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明代的浙江盛景到底怎样?

时间:2020/10/25 16:54:53  来源:同古堂

  ▲北京保利拍卖十五周年  谢时臣《浙省奇观》 局部
  艺术自媒体/ 同古堂、 撰稿人/ 林妹妹、图/ 北京保利拍卖

  浙省奇观,卧以游之
  文/ 同古堂

  明代初期,江浙一带画坛遥接先贤,以上承南宋院体画家李唐、马远、夏圭之画风,独树一帜,时称“浙派”。此为中国美术史上第一个以地别命名的绘画流派,个中翘楚如戴进、吴伟等人,笔墨淋漓,猛气横发,雄踞画坛数十年,余绪直达晚明。

  及至明中期,院体画渐而式微,而以沈周、文徵明为代表的“吴门画派”倡之以文人旨趣与隐逸情怀,画作平和冲淡,别开生面,成为彼时风尚,从者众矣,文人画亦自此发展至极盛。

  “浙派”与“吴门画派”的分野,颇有职业画家与文人画家对立之意味,而非简单以地域划分之。

  ▲“浙派”代表人物(戴进、吴伟、蓝瑛)

  由于“吴门画派”声势日隆,鉴赏家心向往之,因此,对“浙派”的批评也颇是尖锐。

  何良俊《四友斋画论》有谓“开化时俨,号晴川,以焦墨作山水人物,皆可观。同时徽州有汪海云亦善画,墨气稍不及时,而画法近正,是皆不失画家矩度者也。如南京之蒋三松、汪孟文,江西之郭清狂,北方之张平山,此等虽用以楷抹,犹惧辱吾之几榻也。”

  项元汴亦多有偏见之音,言及“诸如郑癫仙、张复阳、钟钦礼、蒋三松、汪海云辈,皆画家邪学,徒逞狂态者也,俱无取也”。

  ▲“吴门画派”代表人物(沈周、文徵明、祝允明)

  然不论是“吴门画派”之疏简、冷逸的文人画,亦或“浙派”整美繁茂的院体画,均应自有其一席之地。董其昌也告诫时人,不应轻率以画家活动区域划分绘画流派,评介高低。

  其《画禅室随笔》卷二《画诀》即有言:“元季四大家,浙人居其三。王叔明湖州人,黄子久衢州人,吴仲圭钱塘人,惟倪元镇无锡人耳。江山灵气,盛衰故有时。国朝名士仅戴进为武林人,已有浙派之目,不知赵吴兴亦浙人。若浙派日就澌灭,不当以甜邪俗赖者,尽系之彼中也。”

  此外,“浙派”与“吴门画派”之间,南北兼参,取法诸家的现象并不鲜见。如“吴门四家”中沈周、文徵明虽师法董北苑、巨然、元四家等,然用笔气势雄浑,山石树木的勾勒也可隐见浙派之风。而唐寅、仇英则以两宋院体画师承为主,南派用笔,北宗构图。

  事实上,绘画技法的旁师博采,并不似画论所言之泾渭分明。再以唐寅为例,其山水早年师法沈周,中年则习承周臣,而明人姜绍书《无声诗史》中有载周臣“师法宋人,峦头崚嶒,多似李唐笔。其学马(马远)、夏(夏圭)者,当与国初戴静庵(戴进)并驱,亦院体画之高手”。可知唐寅兼学并收,亦无画派之见。

  而明代画家李著,姜绍书《无声诗史》载“李著……童年学画于沈启南之门,学成归家,只仿次翁吴伟之画以售”,或张复,徐沁《明画录》载“从钱谷学画,其规摹荆、关、马、夏、黄、倪诸家山水,无所不肖”。

  另有谢时臣,于正德嘉靖年间已颇负声望,其笔墨纵横自如,富有气势,介乎戴进和沈周之间。其画风即有明显“浙派”及“吴门画派”融通的艺术特征,多作长卷巨幛,峰峦雄伟,高耸险峻 ,富有变化。有《溪山揽胜图》、《策杖寻幽图》、《武当霁雪图》、《谪仙玩月图》等传世。

  ▲谢时臣(1487-1567)  浙省奇观

  手卷  设色绢本  31×1035 cm
  题盒:
  1.谢时臣浙省奇观。
  2.林男爵家旧藏。

  题识:浙省奇观。此卷景致自杭州西湖各郡名胜,直从天台雁荡而止,一览而尽。传诸大方,以足卧游,直一笑耳。谢时臣画并记。
  钤印:思忠、□□、樗仙、谢氏思忠

  谢时臣,字思忠,号樗仙,又号姑苏台下逸人,樗仙子,虎丘山人等。其生平资料并不多见,友人吴鼎曾为其作传,赞言其“樗仙者,东海散人也。少负奇气,有囊括万象,流观宇宙之意。尝为学官弟子,举于有司弗成,辄弃去。曰:“是不足学。”益浪迹五湖三江之间,神悟所到,山川草木、禽鱼飞跃、阴阳雨露所变现,古今豪杰之迹,得其精意,一发诸画图。所至荐绅争馆于家,捐重赀购请尺缣片楮,如获重器然,由是声名焯然满公卿间”。

