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双十一题咏 张廷济主领“浙F · 晚清最大金石群”

时间:2019-11-11 18:32:23  来源:新浪收藏

  可下划至本文中段

  直接欣赏珍拓精图

  ▼▼▼▼

  传统金石学中的“金”,以殷周时代钟鼎彝器为大宗。历代金文研究也就是对青铜图铭的研究从宋代的薛尚功、欧阳修诸位学者起,到清代乾嘉时期各家为考订经史而广泛搜求文字,至晚清民国“罗王”学派,以二重证据之法董理古代资料,被奉为新史学开山。

  考证派巨子王国维一生中曾发生多次学术转向,2018年西泠拍卖特别推出的“雪堂雅集:罗振玉、王国维的学术世界”中的大量珍藏,让人们得以从近代学术转型的大背景下整体看代王氏学术。罗王的探索研究之于近代学术史语境中的古器物学有着很重的分量。当旧学根柢遇见现代学术,各家学术立场不同,心中对器物学的镜像也各异。


  一段著录于《王国维全集》第十四卷的近六百字长文,伴随《方氏三家彝拓本》原拓原跋真迹于西泠十五周年庆典秋拍现身,顺着王国维的金石观,我们或可以体会其心中向往的学术图景——从哲思走向考订,最终深入乾嘉堂奥,归宿于三代器物之学,一向严谨兼善自察自省的王国维,曾是以何等荣耀的笔调为家乡代言?

  傲之吾浙,非寻常好事者比也

  “近世金文之学萌芽于吾浙。嘉庆初年,阮文达始刊薛氏《钟鼎彝器款识法帖》于杭州。踰十年,又刊行《积古斋款识》,其书实出平湖朱茮堂河帅之手。同时,嘉兴张叔未解元复搜罗古彝器,储藏甲于东南,观其题识、跋尾,实能留意古代制度文物,非寻常好事者比也……”

  ——王国维跋《周三家彝拓本》

  在王国维看来,吾浙搜罗古彝器的行为和寻常好事者相比,高度在于能留意古代制度文物。收藏的时候注重古文字材料,把出土材料和传世文献结合研究,其中开篇提到的重要人物,便是拓片题名的作者——浙江嘉兴新篁人张廷济。


  张廷济像

  作为清代金石学代表人物,张廷济是清中期金石学的一个缩影,他也是2019年度展、学、研之焦点人物。今年由童衍方先生主持的“眉寿不朽——张廷济金石书法展”、由嘉兴博物馆推出的特展“金石春秋——张廷济与乾嘉道文人圈”,集中展示了张廷济在清中期这一金石学辉煌时期的重要地位,而嘉兴(浙F)无疑是当时浙江金石学的中心。

  其里中同好,若后进闻其风者,则有若文后山鼎、沈西雍涛、钱有山治光、姚六榆观光、张季勤沅、方莲卿维祺、郭止亭承勋、金兰坡传声;

  其在同郡,则有嘉善黄霁青安涛、石门方铁珊廷瑚、海盐陈粟园畯、平湖朱建卿善旂、韩季卿韵海;其在外郡,则有仁和夏松如之盛、钱塘瞿颖山世瑛、海宁朱小沤钧、蒋生沐光煦、许珊林槤,均有藏器。

  ——王国维跋《周三家彝拓本》

  在尽数嘉道禾中(古嘉兴名)金石名家后,王国维评价:“道咸以前古器收藏家以吾浙为最多,而嘉兴又吾浙彝器之渊薮也。”

  梳理一下《周三家彝》拓本题咏的众家,结论也一致。其中张廷济、文鼎、张鸣珂、李宗庚、吴受褔,藏家曹咸熙、方逋均为浙江嘉兴人;吴昌硕、王国维、罗振玉、俞樾、谭献、陈豪、胡镢、邹安、褚德彝、赵叔孺为浙江人;其他诸位李瑞清江西临川人、王亦曾江苏吴县(今苏州)人、顾麟士江苏苏州人、鲍鼎江苏镇江人、曾熙湖南衡阳人、郑孝胥福建闽县人、徐乃昌安徽南陵人。

  “时当承平,士大夫崇尚风雅,诸家每得一器,必拓数十百纸,分贻朋辈题识、吟咏,风流宛在。”

  张廷济14岁开始收藏金石古物,至其81岁故世,有长达67年的收藏经历。其曾自言:余性迂拙,不善治生产,而于金石遗文,思之几废寝食。一条关于古文字研究的学脉传承之路就此显现,当然,其中还包括这份拓片为涉及的嘉兴金石学大宗朱彝尊、海盐张燕昌、仁和赵魏、海宁僧六舟等,也包括王国维跋文开篇提及的对张廷济影响最为深远者阮元。这份传承贯穿在商周金文研究中心里,深刻影响着这个“全国最大金石交流群”的格调与品性。他们共享知识成果,以供后人备览,使之成为金石研究最朴素的意义。

