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我人生的第二个大学:母校南通大学

时间:2022/12/2 21:30:39  来源:江海子 新意象水墨

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85级毕业照

  人生有些事情是不能拘于一时一事的。拙文“我的大学”系列,从第一个大学“部队”写起一直写到第十二,唯独缺少了拿学历的第一个大学母校南通师范学院。

  回顾往昔,我对这一段艺术生涯蹒跚学步经历的认识总是在潜移默化,时过境迁,年过甲子的我现在总算能够比较客观、坦然的面对过去。

  日前在母校“郑忠捐赠作品展”后,无意中梳理一下,才似乎理解了上苍对我的特别眷顾。那是天造地设为我专设的一个承上启下程序中多么重要的一个环节啊!舍此何为?还有比这更完善的人生递进?还有比这更完备的教学铺陈?还有比这更恰当的师资按排?

  想起一句话“发生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军旅生活给了我强健的体魄、坚强不屈的意志与傲岸的自信。潜水生涯则给了我学习专业的方法论和一种独特的敏感。这种敏感在几十年的积淀后,在水墨画语言的成熟上起到了“酵母菌”般不可替代的作用。不夸张的讲这是中外艺术史上的个案。有海军顶级潜水员蜕变而成的中国优秀艺术家吗?

  而从“部队”的心路历程到母校的“接力棒”乃至工程师、发明家、版画家生涯,直至后来“郑忠水墨画”的烂觴与系列作品的诞生,母校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老师们群体的作用居功至伟。

  记得那年在母校参加活动,一个师兄埋怨“没学到东西”,当时我就纳闷儿,他们是第一届,我们班是第二屆。相同的课程,相同的老师,相同的时间(84级85级都是三年制,86级后改成2年制)一样的大米养不同的人。

  对于退役后心血来潮考大学的我,一个月复习专业,通过了高考,又三个月复习文化通过全国统考。我是侥幸考进来的,我的专业水平还是当兵六年前的水准与认知,手上的功夫只怕还不如从前。

  这个时候专业素质太孱弱的我,如果是考进了那八大美院,势必不是被呛死就是会被整成半痴呆症。麻袋绣花底子太差,虚不进补啊!

  而南通师院美术系的教学大纲对于我个人来说则是最贴近生活、最接地气的靠船下篙。

郑忠(中)与同学在画室门口留影

同寢室同学马伟、郑忠、黄兴林、黄晓健在足球场留影。

  师铁岭老师是南师大的高材生,他教的是很正宗的苏派素描基础,他教了我们班的石膏像与静物素描,在他的手上与示范中“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的我豁然明白,柳暗花明,一通百通。

郑忠、班主任师铁岭老师、沈如春在上海看全国油画展。

  继之吴卫卫老师教我们班的人像素描,这个递进很合理很巧妙,尤其是后来吴老师带着我在教师小画室进行了长达一学期多每天下午的人像写生是给我加了小灶。毕业十年后我报考中央美院版画系研究生班的素描就是师铁岭+吴卫卫素描教学合作的典型成功案例。

  作为一个退役军人在大一的第二学期我就看出了“美术系教学的端倪”,我的美术基础在全班是最弱之列,可以说我三年后毕业的水平都赶不上班上拔尖同学大一进校的水平,这是客观存在的现象。

  这时冯力老师从大西北调进来了,他的艺术气质、他高屋建瓴的洞察力,他的方法论,让我将所有疑惑澄净,每天至少画三幅速写,风雨无阻,才开始大家一拥而上,慢慢的就有人掉队了,做到最后的大概就我一个人做到了,有了速写的长足进步,再加上我的书法童子功,再加吴卫卫老师额外开恩的素描“小灶”,再加杨晓辉老师让我悄悄地临摹八十七神仙卷的线描功课。再加冯则义老师在北渔乡海边不期而遇的“水彩课”,再加后来郑志刚老师手把手教的油画三板斧。天啦!之于后来的“郑忠艺术”的滋润还有比这更完美的演绎与前奏吗?

  这是美术专业一块,还有大一时大学者周建忠教授教我们班的大学语文,把我的作文作为范文在班上点评,未几《南通师院》院刊主编杨树徳通过系里找到我给我约稿,后来美学老师彭必成拿着发我文章的院刊意外的在我们班就这篇文章讲了一堂课的阅读与欣赏,让我喜出望外,信心爆棚。文学的修养是绘画的孪生兄弟,阅读与写作赋予了我的逻辑性与想象力,这也是母校的馈赠。

南通师范学院篮球队合影,左三为唐智明教授,右三为郑忠。

  还一件似乎与画画不相关的事,其实对于刚圆梦考进大学的我其旨深远……当兵时我就喜欢打蓝球,才开学的没几天我就老马识途的到了师院蓝球场,打的正欢,一个身材高大风度翩翩教练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问道:“你是哪个系的?”我如实回答,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师院蓝球队的了,一会儿到体育系仓库领两套衣服,一、三、五下午来参加训练吧!”,不期而遇,殊出意外,我的心啊乐开了花,在部队只是“自学成才”瞎打猛撞没谱的,从此在体育系唐智明教授的指导下进行了系统的专业训练,后来参加了江苏省大学生运动会蓝球B组的比赛。

  其二

  上体育课,体育老师陈小春让我们同学活动筋骨,每人做十个俯卧撑,好多人做不了几个,我一口气做好后信口开河“做100个也没问题”,美术系的学生在体育老师面前如此嚣张,陈老师急了,我说“你们谁爬在我身上我100个也能做”,大家起哄,于是乎陈小春老师喊口令,全班同学一起数数,我背上揹了一个同学做了100个俯卧撑。我刚做完陈小春老师兴奋的在足球场上狂奔,高喊“学美术的揹个人做100个俯卧撑,牛B啊!”,全班人都乐了。

  二十多年后在县里参加一个活动,同班同学国画家张贤华举杯对大家说“郑忠这个怂啊厉害呢!当年我爬在他的背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他做了100个俯卧撑,这个怂啊太牛B!”,我都忘了是谁爬在我背上的了。

  母校南通大学给我篮球技能的正规训练、在绘画专业上系统全面的梳理、学习、在文学上对我的循循善诱,三者合一,给了大兵郑忠这样特殊的学习方式,在经过五年部队大学的训练后,承前启后,光大发扬。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更为奇妙的是,有了母校老师们所传授的这些知识储备,毕业后我居然分配到了工厂,一个天然的“大画室”,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万事出矣!

2005年母校为郑忠举办回顾展

当年的任课教师顾森毅院长致开幕词。

左起:刘晓玲、班主任师铁岭、郑忠、老校长易国杰、院长顾森毅、启蒙恩师丁鸿章。

2022年11月顾森毅院长、南通大学原副校长周建忠、学生郑忠、老班主任师铁岭在“郑忠捐赠作品展”上留影。三十七年了!感谢老师们!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