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一页顶级书 万克纯黄金

时间:2021/2/21 23:08:35  来源:新浪收藏

  彭令

  自古以来,顶级藏书就广受追捧。在以往,中国有“一页宋版书,一两纯黄金”之说。但是,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一页宋版书,一两纯黄金”的说法,已经不能简单地用以评估顶级书稿手稿的价值。

  近年来,顶级藏书在市场广受追捧,“一页顶级书,万克纯黄金”的时代早已到来。


  “一页宋版书一两纯黄金”也好,“一页顶级书,万克纯黄金”也好,实际上都折射出一个事实逻辑:无论是什么时代,顶级藏书都是备受追捧,价值连城。以此类推,在未来,“一页顶级书,十万克纯黄金”也不足为奇,这就是顶级藏书的魅力。

  那么,何为“顶级书”呢?笔者认为,顶级书,就是拥有顶级元素的书稿手稿。其中,拥有顶级元素的孤本,其价值之高更是难以估量。

  那么,何为顶级元素?笔者认为,顶级元素至少包括以下三类:其一,顶级人物,即作者为某个历史时期、某个方面或某个领域已公认的顶级人物。如,王安石(1021年-1086年)、达芬奇(1452年-1519年)、顾拜旦(1863年-1937年)、爱因斯坦(1879年-1955年)、毛泽东(1893年-1976年)等,已被客观公正定位为伟大历史人物,影响深远。其二,顶级地位,即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性,不可替代。因此,收藏家一旦错过,就几乎不再有机会获得;收藏家一旦收藏,就几乎不可能有第二个收藏家也取得类似的同级别藏品。其三,顶级内容,即书稿手稿的内容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透过此书稿手稿,能窥探时代,窥探人类历史进程,窥探思想之伟大。当然,珍稀、便携、保存完整等也是“顶级书”的加分项。

  无证不立。为让收藏界的朋友切实树立起“一页顶级书,万克纯黄金”的理念,本文列举典型事实进行阐述。

  顶级宋代刻印本每页成交价超过一万二千克纯黄金


  2020年12月2日,宋代刻印本王安石著作《王文公文集》卷十七、十八和二十共56页,以2.6335亿元人民币成交,每页成交价超过470万元人民币。每页的价格超过一万二千克纯黄金(参阅《金投网》2020年12月2日当日金价,每克黄金价约为377.63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该年代(宋代)的纸张并非廉价品,因此这三卷《王文公文集》是印刷在公文纸上。纸张背面,仍留有宋代人手迹,共有手札38通49页,酒物帐3页。

  在新冠疫情肆虐,世界经济形势严峻的2020年,这三卷《王文公文集》能以每页超过470万元人民币(约合12000克纯黄金)的价格成交,绝非意外。如上所述,这三卷《王文公》文集具备的顶级元素,才是顶级收藏家愿意为之一页出价万克金的理由。其一,《王文公文集》,体现的是被苏维埃缔造者列宁称之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被美国第33任副总统华莱士大加赞赏的,被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梁启超认为应塑金身加以纪念的王安石的思想理念;其二,宋代刻印的,且纸张背面有大量公文信札的《王文公文集》,几乎是可遇不可求,难以替代;其三,这三卷《王文公文集》,既有印刷版的王安石思想,又有手写版的宋代公文,这对于窥探宋代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具有重要意义。这三个顶级元素,决定着这三卷《王文公文集》将有着比黄金更强的保值增值能力。此外,在全球普遍性推行宽松型货币政策以及美元“灌水”的情况下,收藏这册顶级书稿明显比购买黄金具有更加明确的增值前景。要知道,在过去,“一页宋版书一两纯黄金(不足40克)”,而现在已超过12000克,这样的增值能力,我们还会质疑中国收藏家以每页470万元购买这56页顶级书是不理性的吗?