  他们将青铜器作为宗法制度、礼器制度、等级制度外在的化身,对古文字的考释整理超过了对精美的工艺奇异的纹饰的兴趣,这和罗王学派心史是相互照应的。由前辈先生或者同时代知交以此彝拓本命题,大家接力探讨,文字疏证,在《周三家彝拓本》上我们看到吴受褔、曾熙、李瑞清、罗振玉、褚德彝、徐乃昌等人对具体器内铭文单字的确认和释义做了很大的功课,而鮑鼎的讨论则在通释的基础上辅以经典典籍,注解周朝的小臣制度。学问家的派头和精美绝伦的拓片纹饰一起,体现出超越一般赏玩的智识力量。

  器主曰,说器主


  梳理各家题跋可知,“周三家彝”这件珍贵的青铜器本身,经过郭止亭、方莲卿、刘鹗递藏,屡见著录(《三代》6.51.1、《攈古》2.3.27.2、《从古》12.5.1、《敬吾》下39.2、《周金》3.107.2、《小校》7.46.1、《集成》4042)。

  这件珍贵的拓本,则于道光丙申(1836)由张廷济隶书题名,经曹季襄、方颂椒、方憬来三家递藏,并邀文鼎、俞樾、谭献、陈豪、王亦曾、李宗庚、吴受褔、张鸣珂、胡镢、王国维、邹安、李瑞清、曾熙、罗振玉、褚德彝、吴昌硕、赵叔孺、郑孝胥、顾西津、徐乃昌、鲍鼎诸家考释、题咏,对应上款为方氏祖孙三代,是为清末民国间金石交谊之体现。


  《周三家彝拓本》局部之全形拓

  周三家彝又名“易旁簋”,西周器,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侈口,圆腹,高圈足,兽首耳下有垂珥。颈饰垂冠回首夔纹,中间两个浮雕牺首相隔。圈足饰长体夔龙,均用云雷纹填地,精美无比。考证家们对器内底三行二十四字铭文必然产生极大兴趣。


  《周三家彝拓本》之易旁簋铭或释:

  易旁曰,遣叔休于

  小臣贝三朋、臣三家。对氒(阙)

  休,用作父丁尊彝。

  铭文通过易旁自述的方式,纪录了自己受赏赐的事情,这是两周金文铭辞特殊的开篇形式——“器主+曰”。昭王时期的人物“易旁”是青铜器的铸造者,“小臣”表征着他和“遣叔”的隶属关系。根据同时期疐鼎、遣尊、遣卣的铭文,遣叔是一位军事首领、西周时期的贵族,曾带领军队平定东夷叛乱,并被周王赏赐。易旁为了表达对遣叔厚爱的敬谢,特地铸造青铜簋,并把遣叔赐予他三串贝和三家奴仆的事铭刻在簋内,并以此紀念父丁。

  王国维在名文《殷周制度论》中提出,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现代学人王进锋专著《臣、小臣与商周社会》研究阐述,在古史的记载中,臣是作为一个动词存在的,表明了一个阶层对上一个阶层的态度。在商周社会中,臣既可以是贵族,也可以是普通的劳动者。“臣”、“小臣”的身份是研究商周社会的重要视角,所有的臣从上到下勾勒出各个社会阶层的生活状况和整体的社会关系。

  此三家彝为嘉兴方莲卿先生旧藏,其器亡于赭寇之乱。先生从子颂椒得此拓而宝之,今又在其从孙逋庵处,逋庵出以属题。余闻莲卿先生所藏,尚有颂敦、鲁侯角诸器,皆古金中煊赫者,今存亡不可知,然拓本犹可遇之。逋庵盍搆致诸拓,与此拓同弆之,则君家故物不几复完矣乎。余嘉逋庵之不忘先泽,故并吾浙诸家藏器记之。

  ——王国维跋《周三家彝拓本》

  《申报》发行的《四溟琐记》也记述了周三家彝藏家方莲卿的生平。根据《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的题跋和张廷济日记中买卖古物的记录,此人与张廷济有金石交易往来,更因为保卫嘉郡壮烈牺牲而名垂青史。

  方维祺,字莲卿,浙江嘉兴人…里人称其德乞诸有司闻于朝敕建乐善好施坊旌之。君于金石碑版尤精鉴别,家藏金石甚多,有周三家彝、周鲁侯角,又得周师趛鼎、大舆焦山鼎,埓俱稀有之珍也,后得吴天玺甎米竹坨著书砚,一时士大夫皆有诗题赠。咸丰庚申,嘉郡失陷,官民奔避,君出資团练奋志杀贼,是年七月初十日,君攻贼的中埭,力竭阵亡,浙省大府上其事于朝请旨议卹诏从子受钧承袭云骑尉世职。

