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艺术生留学去美国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时间:2020-6-21 13:40:26  来源:AIP国际艺术教育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在2020年迎来建立150周年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前宣布,重新开馆日期从原定目标7月1日改为8月中旬或“此后几周”。博物馆称推迟开放的计划与纽约州谨慎的分阶段重启计划同步进行。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重新开放后,“考虑到需要提供一个尊重社交距离要求的环境”,每周观众可参观博物馆的天数和时间会相应减少。今年年底之前,博物馆将不会在馆内举办任何常规导览、讲座、音乐会等公众活动,这意味着一系列精选策划纪念博物馆建立150周年的纪念活动已被取消或移师线上。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取消了原定于5月4日举行的服装学院年度慈善盛典Met Gala,在美国艺术留学的同学可能会感到无法接受。服装学院的年度展览“关于时间:时尚和延续”(About Time: Fashion and Duration)将推迟至10月29日开幕。

  闭馆后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官方网站独家首映纪录片《里希特的绘画》;推出“关于时间:时尚和延续”线上预览并分享最近五年Met Gala盛典的视频片段;鼓励观众重新发现 “艺术史时间线”(Heilbrunn Timeline of Art History)、已录制6季120余集的“艺术家特写”(The Artist Project)和”360度看博物馆”(The Met 360° Project)视频系列等博物馆长期线上项目;开放下载出版物;以及在社交媒体上推出的 #MetMaskChallenge、#MetTwinning、#MuseumBadHairDay等话题持续为观众带来艺术的陪伴。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Instagram发起#Me

  大都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韦斯(Daniel H.Weiss)在一份声明中说:“大都会在150年中经历了很多,如今它仍是希望的灯塔。它深刻地提醒着人们人类精神的力量,以及艺术给予人们安慰与灵感,帮助建立社区的力量。”

  “在这个民族主义盛行的时代,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展示文化之间的相互联系,以及某种共同的文化遗产,”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马克斯·霍尔林(Max Hollein)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随着大都会博物馆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暴发而关闭,且整个世界都在为病毒持续的影响而震惊,这一讯息可能会引起更大的共鸣。

  今年是大都会博物馆成立150周年,为期一年的周年纪念系列陈列、活动和展览——包括呈现大都会博物馆复杂历史之旅的特展“大都会的前世今生:1870-2020”(Making the Met 1870-2020),现在都被搁置了。由于疫情危机和不可避免的裁员,大都会博物馆预计将出现1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尽管如此,当博物馆真正重新对外开放时,它的一系列计划项目安排可能会对当下时刻有所贡献。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纪念建馆150周年而新策划的常设展览"交叉路口"将来自全球不同文明和不同时间的雕塑并列在一起

  在“大都会的前世今生”回顾博物馆成立之初的同时,其他各种周年纪念活动间接地探讨了在21世纪作为一个全球性博物馆的意义,强调了世界是一个极其多元的共同体。例如,博物馆新举办的“交叉路口”(Crossroads)陈列,将不同部门的艺术品聚集到各自在博物馆内足迹的交汇处,突出了共同的经验,而这些经验正是加固这些孤立的研究领域的基础。因此,一对17世纪的江户屏风展示了欧洲商人抵达日本——带来了丰富的物品和思想的传播;而令人惊艳的罗马君士坦丁大帝的石雕头部与九世纪的玛雅雨神纪念碑共用一个基座,这些权力之物在时间和空间上相隔很远,但却享有某种共同的本质。

  南蛮屏風 (Arrival of the Europeans), 17世纪初,日本

  逐步向更多的视野开放

  大都会博物馆以150周年纪念日为契机,继续进行新的购藏,以填补其艺术宝库中的空白,其中许多藏品仍计划在今年展出。这当中包括由博物馆前亚洲艺术策展人史蒂文·科萨克(Steven Koassak)捐赠的藏族战斗面具,以及萨姆·吉利安(Sam Gilliam)一幅从墙上延伸到空间中的 "垂帘画"《旋转木马国家

