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抽象胜具象 小品胜巨作

时间:2021/3/3 15:46:31  来源:收藏快报 朱浩云/上海

图2 刘海粟《泼彩黄山》,成交价137.5万港元

  在2020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有两件泼彩作品引起笔者的极大关注。一件是张大千的小品《泼彩山水》,尺幅为27×24厘米,约0.58平尺,绝对属于小品类作品(图1)。更有趣的是,这件小品,张大千没有落款,只在作品上盖了一方闲章——“大千唯印大年”。据佳士得介绍,这件作品来源于巴西私人旧藏。尽管作品没有年款,没有名章,但画面信息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张大千居巴西八德园时创作的,而且极有可能是五十年代张大千在探索泼彩创作时的作品。这张画不同于市面上频频出现的张大千半抽象作品,半抽象作品往往是在泼彩泼墨后,张大千会在画面上添加一处茅舍,或是一叶小舟,或是一位高士等。这一张却是少见的张大千全抽象类作品,画面色彩渗化,相互交融,肌理效果抢眼,仅从画面上根本看不出这是一张尺幅很小的小品类作品,也可以说是以小见大、以小取胜的典范。按理张大千应该写上名款,钤印名章,之所以没有,笔者推断这是一张早期的探索作品。

图1 张大千《泼彩山水》,成交价137.5万港元

图3 张大千《观泉图》,成交价6422万港元

图4 张大千《碧峰古寺》,成交价6114万港元

图5 张大千《红树青山》,成交价5106万港元

图6 张大千《泼彩钩金朱荷》,成交价3392.5万元

  众所周知,张大千是走市场的画家,销售的对象绝大多数是华人。晚年他寻求变法,但将抽象类作品尤其是全抽象类作品推向市场,却是非常谨慎的,至少对全抽象类作品还是有顾虑的。笔者认为,这张画张大千有没有写上名款、钤印名章已不重要,站在今天角度审视,这张泼彩作品无疑系极为精彩之作,尤其是与他常见的半抽象作品相比,这张画更具有艺术和视觉震撼力。所以,若将它誉为张大千泼彩的代表作也绝不为过。应该讲,佳士得是很有眼光的,给出了60万—80万港元的估价,这对向来保守的佳士得来说已经是很高的估价了,可见拍卖行对这张画的市场表现很有信心。果不其然,这件作品上拍后很受藏家欢迎,最后以137.5万港元成交,超出最低估价一倍多。

  需要指出的是,在佳士得同场拍卖会上,刘海粟1980年所作的《泼彩黄山》也同场竞技,最后的成交价也是137.5万港元(图2)。所不同的是,刘海粟的这张泼彩尺幅很大,为96×182厘米,约15.7平尺。画面上有刘海粟的长跋诗,从诗中可获悉这是刘海粟七上黄山后的精心之作。并有钤印:海粟无恙、存天阁主、黄山是我师、昔吾师黄山今作黄山友、静远堂、横扫千军,看得出作者对此件泼彩作品相当满意。

  尽管如此,佳士得给出了35万—55万港元的估价,比张大千的无款小品估价要低很多。若从作品本身的画面看,刘海粟是用泼彩来展现具象,画面厚重,有油画效果。不过,有专家认为刘海粟的泼彩用色较“浊”,张大千呈现的泼彩则大多是半抽象乃至全抽象,创作笔墨浑然一体、自由自在,特别是驾驭笔、墨、砚、纸、水、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从上可以看出,眼下张大千的泼彩作品似乎更受艺术市场的青睐和追捧(图3—图6),尤其不多见的全抽象作品。尽管全抽象有一定的偶然因素,能欣赏的人也有限,但已显示出强大的艺术魅力和市场价值,这一点恐怕是张大千生前也始料未及的。

  可以预料,未来张大千泼彩或是泼墨全抽象类作品必将成为市场追逐的目标,就像当代艺术中赵无极、朱德群的抽象作品一样天价迭创,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