  此卷《浙省奇观》,长十米有余,可谓巨制,此卷图写浙省奇境,自灵岩古刹西湖名胜起,至会稽古城、余杭旧道,以及新安、富春之水域,天台、雁荡之奇峰。钱塘之江涛,东海之澄波,一一收诸笔底。

  ▲明代浙江省地图

  卷中山水映带,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老树葱葱,城廓连连,云雾氤氲,可谓目不暇接,呈卧游之趣。山石以墨晕染出阴阳、向背,松树枝桠劲利,似南宋马远“拖枝法”,而构图尺幅虽大,然笔墨未有剑拔弩张之态,显从容文气之韵,则是“吴门画派”文人画的含蓄。

  ▲谢时臣(1487-1567)  浙省奇观 局部

  谢时臣性喜自然,好远游,其笔下山水大多既是足迹常至,目之所及,亦为遣胸中块垒,营自家丘壑。

  唐寅游宜兴张公洞后,即兴赋诗寄赠谢时臣,张又元《乌衣佳话》中,即有载:“此诗集中失载,有石刻,公手书寄谢樗仙;且跋云:胜地须急览,归当议作一图云云。” ,其中“胜地须急览,归当议作一图”,亦可见谢时臣喜游览之名,已深入友朋。

  从谢时臣又号“姑苏台下逸人”、“虎丘山人”也可窥知。其中“姑苏台”,台高三百丈,吴王曾造“九曲桥”以登之,为吴中胜景之地。而“虎丘山”,入山则泉石奇诡,游目骋怀,殊有应接不暇之感。沈周、文徵明、文彭等吴门名士皆有诗画纪咏之。

  谢时臣款识中,也常可见其言及居处山中,如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其作《虎丘图》,题识“姑苏六十翁谢时臣山窗遣兴,课成杂画十二方”。陈淳赴其居所避暑饮酒,亦以诗为纪,载于《陈白阳山人集》,诗云“避暑仙人宅,清凉自足夸,碧幢乘井树,锦障拂檐花。画笔入神品,诗囊集大家。却怜尘土梦,一醉是天涯”。

  谢时臣另曾有画跋,诗云“碧山丹殿卷虚无,百里春帆卞五湖。白日草堂云树午,风流如见辋川图。”,昔日唐王维筑别业于陕西蓝田辋川,而其心亦有此向。

  所以,谢时臣于山水艺事,甚有共鸣。

  文徵明晚年题其山水册,曾赞谢时臣“往岁尝客杭州,又尝东游天台、雁宕,南历湖湘,皆天下极盛之处。此画虽其学力所至,要亦得于江山之助”,而文氏服膺之余,又自惭道“裹足里门,名山胜地,未有一迹,虽亦强勉图抹,不过效昔陈迹,愧于思忠多矣”。

  ▲谢时臣(1487-1567)  浙省奇观 局部

  是卷《浙省奇观》,为谢时臣根据实景而作,所画风景皆有与实境对应之处,又布局构思,变化出新,笔势纵横驰骋,山仞耸入云天,江水绵延不绝,更具别致心境。

  ▲天台山风景与谢时臣《浙省奇观》局部对比(一)

  ▲天台山风景与谢时臣《浙省奇观》局部对比(二)

  谢时臣一生数度赴浙,何良俊《四友斋画论》有言其“杭州三司请去作画,予以重酬”。

  《唐棲志略》则言“丁氏别业,丁方伯养浩所筑,在漳溪。有景薇堂,前后树石位置,皆文衡山、仇十洲两家经营也。子之乔,好客,如谢时臣、沈青门、周东村,皆往来唱和于此,盖名流聚会之所也”,《杭县志稿》亦有载。“唐棲”即“塘栖”,为杭州水路要津,丁家故居地漳溪即今塘栖泉漳村。

  而庞元济《虚斋名画录》言“予逋漫本是勾吴人,为溪山所役,浪迹直抵处之括苍,忽病虐积旬,客窗抱疴间,事笔墨聊适困怀,作小景数翻,或自可观且貯诸游囊,以俟赏鉴明公。嘉靖廿三载十月望日。樗仙谢时臣记”。“括苍”为古县名,治所在今浙江丽水东南。

  另《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五十七载谢时臣绘《长江图》长卷,题识“吴门六十老人谢时臣远游吴楚,登太和、次大别、梯黄鹤、陟匡庐、下扬子江。舟中推蓬取兴,敢与溪山写真。积成长卷计三幅,遥寄嘉禾少溪草堂。”