  萨姆·吉利安,《旋转木马国家》,1968年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进一步扩大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对世界上所有文化的代表性,并消解霍尔林在为“大都会的前世今生”展览图录撰写的文章中所说的启蒙运动时期百科全书式博物馆“过时的分类法”。这些计划也是为了让博物馆向更多的视野开放,虽然从历史角度看,它的优势要归功于纽约富有收藏家的有限品味。

  1870年,一群纽约的顶尖专业人士和艺术家创办了大都会博物馆,他们认为纽约需要一个能与伦敦的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和巴黎的卢浮宫博物馆相媲美的机构——一个为艺术家和工匠提供学习的场所,一个贵族收藏品的存放处。但他们的兴趣在当时和之后的几十年内都是片面的。”他们对古典时代,对那些被《圣经》所触及的土地感兴趣,”负责协调“大都会的前世今生”跨部门团队,并担任博物馆收藏和行政副主管安德莉亚·拜尔(Andrea Bayer)说,"他们对宏大的中国传统、欧洲传统都很感兴趣。但他们对世界上的其他大片地域不那么感兴趣。" 例如,中美洲的艺术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送去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或布鲁克林博物馆。

  直到20世纪晚期,其中一些作品才被带回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并与洛克菲勒遗赠的,以非洲和大洋洲文物为主的艺术品合并在一起,组成了非洲、大洋洲、美洲艺术馆部。"我的岁数使我刚好能记得那个区域开放时的情景,它给人留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印象——它拥有的艺术品是一般人前所未见的,因而令人叹为观止。那些展厅营造出了一种对世界的开放性。"拜尔说,“1975年开张的伊斯兰艺术展厅也是如此。"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大马士革室”(Damascus Room),约1707年

  “大马士革室”建筑上用精美的书法刻着40段诗,“闪电看见黑暗皱眉而微笑。它掠过山峦上的鲜花”

  重温痛苦的历史

  然而,当大都会博物馆变得更包容,并授权开创性的策展人劳里·斯托克·西姆斯(Lowery Stokes Sims)收购女性和非白人艺术家作品的同时,拜尔却说:“我们完全搞乱了展示当代艺术谱系的方式。”现代和当代艺术在大都会博物馆中的地位,就像20世纪初博物馆在埃及和中东地区的挖掘,以及它对美国原住民丧葬品和祭祀品的展示一样充满了争议。大都会博物馆并不总是高度重视当代的艺术。广为人知的是,1929年格特鲁德·惠特尼(Gertrude Whitney)将她的美国现代艺术收藏品提供给博物馆时,大都会拒绝了她。

  2019年9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1902年竣工的主楼立面呈现了当代艺术家Wangechi Mutu的四尊雕塑。今后每年秋季,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都会在此处呈现委托艺术家创作的作品。

  “大都会的前世今生”重温了“心中的哈莱姆区”(Harlem on My Mind)这段痛苦的历史,大都会博物馆这个1969年的展览是关于非裔美国人文化生活的一个缩影——一个田野调查般的摄影展,但其中却没有包括哪怕一个非裔美国艺术家的绘画或雕塑。拜尔说,博物馆“在与哈莱姆区的艺术家关系上不恰当,与纽约艺术家的关系也不恰当”。“这些都是错误的做法。” 她还说,后人可能会对今天的策展决定提出异议,这是不可避免的。

  参观过1986年“我心目中的哈莱姆:1900-1968年美国黑人文化之都”展览的Holland Cotter2015年在《纽约时报》撰文写道:”展览中没有‘艺术’,我当时所认为的艺术也就是绘画和雕塑(那时候,摄影的地位还很模糊)相反,展览里只有大大小小的日常生活照片。我从未见过像科学博物馆那样的艺术展览。”

  当博物馆在反思过去(和现在)的排他性的时候,霍尔林希望在博物馆里逐渐建立一种转变,随着各个国家艺术生留学人数的增加,为了迎合日益多样化的观众。"我认为百科全书式博物馆的理念仍然是非常有效的,它能将世界上的文化聚集在一个地方,”他说。但他补充说,这个理念需要摆脱"单一的线性叙事,将更多的主观性故事纳入其中;需要使这种复杂性得到更多的理解;需要将这些多重的、相互关联的故事召集起来并使之复杂化。”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