  达芬奇《莱斯特手稿》的每页成交价超过三万克纯黄金

  在《比尔·盖茨〈莱斯特手稿〉现值1.3亿美元以上》一文中,笔者曾作如下介绍:

  “1994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从佳士得通过拍买程序获得《哈默手稿》。据传记作家麦克尔·怀特(Michael White)记述,出于个人的原因,比尔·盖茨没有重新命名这部手稿,而是恢复了它的初始名称:《莱彻斯特手稿(Codex Leicester)》(详见《列奥那多·达·芬奇:第一个科学家》之《前言:完全的人》,第4页,麦克尔·怀特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版)。”


  至于1994年比尔·盖茨买入《莱斯特手稿》(即《哈默手稿》)时具体付了多少美元,目前有三个较为权威的数据:

  其一,3010万美元。在佳士得官网上,“专家部门”之“书籍及手稿”版块有如此介绍:“达文西《莱斯特手稿》以3,010万美元成交。

  其二,3000万美元。英国人麦克尔·怀特(Michael White)记述:“……比尔·盖茨于1994年以3000万美元购得的《哈默手稿(Codex Hammer)》。”(见《列奥那多·达·芬奇:第一个科学家》之《前言:完全的人》,第4页,麦克尔·怀特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版)。

  其三,3080万美元。《哈默手稿》之《前言》记载:“当1994年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哈默手稿》时”。(见《哈默手稿》之《前言》,该《前言》未标页码,李秦川译,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斯塔夫理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中记载道:“1994年11月15日,他(达·芬奇)的72页的笔记,即著名的《哈默手抄本》(Codex Hammer)在伦敦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被出售。”(见《全球通史:从史前史到21世纪(第7版修订版)》,斯塔夫理阿诺斯著,第374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2017年印本)

  因此,可以确定的是,在1994年,《莱斯特手稿》的市场价值就达到3000万美元以上。在1994年,国际黄金均价为每盎司384.13美元(参考和讯网-黄金频道),3000万美元约可购买黄金2214公斤。资料显示,《莱斯特手稿》共72页,按这一比例计算,达芬奇的《莱斯特手稿》在1994年即价值每页30.75公斤黄金(超过30000克黄金)。

  同样,我们可以看到比尔·盖茨对顶级元素的追捧:其一,《莱斯特手稿》的作者达芬奇,被公认为“文艺复兴后三杰之一”,对人类历史具有重要影响。其二,《莱斯特手稿》由达芬奇于1506年至1510年间在米兰完成,独一无二。其三,《莱斯特手稿》除了有珍贵的科研资料、缜密的学术演绎之外,还应用了达芬奇原创的镜像书写,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献价值。此外,这册《莱斯特书稿》用羊皮纸所写,历经数百年仍保留完好,实在是不可多得的顶级书稿手稿。

  顾拜旦《奥林匹克宣言》手稿每页成交价超过一万三千克纯黄金


  在《浅谈2020年疫后的收藏》一文中,笔者曾举如下实例:据法新社(2019年)12月18日报道,“现代奥林匹克之父”的顾拜旦,于1892年撰写《奥林匹克宣言》手稿14页,(报道当日)在美国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88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160万元)的价格售出,每页约合440万元人民币。

  当时,440万元人民币,能购买得超过一万三千克纯黄金(参阅《金投网》2019年12月18日当日金价,每克黄金价约为335.6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顾拜旦《奥林匹克宣言》手稿,每页成交价格超过一万三千克纯黄金。

  同样,我们可分析这册手稿的顶级元素:其一,作者顾拜旦在奥林匹克上有不朽功绩,有着国际公认的“奥林匹克之父”美誉,并于1999年12月17日,被《奥林匹克杂志》评为“世纪体育领导人”。其二,顾拜旦的《奥林匹克宣言》手稿独一无二,且写作于欧洲两大军事集团开始对峙的1892年,4年后(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在希腊雅典举行,具有重要的历史见证意义。其三,顾拜旦的《奥林匹克宣言》所倡导的“团结、和平和友谊”的宗旨,深刻影响了1894年制定的并施行至今的《奥林匹克宪章》,推动“和平、友谊、进步”的奥林匹克精神形成,其文献意义和历史影响可见一斑。

