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华艺2019春拍:傅抱石巨制《韶山诗意》重磅亮相

时间:2019-7-17 0:46:30  信息来源:新浪收藏

傅抱石绘制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

  傅抱石是新中国美术史上最早探索毛泽东诗意山水画创作并取得历史性突破和成就的艺术家,其韶山图式亦最早脱离了写生层面而进入主题创作。正如毛泽东《七律·到韶山》所反映出来的广阔胸怀与豪迈气概一样,此帧《韶山诗意》无论意境之构思、内涵之把握,抑或是位置之经营、技巧之表现,皆显露出傅抱石不愧为“全国画坛开毛泽东诗意画风气的第一人”。《韶山诗意》乃傅抱石先生晚年“红色经典”巨制,极为画家所重,实可谓难得一见的佳构。

  歌山河,颂伟人

  诗画互映,图文相成

  一帧描绘领袖故土的红色经典

  一部写就革命情怀的晚年巨制

  弥足珍贵!

傅抱石 韶山诗意

  立轴 设色纸本

  1964年作

  69×93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

  1《傅抱石的世界》P436-437,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2004年。

  2《傅抱石艺术研究》P134,江西美术出版社,2009年。

  3《新金陵与海上名家精品集》P3,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5月。

  4《虚怀斋藏中国书画精品集》P104,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月。

  5《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创作》P77,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11月。

  6《荣宝斋》2018年第9期(总第163期)P169,中国美术出版总社,2018年9月。

  著录:

  1《傅抱石年谱》P300,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

  2《傅抱石年谱(增订本)》P467,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

  展览:

  1“傅抱石百年大展”,台北国父纪念馆,2004年12月15日-2005年3月28日。

  2“河山万里——金陵画派重要作品展”2010年5月5日-12日。

  3“虚怀斋藏中国书画精品展”,2010年11月3日-11月8日。


  韶山为南岳衡山七十二峰之一,位于湖南湘潭、湘乡、宁乡三县交界处,以韶峰山脉和韶河、石狮江为骨架,形成西部隆起、往东及南倾斜的地势。韶山冲绵延逶迤,内部多为坚不可摧的巨石,在韶峰、云富坨、车箩埂、木梓山、龙头山、黑石寨均嶙峋出露,然钟灵毓秀,风景怡人。乾隆二年(1737),湘乡文人戴炯为《中湘韶山毛氏始修族谱》作序,从战国奇才毛遂自荐而预言韶山毛氏定会出现“为国之华,为邦之望,使人与地俱传”的人物。

  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1893-1976)诞生于韶山。半个世纪后,他领导中国共产党领导进行人民革命,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谓“山川资俊杰,时势造英雄”,韶山成就了毛泽东,毛泽东也成就了韶山,正印证了戴炯所谓“韶山奇境出奇才”的预言。

  1943年冬天,一个名叫李有源(1903-1955)的陕北农民高声唱起由陕北小调《骑白马》改编而来的《移民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这几句歌词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在黄土高坡家喻户晓。后来,这首歌得到中共中央首肯,经词曲工作者润色,定名《东方红》。于是,韶山成为“红太阳的故乡”。

  1954年11月,军旅诗人韩笑(1929-1994)出版抒情诗集《歌唱韶山》,气势明快,节奏铿锵,道出了无数民众的心声。后来,韶山与井冈山、遵义和延安,并列四大革命纪念地,逐步迈上中国政治的“神坛”,吸引着无数敬仰者的脚步。人们纷涌而至,追寻毛泽东青少年时代的点滴事迹,聆听韶山人对毛泽东种种传奇的种种叙说。一个时代的声音,汇成了崇拜的大海,也汇聚起“红太阳故乡”熙熙攘攘的人流。

  作为领袖故里,韶山日益成为新中国画家进行山水写生的主要表现对象。这里,茂林修竹、层峦翠嶂所具有的自然山川之美,是吸引众多画家视线的因素,但毛泽东早年生活、革命的历史,更是画家们为之讴歌、赞颂的足够动力。画家们真诚地将韶山的革命精神和山水之美融于笔端,殚精竭虑,或融合西方技法,或演绎传统技巧,创作出许多充满诗情画意的“韶山”画作。

  1959年6月6日,傅抱石(1904-1965)应湖南人民出版社之邀第一次来到韶山写生作画。他不仅游览了韶山八景,还参观了有关毛泽东早年革命活动遗迹,尤其是对以毛泽东故居为中心的自然环境,诸如韶峰、毛泽东少年时游泳过的池塘、劳动过的水田、读书处和毛震公祠等都做了仔细观察,勾画不同角度的草图,以速写法收集素材,逐渐将个人的主观感受和歌颂新时代的主题注入画幅之中。

