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游艺思》系列·文献——瀚西域憾·龟兹:业已消逝的灿烂时光(一)

时间:2022/6/25 18:35:50  来源:肖谷工作室

《游艺思》系列 – 文献


瀚西域憾

 —— 龟兹:业已消逝的灿烂时光(一)

《克孜尔尕哈烽燧》油画  肖谷

  曾经有一个日本人去问英国史家阿诺德·汤因比,如果生命能再来一次,他愿意生在什么地方,汤翁答道:塔里木盆地的库车,因为人类的四大文明都在那里交汇。


《龟兹盐水沟》 素描  肖谷

  库车,就是龟兹,不同时代的同名异译,是塔里木盆地里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西北边缘上的绿洲城邦,这个盆地曾被那个写《古代社会》的摩尔根称为“人类文明的摇篮”。


《唐代-自西方来的骆驼》石雕


《古西亚雕塑》石雕


《中亚胡人》局部  油画  肖谷


《古罗马雕塑》铸铜


《撒玛尔罕-系列之二》 油画、素描、纸质   肖谷


《新疆南疆古代木雕》


《中亚老人》摄影

撒玛尔罕-系列之五》 油画、素描、纸质   肖谷

  龟兹曾是唐帝国安西大都护府的治所,在远不止运载丝绸的丝绸之路上,这个差不多是世界上离大海最远的东方印欧人的绿洲小邦,就像一块海绵,吸足了东南西北富含海洋气息的文明因子——天竺、波斯、华夏,希腊、罗马,闪米特的两河、希伯来以及后来的阿拉伯,再加上那个动辄就潮水般席卷中国、西亚和欧洲的游牧大草原,都把他们的物质的、精神的货色倾注在这里,成就了独特的龟兹文化,并向远方,尤其是向东贩运、照耀或辐射。


《龟兹克孜尔石窟》 摄影  肖谷

《龟兹克孜尔石窟》 油画   肖谷

  于是,龟兹就成了一面镜子,今天的中国、印度、“近东”和欧洲都能在这里映出自己的面孔,照出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而在自己的身上,也会时不时地感到它踪迹迷离的影子和声响。

文本内容来源于:《纪念郑国栋(1969-2022) | 龟兹:作为业已消逝的灿烂时光的见证》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