  爱因斯坦“上帝之信”两页纸成交价超过六万六千克黄金


  据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沁涵,2018年12月5日),2018年12月4日,爱因斯坦于1954年亲笔回复犹太裔哲学家埃里克古特金的信函在纽约佳士得拍出289万美元的天价。该信函不足2页,被佳士得描述为“爱因斯坦在去世前一年写下的、关于宗教和哲学观点的最著名的一封信”,并因包含爱因斯坦对上帝的理解而被称为“上帝之信”。参考金投网2018年12月4日的数据,该日国际黄金价格为1232.96美元/1盎司。按该比例计算,爱因斯坦的“上帝之信”价值超过66449克黄金,每页价值超过33224克黄金。

  同样,我们能直观地看到爱因斯坦“上帝之信”的顶级元素:其一,爱因斯坦是被公认为是继伽利略、牛顿之后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也是被公认的批判学派科学哲学思想之集大成者和发扬光大者。在美国人麦克·哈特的《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初版)中名列第10位,比马克思还高1位;1999年12月,爱因斯坦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世纪的“世纪伟人(Person of the Century)”;其二,该信件为爱因斯坦亲笔手书,系爱因斯坦去世前的重要孤本手稿;其三,该信件的内容以宗教哲学讨论为主,一反人们对爱因斯坦的一贯认识。据佳士得展示,爱因斯坦在信中表达了对“上帝的”理解:“‘上帝’这个词对我来说不过是一种措辞和人类弱点的产物,而《圣经》也只是汇集了一些古老而原始的传奇故事。再怎么细致地诠释,(对我来说)都不能改变以上事实。”这段话似是揶揄似是剖析,对于全方位了解爱因斯坦具有重大意义。

  毛泽东手写的信封(单页)成交价超过二万六千克纯黄金


  2013年11月24日,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3秋季邮品钱币拍卖会—邮品签名收藏专场,第2799号拍品:“毛泽东亲笔致傅宜生(傅作义)、薄一波手递中式公函封”,此信封正面印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缄”,并有毛泽东所写“送交傅宜生、薄一波先生,毛缄”共12个字。此信封大致相当于单页顶级文字藏品,当时成交价为655.5万元人民币。

  据和讯网-黄金频道数据,2013年11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价格为245.52元/克,计价货币为人民币。由此可知,毛泽东手写的信封(单页)成交价超过二万六千克纯黄金。

  同样,这一信封也堪称顶级:其一,毛泽东,一位被公认为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伟大人物,在该信封上留下亲笔手迹12字;其二,作为民间流传的毛泽东亲自签字的且发给高级官员的信封,其数量之稀缺可想而知;其三,这一信封展现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公文文化,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收藏意义。因此,这一信封堪称民间收藏的“顶级信封”。

  以上例子足以说明,古今中外的顶级书稿手稿,广受市场追捧,“一页顶级书,万克纯黄金”的理念,实际上是古人“寸纸寸金”这一重视顶级书稿手稿,重视文化魅力的优秀理念的现代发展,这是历史的必然,这是时代的趋势。但我们看到,一些收藏家,或囿于保守谨慎,或囿于字面的观念,认为“一页宋版纸,一两纯黄金”就是书稿手稿的价值上限,这显然是不对的。

  早在明朝中期,“一页宋版纸,一两纯黄金”已经失去其字面含义,仅保留其很值钱的内在含义(即顶级书稿手稿具有极高价值)。明朝中期,王世贞(1526年-1590年,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就用一座庄园换一部宋本《两汉书》。到明末,时值乱世,但钱谦益为购得该册宋版本,还花了一千两百两黄金。(详见钱谦益《有学集》卷四十六内《书旧藏宋雕两汉书》记载:“赵吴兴家藏宋椠两汉书,王弇州先生鬻一庄得之陆水邨太宰家,后归于新安富人。余以千二百金从黄尚宝购之……”)