  四天后,傅抱石设计草图,开始落墨,基本绘制完成《韶山图》卷,近似焦点式满构图,屋宇、远山、松林整而透、透而松、松而翠,以低调的偏银灰墨色、淡赭和淡绿造足了和暖温馨摇篮之诗意般的宁静气氛,极富温润隽永的人文气息和生趣盎然的质朴情感。

  同时,他还乘兴创作《韶峰耸翠》《慈悦晚钟》《石壁流泉》《顿石成门》《毛震公祠》《毛主席故居》《韶山招待所》《将到毛主席故居处的风景》《关公桥》等系列组画。特别是《韶山图》卷脱离了写生层面而进入主题创作,以“一种宽阔、高大、雄伟的画面格局,创造了一种浓郁、繁盛、谨严的审美风格”,比较成功地完成了从一般山水向一种特定山水的转移,表现出一种与韶山领袖精神相吻合的清新、浓郁的鲜明风格,实现了视觉语言、审美趣味与时代题材的有机融合。

  也就在傅抱石从韶山归来一周后的6月25日,毛泽东回到了阔别三十二年的故乡进行实地调研。

  他祭拜亲人,宴请乡邻,接见干部群众,召开座谈会,听取对当前社会生产、生活情况的汇报和意见。期间,擅长诗词的他吟赋《七律·到韶山》表达了自己回家乡的激动心情: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毛泽东的故乡之行,的确激发了全国上下对韶山的政治热情,在社会上引发了1949年以后第一波“韶山热”,也助长了美术界的韶山图创作热潮。

  对于这次韶山写生经历,傅抱石十分自得,几乎沉浸在韶山组画的创作热情之中,正如他为夫人罗时慧(1912-2001)生日而作《毛主席故居》所题:“一九五九年六月一日,应邀赴主席故居写画,雄伟幽丽,美不胜收。日前归来,将一一付之笔墨,此主席故居也。今日时慧生日,相量成此”,热切之情,溢于言表。他也曾即兴绘制《韶山图》,专门录写《七律·到韶山》一首,题云:“一九五九年六月瞻仰韶山,十六日离去,一周后,主席还抵故乡,敬录此诗”,寄托了诚挚的情感。

  随着韶山图的公开展览和正式出版,傅抱石的韶山图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并迅速传播,获得了广泛的认同,发挥着相当的示范意义,为当时的许多画家开启了一个挖掘新题材的思路,引发了后来众多山水画家表现韶山的热情,同时也昭示着1960年代山水画新兴美学趣味的崛起。

  一年间,傅抱石接受任务,以俯瞰视角截取韶峰一角,接连倾心创作《韶峰耸翠》《韶峰春晓》大画,充分展现了韶山的清丽景象。他融会水墨、石绿,耸起韶峰一段苍翠郁茂,墨色交融,点厾、渲染汇为一体,溢发出无限生机。他没有着意刻画韶峰的皴法结构,而是运用对比、衬托的手段,着重突出韶峰的“耸”势,又增加“春晓”的意涵,以青绿设色之法表达出韶山乃领袖诞生地、革命长青的思想,拓展了主题精神。于是,晴朗的天空中到处弥漫着春天的温馨煦色。

  几乎同时,或许因为得益于郭沫若的启发和交流,傅抱石根据写生所得在第一时间创作了第一幅《韶山诗意》,虔诚题识:“旧梦依稀兴逝川,故园三十一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擎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更信人民亿万年。一九六〇年五月初,敬写韶山诗意,傅抱石并记。”他采用俯视全景式构图,以远景韶峰为最高点,一条小溪横穿画面,梯田、农舍、学校、牌楼以及机关、招待所、毛泽东故居,苍松翠柏,成峦叠嶂,生动再现了“日月换新天”的山区美景。由于运用了大面积的深绿色,画面清朗郁茂,充满了丰富的诗意韵致。

