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6亿人民币成就新纪录,波提切利的肖像画为何如此迷人?

时间:2021/2/27 14:18:00  来源:雅昌专稿

图片来源:苏富比

  1月28日,2021年全球首场重要拍卖在纽约拉开帷幕。在苏富比“西洋古典艺术周”的“大师绘画&雕塑Ⅰ”专场中,最大惊喜莫过于文艺复兴先驱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经典作品,以无任何担保形式出现的《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它最终以含佣金9218.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5亿元)的价格成交。这不仅刷新了波提切利的个人最高纪录,还创下了西洋古典艺术的第二高价,仅次于4.5亿美元成交的达芬奇《救世主》。曾经一起合伙开过餐厅的波提切利和达芬奇,估计也没想到几百年后会以这种方式聚首。

  波提切利《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蛋彩画 58.4x39.4cm
  成交价:9218.4万美元
  其实,早在去年9月波提切利确认现身纽约苏富比的消息一出,艺术界内外即引起了不少“火花”。因为这位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此前极少在市场流通。而《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的高超品质和完美品相,曾引得学者们多次质疑它是否为大师本人所作,还是由工作室代笔。再加上原委托人在11月突然去世,围绕这件遗产是否继续上拍,又产生了一些风波,悬念一直延续到拍卖开始前一刻才最终落定。
  在苏富比欧洲联合主席兼首席拍卖师彭肯南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报出7000万美元的起拍价后,接连几个应价很快将价格抬到了7800万美元,但此后全场陷入数分钟沉默,最终由一位俄罗斯买家通过苏富比的私人客户顾问Lilija Sitnika以8000万美元拍得,加佣金9218.4万美元。相较于1982年81万美元的价格,39年间价格飙升71倍。
  苏富比透露,出价较低的竞拍者是代表一位来自亚洲的客户,但经过长时间的停顿后,他们退出了竞拍,只通过苏富比负责古代绘画大师作品的伦敦联席主席亚历山大·贝尔(Alexander Bell)出了一次价。

  这场吸引眼球无数的拍卖,最后的结果似乎不足够令人兴奋。但考虑到目前的市场行情,这个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在整晚如过山车般的两个小时里,43件拍品中有10件未售出,但有6位艺术家的纪录被打破,总成交1.145亿美元。令人惊讶的是另一件话题拍品——估价2000万-3000万的伦勃朗作品《亚伯拉罕与天使》临时撤拍,有猜测是因为估价过高,这让整场拍卖成了波提切利的独角戏。在目前动荡的全球局势里,这件拍品的顺利成交,对低迷的艺术市场而言意义非凡。
  私人收藏中最好的文艺复兴时期作品
  西方古典油画大师当中,波提切利绝对是无法绕过的名字。他在世时已经享负盛名,深受时人追慕,常有豪客登门委托他创作要价不菲的油画。虽然他画过不少西方艺术史上最扣人心弦的肖像画,当中却只得十几幅流传至今,几乎全由著名博物馆收藏,包括无人不识的《维纳斯的诞生》与《春》。

  波提切利《春》
  1470 年代末至 1480 年代
  而完全出自本人之手的作品更是鲜少在市场上出现,艺术家此前的作品拍卖纪录仅为1040万美元,由洛克菲勒家族旧藏的《圣母、圣婴与年轻的施洗者圣约翰》于2013年创下。

  桑德罗·波提切利《圣母、圣婴与年轻的施洗者圣约翰》,图片来源:佳士得
  从风格上来看,《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的创作年代大约在1481年至1485年之间,正是波提切利创作罗马西斯廷教堂壁画以及《维纳斯的诞生》等神话题材作品的时间。而《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不同之处以及它富于创造性的幻觉主义(illusionism)手法,都属于昂贵且是当时上层阶级肖像画的“惯例”。其中,波提切利摒弃传统人物造像方式,开创出全新画风。
  与同期的肖像画相比,此画独特之处在于画中人手持一幅小巧的圆形肖像,绘画一位正在赐福的圣人。画家将“真实存在的”年轻男子与神情刻板的年迈圣人并置,暗喻生命脆弱。这样的构图上与波提切利另一幅肖像作《手持科西莫·德·美第奇头章的年轻男子肖像》近似。

  波提切利《手持科西莫? 德? 美第奇头章的年轻男子肖像》
  对于这位有着舒展的淡褐色双眸的画中人身份,有一种学说认为他是美第奇家族鼎盛时期的代表人物乔瓦尼·迪·皮尔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因为波提切利确实曾为美第奇家族工作;另有观点认为,他也有可能是豪华者洛伦佐那华丽的人文主义知识分子团体中的某位成员,然而都无法得到证实。

  波提切利《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
  有传言称,盖蒂博物馆曾有意将其纳入馆藏,但之后因为多位权威人士声明其为波提切利追随者弗朗西斯科·波提契尼(Francesco Botticini)的作品,从而放弃了购藏的想法。
  几乎每个天价艺术品的背后,都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传奇故事和阴谋论,古典大师艺术更是重灾区。是真是假,只能交给时间评判。
  天价背后的故事
  作为一件创作于5个世纪之前的作品,《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能得到保存如此完好实属罕见。但在传承上,该作的来源只追溯到1930年代(这也是被众多专家诟病的一点),当时该画被威尔斯卡纳芬的纽博罗勋爵(Lord Newborough) 收藏。最初应该是由英国祖纽博罗勋爵一世托马斯·怀恩爵士(Sir Thomas Wynn, 1st Lord Newborough)在意大利托斯卡纳居住期间购藏。
  1935年至1938年,这幅肖像通过伦敦的一位交易商出售给了物理学家托马斯·默顿(Thomas Merton),后者的继承人于1982年在拍卖会上以81万英镑的价格将其出售给了现藏家,即美国地产大亨谢尔顿·索洛(Sheldon Solow)。

  谢尔顿·索洛(Sheldon Solow)与其遗孀米娅·索洛(Mia Solow),图片来源:Patrick McMullan/Getty Image
  据《艺术新闻》报道,如若画作今年成功出售,索洛方面至少要缴纳3300万美元的资本利得税,然而他却通过将作品捐赠给自己的名义上的非盈利私人基金会来进行避税。自1991年以来,索洛陆续地将这幅画作的所有权“捐赠”给他的私人基金会,到2018年,画作的99%所有权已经归属其私人基金会——这意味着这位亿万富翁可以获得慈善捐款的减税,只需缴纳一小部分税款。这种操作经常被作为合法避税策略使用,但也因长期免税以及完全不对公众开放的收藏,多年来也经常受到批评家们的抨击。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索洛去世后,他的遗孀及儿子曾考虑留下《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并与其他几个家族一同建立私人博物馆,将其基金会中总价值保守估计逾5亿美元绘画及雕塑对公众开放,该画作有可能被保留作为镇馆之宝。

  位于纽约第57街的索罗大厦

  位于索罗大厦一层的索洛绘画及雕塑收藏基金会
  但如果委托方在同意委托后撤拍,拍卖行将收取相应撤拍费,尽管金额可以商议,但通常为拍卖价格的10%至25%之间,至少也需要支付800万美元的代价。经过反复权衡,《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最终如约上拍,成就了拍卖史上第二贵的古典油画。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