  据史料记载,明朝金银比价一度维持在1:5。但据顾炎武的《日知录集释:卷十一·黄金》(长沙:岳麓书社,1996)记载,万历年间,金银比价上升为1:8;崇祯年间,金银比价又上升到1:10,在个别地区甚至是1:13。因此,在明末,千二百金约等于一万两千两白银。据测算(详见:刘昭平,《明代的工资、物价及税收》,社会观察,2008年,第1期,第58页),明代南方农民人均年毛收入约为一年24两白银,北方农民人均年毛收入为12两银子。按这一比例计算,明代的农民,即使不需要缴纳任何税费和生产生活支出,需要至少500年(南方农民)或1000年(北方农民)才能支付千二百金以购得这册宋版书。即使是官员,若仅凭俸禄为生,购得此顶级宋版本也是遥遥无期。据记载,正七品官李日华(1565年-1635年)年薪二十九两(参见李日华《恬致堂集》),其即使没有任何支出,仅凭俸禄也需400年以上才能购得此顶级宋版书。据明万历年《宛署杂记》记载,大米的价格约为1两2石,千二百金可购得大米24000石,而据《明史》记载,明朝开国第一功臣(原列第二)徐达,于洪武三年获封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傅、中书右丞相、征虏大将军、魏国公,岁禄五千石。考虑到明朝中后期物价上涨的因素,这部顶级宋版书,价值必然超过魏国公五年俸禄总和。可见,哪怕是皇亲国戚和功勋之臣,要获得顶级书籍书稿,也绝非易事。


  王世贞用一个庄园,钱谦益用千二百金购得这部宋版《两汉书》,在明代并非偶然。据《容台别集》记载项元汴(1525年-1590年,号墨林)就以六百金购入怀素的《自叙帖》。当然,这些行为的动机或出于兴趣,或出于“增值保值”。据周容《春酒堂文存》卷三“宋刻两汉书记”记述:“戊戌春张新乡招钱虞山先生集藩司署斋,出宋刻两《汉书》,问虞山曰:‘闻是书向属先生藏弆,然否?’先生曰:‘然也。是书原赵吴兴物,故上存吴兴画像,凡十箧,王凤洲司寇鬻一庄以得之陆太宰家,后归予绛云楼中……’云云”。由此可见,王世贞购得此书,是出自兴趣和喜爱。而项元汴的动机则较为复杂,据《墨缘汇观》记载,项墨林(即项元汴)注明《自叙帖》值千金(其以六百金购得)。事实也证明,这册顶级手稿具有极大的保值增值潜力。目前,怀素的《自叙帖》收藏于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馆,估价应超过10亿人民币。在当时,民间也有大量的以交易顶级书稿手稿的行为。当时,常熟当地流行一句话“三百六十行生意,不如鬻书于毛氏”。就是说,做什么生意赚钱,都不如你搞到一本好书卖给毛晋(1599年-1659年,江苏常熟人,是明末著名藏书家)挣得多。

  时至今日,顶级书稿手稿,仍是顶级收藏家热烈追求的对象。2016年时,笔者在《中国古籍精品市场价格被严重低估》一文中介绍:“嘉德二十年庆典,该公司送给笔者的赠品中有陈东升所著的《一槌定音——嘉德二十年》一书,在该书第164页,最引我注目的是这样一段话——‘辛老(彭令按:指辛冠洁)跟我(彭令按:指陈东升)讲过,收藏有几个境界:先是画,然后是书法,书法之后是黑老虎,就是碑帖,最高境界是收古版书。当年他们老干部,买张普通齐白石10块,买张明清的古画50块左右,买张唐伯虎300到400块,买一套宋版书要5000人民币。’”由陈东升先生的话可知,顶级书稿手稿,是收藏家的顶级追求。哪怕如今收藏环境发生变化,顶级书稿手稿的真正价值,起码也不会逊色于顶级书画的价值。

  令人欣喜的是,笔者在2016年提出的“中国古籍精品市场价格被严重低估”的观点正逐渐被市场认识。近年来,以宋代刻印本王安石著作《王文公文集》卷十七、十八和二十为代表的顶级书稿书籍,正成为市场热烈追捧的对象。由此可见,在未来,“一页顶级书,万克纯黄金”将会成为常态。任何具备顶级人物、顶级地位(独一无二,难以替代)、顶级内容这三大顶级元素的顶级书稿手稿,必将在收藏界中绽放光彩!而在当前,收藏或购得顶级书籍书稿,无疑是在这个市场真正爆发之前,取得最好的收藏良机。

  2021年2月8日拾稿斋主修改

  (特别说明:文中图片,图2为作者本人拍摄,其它来源于网络。)

  [本文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历史文献)终身荣誉研究员,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邓小平思想生平研究会理事,民革北京市委文史与老龄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首席古籍鉴定委员、主任]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