  需要说明的是,《七律·到韶山》是毛泽东抵达韶山后的次日晚深夜吟成初稿。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把它和《七律·登庐山》一并印发到与会者,征求意见。后来,毛泽东又请郭沫若等人修改润色。1959年9月7日,毛泽东致函胡乔木:“诗两首,请你送给郭沫若同志一阅,看有什么毛病没有?加以笔削,是为至要。……主题虽好,诗意无多,只有几句较好一些的,例如‘云横九派浮黄鹤’之类。诗难,不易写,经历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也。”9月9日、10日,郭沫若致信胡乔木两封,提出了修改意见。9月13日,毛泽东阅读后又回复胡乔木:“沫若同志两信都读了,给了我启发。两诗又改了一点字句,请再送陈沫若一观,请他再予审改,以其意见告我为盼。”据介绍,“别梦依稀咒逝川”中“咒”原为“哭”,毛泽东听取了当时湖北省委秘书长梅白的意见而改;末句原为“人物峥嵘(风流)胜昔年”、“更信人民亿万年”等,后由郭沫若改为“遍地英雄下夕烟”。《七律·到韶山》几经修改,于1963年12月正式发表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诗词》上。

  随着毛泽东《七律·到韶山》的修改,傅抱石后来及时修正,接二连三地创作韶山图景。1960年的某天,傅抱石即兴创作《韶山图》,并专门录写《到韶山》诗:“韶山。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擎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一九五九年六月瞻仰韶山,十六日离去,一周后,主席还抵故乡,敬录此诗,抱石记”,颇见其诚挚的情感。

  1964年初,毛泽东《到韶山》正式发表,傅抱石再次创作《韶山诗意》,题识:“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擎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一九五九年六月十六日,自韶山返长沙,越数日闻主席莅止,并有七律一首。盖已数次拟形诸笔墨,愧未能窥测高深于万一也。兹迎正式发布之幸,复经营此帧,不禁神往。”当时,傅抱石一直忙于毛泽东诗意画的经营,集中创作了近二十件诗意画作品。

  1964年8、9月间,为了迎接国庆十五周年,傅抱石以毛泽东诗词三十七首为题材创作了一系列的大幅诗意画,譬如《芙蓉国里尽朝晖》《乾坤赤》《虎踞龙盘今胜昔》《〈登庐山〉诗意图》等,以供各种展览。期间,傅抱石也创作了一件与上述尺幅相当的《韶山诗意》,也就是本季华艺国际即将拍卖的重要作品。题识:“韶山诗意。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擎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一九六四年九月,傅抱石敬写于南京。”钤印:白文方印“抱石私印”、朱文长方印“甲辰所作”、朱文方印“不及万一”。

  这里,傅抱石为了表现新气象,运用了韶山写生中的绘画语言,淡雅的青绿色下孕育着勃勃生机,描绘出一幅欣欣向荣的山区美景,小溪、梯田、农舍、学校、牌楼以及机关、招待所、毛泽东故居,生动地呈现出“换了人间”的主题,以昭示中国社会欣欣向荣的特定意象,比较贴切地反映出韶山这一特定题材的精神特质。或许有了数次的实践经验,傅抱石的创作韶山图景已经成熟。

  显然,《韶山诗意》是傅抱石韶山诗意系列中的一件佳作,从浅浅的溪水、绿色的耕田到远景的韶峰都由实景写生而来。画家将这平凡的景色纳入自己的视线,运用自己的笔墨技巧,赋与了作品以感情的色彩。

  如用浓墨写出枝叶纷披的近景,以淡青和草绿渲染的农田,乃至淡墨挥写的青山如黛的近景,郁郁苍苍,层层叠叠为画面增添了无穷的抒情气韵。特别是荷锄行走阡陌的农夫,似画龙点睛,充分营造出“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意境。尤其就视觉心理而言,图中那些体会入微的茂密景象充溢着清新的生活气息,大大加强了视觉经验的亲切感,拉近了绘画与生活的距离,也实现了特定题材的政治内涵。由此,他以温润的笔墨刻画了一幅朝气蓬勃又不失壮阔的韶山春景,从而讴歌引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领袖。

  众所周知,韶山并不是绘画传统中的表现对象,从未进入文人视野而成为山水画中的名山系列,但对20世纪中国政治思想空间而言,具有非常特殊的革命史怀想。因为所连带的革命历史背景,以山水形式描绘韶山,又不同于一般的表现自我或抒写胸中逸气的山水画。除了绿水、青山、云雾等自然内容,还有作为革命纪念地的一些基本要求,尽管这种要求没有明文规定,却有着基于崇敬心态的革命现实主义或革命浪漫主义的品评标准。因此,描绘韶山既有思想观念上的转变,又有形式技法上的新努力。如此,韶山从普通的题材范畴转化为政治歌颂的象征层面,被赋予了某种革命性质的教化意义。

