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乔维:论徐里绘画的线性特质

时间:2021/7/28 18:39:50  

  研读徐里绘画的艺术特点,从一开始就被他作品中流畅的线性所触动,能够感受到作品中内涵了深透的书写元素。他表现在绘画中的书写功力尤为明显,而表达在技法上的提、按、顿、挫会生发出趣味感,增强了对作品的观赏引力和可读性。观察徐里的绘画艺术,有时会想起苏格拉底的一句名言:“最有希望的成功者,并不是才干出众的人而是那些最善于利用每一时机去发掘开拓的人”。徐里的绘画实践属于是开拓性的,尤其是他赋予了油画里的中国画元素,从而让作品迸发出生动的气象和生命力,所以,在他的绘画中线性特质尤为醒目。中国的传统绘画最讲究书画同源,放到当下的艺术语境里同样显得重要,绘画和书法的关系形同手足,两者之间互为协调,缺一不可。创作一幅优质的中国画,如果缺失了书法的功底,无论附加了多少在技法上的机巧,也会显现出残缺和呆滞的面目。所以在中国绘画史上,历代名家都有自己独特的主张,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说:“无以传其意,故有书;无以见其形,故有画”,可以说属于是最先倡导“书画同源”的。到了明代徐渭和董其昌发挥到绘画笔墨与书法实践上的融合,形成了文人画走向成熟的象征意义,而八大山人明确提出“画法兼之书法”的观点,给中国画的书写特性奠定了理论基础。

  审视近年来徐里的绘画创作,首要的是体现在来自视觉上的冲击和美感,这种美感关键在他让画面的线性特质消融了技巧上的外露,形成了独立的个性化创作风格。因徐里对中国画的博学和理解,应用到绘画创作的实践中,恰当把握了对构图上的线条功能,无论对色彩处理或抽象意识的延伸,都遵从了以线性带动视觉的效果。因此,他的作品给人一种舒畅感与趣味性,甚至让作品展现出了迷梦般的艺术图景。纵观他创作的大部分油画作品,多以线条与色彩的抽象化来取代西式的写实流派,形成一种新式的对层次与结构上的绘画语言,从而赋予画面一种新奇与灵动感。读徐里绘画的线性特质,他将书写融入绘画而相互渗透,让线条带动了作品的物象在布局中生机映然,使画面充满了意趣和新的审美气象,强化了创作意图上的时代空间感。因徐里表现在绘画上深厚功力,却往往被忽视了他对书法上的造诣,他的艺术成就除了具备厚实的绘画功底外,无法忽略他积淀了精透的书法基础,才能够发挥到作品与笔墨间的生动气息。深度去研究徐里的油画作品,如《吉祥雪域》系列作品,以及《多彩贵州》《家园》等,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让线条始终穿插在色彩的美学架构中,中国画所表达神韵是需要线性的支撑,而油画亦如此。油画的色彩在线性的调和与引导下一样会呈现出多样变化,无论山水云烟或朦胧的抽象意识,都会体现出涵盖了多元化的创作手法。读徐里的油画山水,从表象看色块流布画面,而实质上,在色块的形态变化中线条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他的整体创作表达空间里,中国画的线性元素决定了作品的层次,而画面的气势与意境代表了审美趋向。

  油画与中国画的表现形式尽管不同,两者之间的审美趣味也存在着差异,但所能体现对物象的情感却是一致的。徐里能够把油画的物象细节放到中国画空间展现,并且能够做到在细节上突出了意趣和境界,这就需要有良好的对线性把握。客观上说,一幅作品如果细节模糊,是无法体现形似的效果,也无从谈到神似的逻辑推演。徐里的绘画语言以线性的介入打破了西式油画的垄断,让西式的写实主义与中国画意象产生了对话空间。逐渐改变了人们对抽象艺术的观念,以及对油画必须表现空间的透视和视觉立体感的疑问,从而确定了中西绘画在艺术上的审美共性。目观传统油画的表现形式,必须以色彩的魅力,实现对物象的逼真描述,才能达到绘画艺术的本质特性。而徐里绘画的线性特点,是让画面的细节能够表达趣味和意象的融合,赋予给物象一种新的审美和透视感。从某种意义上去解读,徐里在油画创作中有意识的融入书法线性,在发挥出自己的独特个性风格之外,而对中国美学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意义。书画兼通是徐里作品的特征,他不仅在创作中将书法的用笔渗透到绘画造型空间,而且在审美上探索了适合民族性的价值融合。研读他的绘画作品,发现他的笔墨经常让线与色交融一体,避免了画面结构上的分离感,会捕捉到一种人类共有的神秘精神世界。他以色彩的浓淡抒发了情绪的渲染,让线性强调了精神上的追求,寻找以多元化的技法和笔墨上的突破性。这在他绘画的历程中虽然属于传承中的创新,但作为优秀画家的创作理念,和独立创新精神的必经之道。他把对书法的参悟应用到绘画体系,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并且以学术的视角去表达日新月异的审美价值。他在借鉴了书法的笔墨同时,而对绘画的审美醒悟实践到了创作过程,让油画从写实的造型图谱走向意象化,且增加了画面的丰富性和成熟感,使色彩在浓淡干湿苍润间展示出线性的独特审美趣味。

  徐里不仅在绘画上具备了高深的造诣,而且他的书法功底也非常扎实,因为没有深厚的书写功力很难带动线条的流畅性。中国画历来都很重视书法,历代名家都倡导“书画同源”的理念,元代赵孟頫有一句题画诗:“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形象的说明了书画同源的观点。在绘画艺术中能够代表“文人画”的特征,就是让书法的笔墨技巧融入绘画中,这也是衡量文人画的重要标准。尽管油画是凭借色彩的性能和变化去表现描绘物象,让画面色彩呈现丰富而具有立体的质感。而中国画则已以线为骨,以墨来渲染意象的空间方式,线墨相融才能拓展开理想的绘画手段。徐里尤为注重对笔墨上的探索和研究,而且应用到油画创作的实践中,让中国画的元素和技法流布到色彩间,给作品赋予了生命价值和美学上的启示。事实上,“线墨”本身就是艺术,而色彩相对来说是增强对物象的情感解读,在当代中国美术的发展进程中,徐里以线与色彩的相融和统一性,且能够开创一种新的绘画模式,代表了一个时期对绘画的引导和参考价值。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