  可见其远游涉地甚广,“太和”即湖北武当山,五岳之冠,有“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美誉;“大别”为安徽大别山,诸省交界地,亦是长江和淮河的分水岭;“黄鹤”是黄鹤楼,位于武昌蛇山之巅,濒临万里长江,极目千里;“匡庐”指庐山,有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可见其之云雾杳天。

  此外,谢时臣亦于明嘉靖十一年,随巨富安国游浙省,往返两月有余。其又漫图诸景,汇成长卷,以赠安国作卧游之畅。

  其平生多次旅行,游历名山盛景诸多,选胜登临,观山听水,目睹了自然之壮丽,含英咀华,存于目而会于心。如此《浙省奇观》,其题识亦言“以足卧游,直一笑耳。”

  ▲谢时臣(1487-1567)  浙省奇观 局部

  是作《浙省奇观》构图气势磅礴,兼以“浙派”与“吴门画派”笔墨,介于豪逸草草与精微写实之间,亦可窥谢时臣两派画风,皆有袭承。

  彭年曾有诗云“远峰疑着雨,高树若含风。水墨传神妙,樗仙继石翁。”,“石翁”即沈周,彭年以此称其“苍老山水”后继沈周。

  李日华《味水轩日记》卷三,有言谢时臣作《古木疏篁》“极有气韵,仿佛类石田”;《艾斋玉水记》载其作《乾坤四大景》“莽苍酣肆之笔,大类石田”;黄易《十志图》,也云“樗仙画笔似白石翁,名噪嘉隆间”。

  而谢时臣画跋,其自谓“前辈石田沈先生,画法宗荆、关、巨然,石翁用笔清古,往往超出过之。仆私淑石翁有年,时嘉靖二十六载丁未,灯下写成长卷,计纸六段,深愧笔力生涩,远不迨石翁濡染难言之妙……”

  另其跋王蒙《会阮图》,云“余叨游艺苑,凡元人诸画家笔法无不学,独云林叔明二先生,自是难师其妙,且石田衡山二老,入画家三昧者,尝云倪王二家不可轻学,宜乎余之拙劣,安得其阃也。”

  据此可见谢时臣师法元人诸画家、沈周、文徵明等,以及其文人画家的情怀。

  然清人徐沁《明画录》卷三,有言“有明画家,世皆知唐六如之融合南北,然若白石翁亦包夏禹玉梅花道人而肖之,不得不称为南北合法。谢樗仙者亦此一派中人,格力森严不及石田,而笔墨酣恣或过之矣。”

  清人陈孚恩《行书画论》亦言“唐李思训、王维始分画门宗派,摩诘渲染开后世法门,至北苑墨全备,荆浩、关仝、李成、范宽、巨然、郭熙辈,皆称画中贤圣。南宋院本刻画工巧,金碧焜煌,始失天趣。其间如李唐、马远,下笔纵横,淋漓挥洒,别开户牖。至明戴文进、吴小仙、谢时臣皆祖之,虽得一体,究于古人背驰,非山水正派。”

  知谢时臣画风同样可见“戴进、吴伟”一脉。

  ▲谢时臣(1487-1567)  浙省奇观 局部

  只是与“浙派”寻常职业画家不同,谢时臣绘事之余,也精于诗文,附录其部分画跋题诗,可窥一二。

  1、树杪重泉雨气凉,浴鳬飞鹭满瞿塘。杜陵新谱渔家傲,竹笛声传到草堂。
  2、贫居不借江湖重,尘俗无劳杖履轻。鬓入星霜风月侣,闲题山色与泉声。
  3、雪满青山罨画船,中流泛泛小如莲。无端棹入冰壶去,一片清寒万里天。
  4、酒清花绮雪交加,睡足春宵春梦赊。半夜湖风打口纸,不知是雪是梅花。

  陈淳《陈白阳集》也曾言其“业儒而丹青,故其所作往往近古,其人物尤精”。

  ▲谢时臣(1487-1567)  浙省奇观 场景图

  此卷《浙省奇观》,未署年款,画中笔触流畅,墨色淡雅,山石以焦墨点苔,远山墨色稍染轮廓,予浑厚之感。山涧隐茅屋数间,桥上行人悠游自适,江中扁舟渔人静幽,有文人清新文雅之趣。

  不过整作块状堆积的山形,峦头亦偏尖锐,近蟹爪的松枝等,空间深远也略有欠缺,则类于“浙派”。

  考其前期画风保守,构图繁复,后期又崖壁形状益为怪异,浙派画风也愈加明显。故而是图应为其盛年之作,或即与安氏游浙后不久所作。款识为较端正类工笔的“八分书”字体,与其此时期书法相似,契合推断。

  行笔至此,再观此卷,山色苍翠,水光潋滟,张目远眺,千帆待发,卧以游之,胜景奇观,真无虚言也。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