  当然,韶山主题或《到韶山》诗意创作往往会涉及内容与形式的关系问题。形式属于视觉,傅抱石凭借已有创作经验足能应付,也能够创造出一种崭新的视觉形式。那么,如何进一步将蕴涵于韶山自然风景下的崇高和温馨表达出来,而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山水情怀,并在创作过程中藉以韶山之行的革命历史感悟或《到韶山》的革命浪漫主义来消解一般审美中简单的表象符号,进而通过艺术语言升华为形而上的思想精神。

  于是,傅抱石不断得到革命的洗礼,涤宕万千,并付诸于艺术探索,呈现出自然与生命交织的生动内涵。通过对韶山的视觉处理,《韶山诗意》便在自然融会传统趣味之时,也体现了新时代所要求的思想内容,既充满着大地泥土的芬芳和大自然清新的气息,又寄注了饱满的革命激情和发自肺腑的赞颂。

  “笔墨当随时代”,便在傅抱石笔下成为生动的现实。在欣赏、阅读之时,人们也能得到革命精神的教育与熏陶。这不仅是个人的心愿,也是观众所需,更是党和政府的期望。因此,《韶山诗意》作为主旋律作品,所承载和播散的精神意义和文化价值,也非一般的山水画所能比拟,代表着特定历史时期主流意识和社会主导价值观最集中的美学趣味。

  在完成一系列毛泽东诗意画后的9月13日,傅抱石致信北京荣宝斋经营负责人田宜生:

  别后一个多月了,我一直忙乱异常,加上天气格外热(今日是37℃,室内),真不好受。兹另函寄上拙作六幅,乞查收。其中《韶山》一幅,系许麟庐同志要我画一幅主席诗意,预备东城橱窗展览之用,烦转交,用后请归还我。(因为实在无时间再画,这是把参加15周年四幅内抽出的。)其余五幅,有两幅是参加“瑞士”展出多下来,日前寄到的。《芙蓉国里尽朝晖》一幅是应天津艺博而作(天津艺博有信给我,要我寄给您们)。

  其实,《毛泽东诗词三十七首》由文物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全国民众兴起了学习毛泽东诗词的狂潮,中国美术家协会号召、布置全国画家为诗词作画的展览倡议。伴随着毛泽东诗意画的不断展览和出版,毛泽东诗词得以更进一步的传播,而毛泽东诗意画以形象化的直接方式逐渐被引入到大众审美的领域。上述材料一则反映出傅抱石的毛泽东诗意画在当时颇受社会欢迎的程度,二则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了傅抱石的创作行为的传播学意义。

  笔者通过研究发现,傅抱石所作的毛泽东诗意画通常不会赠送他人,并结合南京博物院所藏傅抱石作品,可以大胆地推测,其致田宜生信中所言的《韶山》极有可能就是这件《韶山诗意》,因为其尺幅、用印等情况都与展览所用毛泽东诗意画的格局完全一致。至于为何流传于社会,也许就是最后未能归还所致,这在当时应该是一件较为普通的事情。

  关于这件《韶山诗意》的著录与流传情况,也值得一说。2004年9月,叶宗镐先生出版《傅抱石年谱》,将之收录于该书第300页,或许因为仅看到了作品照片,没有说明作品的尺寸,也未能识别作品上朱文长方印“甲辰所作”、朱文方印“不及万一”两方印章,而仅注明为香港私人藏品。

  2004年12月17日,“傅抱石百年大展”在台北的国父纪念馆举行,《韶山诗意》也在参展之列。叶宗镐先生应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之邀编著研究性图录《傅抱石的世界》,《韶山诗意》则刊载于第437页,并附有简洁的说明文字。当时,这件作品仍在香港的私人藏家之手。

  此后几年间,《韶山诗意》辗转为新加坡虚怀斋主人沈怀祖收藏,有其收藏印“虚怀斋收藏印”为证。2010年11月初,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五周年庆典秋拍开槌之际在保利艺术博物馆举办“虚怀斋藏中国书画精品展”,编辑出版展览图录《虚怀斋藏中国书画精品集》,展现了虚怀斋多年来的收藏成果。《韶山诗意》参展,并收录于图录第104-105页,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有关媒体还将之作为重点展品进行报导介绍。

  所以,这件《韶山诗意》值得信赖。这里,笔者介绍其创作缘起、风格渊源以及流传经过等,就是希望引起广大藏友的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