·鲁格夫也认同这一观点。“艺术的真正意义在于‘联结’——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联结思想,使我们能够重新审视世界及我们身在其中的位置。此时此刻,这一需求比以往更加迫切,因此对于各个机构而言,与受众保持交流至关重要。”

  各机构通过数字化方式与受众互动也将进一步扩大受众。互联网面向更广泛的人群,演出、展览和额外资源全都免费,可供世界各地的受众观赏——无论他们是否曾亲自涉足这些场所,也无论他们原本是否能负担门票。

  鲁格夫说,“将新的受众带入艺术世界,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重要,而数字化平台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工具。”

  Cafe OTO的邓巴尚未有时间分析数据,看看有多少人观看流媒体直播。但他知道这种方式将有助于打破壁垒。

  “昨晚有位意大利观众发帖说,‘多年来我一直想去Cafe OTO,现在我终于来了!’我忍不住笑起来。”

  本文作者Ellen Peirson-Hagger是《新政治家》的文化频道助理。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