  ——《四溟琐记》

  从西周小臣对贵族的感恩,到咸丰庚申奋志杀贼的英豪事迹,碑帖黑白世界所反映的中国古代文化内涵及其历史印迹。一代代学人上下求索,力图用藏品去印证诠释一段历史、一个方国、一个疑案,是研究古代碑帖的一个重要方面。“即此一事,可以观世变矣”(王国维评语),这也是我们——承续百年西泠印社金石文脉之西泠印社拍卖搜求敬献金石碑帖珍藏并特设专场为之意义所在。

  “双十一”题咏,二十二家详考

  敬请观览


  ▲2019西泠十五周年秋拍

  张廷济、吴昌硕、王国维、罗振玉等二十二家题《周三家彝拓本》

  清拓本

  1轴 纸本

  159.8×58.5cm

  说明:原器方莲卿旧藏,此拓有张廷济题名,吴昌硕、王国维、罗振玉、文鼎、张鸣珂、谭献、吴受福、郑孝胥、曾熙、邹安、顾麟士、徐乃昌、李瑞清、褚德彝、鲍鼎、宗庚等十六家题跋,张廷济、俞樾、陈豪、胡镢、赵叔孺、王亦曾等六家观款。

  著录:《王国维全集》第十四卷P406《方氏三家彝拓本跋》,浙江教育出版社,2009年。


  张廷济

  周三家彝。道光丙申(1836)秋日嘉兴张廷济。


  吴昌硕

  三家彝旧拓退廔曾赠一分,后携至北京,为好事者攫之而去。对此雅拓,心甚怅怅。辛酉(1921)秋杪吴昌硕题记,时年七十八。


  罗振玉

  古文“朋”字作“□”,象编贝形。今中州出土古货贝皆凿其背高处以受组,于是古文“□”字之象益明。予在海东见有商印度归者藏编贝一朋,以藤心为编,凿贝背为孔,一朋至百馀,皆细小如?子,不及我三代古贝之巨。而今尚用以为泉货,三千年之古俗尚存于南裔,足为考古之助,亦一奇也。宣统丁巳(1917)十月上虞罗振玉题记。


  张鸣珂

  积古金石勤鬄搓,奇文翼许鲜谬譌;三家彝铭等子姒,二十馀字无殊科;清仪奥僻种水洽,更翻诗意相研摩;媿余謭陋寡新识,敢请逐流扬其波;惟商甲乙序行第,册书胪列如掌螺;申伯尹辛竝周辅,丙壬穆产鲁所多;文子为寅宣子甲,考?之荀遑论他;日丙日丁父子系,承先取义何媕娿;乃即阳名证?地,东阳军道驰朝歌;平阳革自羊舌地,南阳统魏临长河;夙封处父有阳邑,绛郫黄父争嵯峨;此但名阳例殊众,断为其地当匪苛;□叔或属造父裔,史始惟夙终括罗;孟襄成季叔之例,要为卿贰森冠珂;服休迓休见羣籍,取释祥顺泥偏颇;曰对乃尽对扬义,沐庥下?春风和;小臣臣下等谦抑,卑微践爵凛委蛇;何须班列大夫士,释名白虎陈缕覼;贝朋字义古通解,锡百纪述诗箐莪;贝为介属重其寿,冀膺绥祜徴鲐皤;三朋二合作一篆,讵犹切母同梵伽;缀辞苍駮遽难究,恍如扪壁寻蝌蚪;大抵肸蠁佐纯席,竹笾木豆偕挼挲;勋臣私祭勺分虎,明禋上礼尊同牺;承天子赐报祖德,芬苾与实琼山禾;考伐钟鼓舞箾象,克通冥漠谁祝鮀;皇皇故府坠元典,遗器若有神明呵;官厨得此信矜祕,探讨文字徴吟哦;抚扪润质鲜催剥,若有瘦碧舍苔莎;因其所製述所识,拘泥徒若膏盛□ 。颂郊姻丈出示此本,为录姚复庄先生旧题长古请正,光绪辛丑(1901)三月朔张鸣珂。


  邹 安

  三家彝有二,一见积古斋,缺第二字;一即此。积古一器庚辛乱后为归安吴退楼所得,与师田父卣均不入两罍轩款识,而见于尺牍。前数年,其孙以賸拓畀余,乃与莲卿先生此铭合集于册。今又获覩全形,何快如之?丙辰(1916)秋邹安记。


  褚德彝

  是器弟二字“□”或释为“师”。余谓“师”字作“□”,与此不类。《从古堂款识》释作“丙”亦无塙証。余谓当是“方”字别体。彔伯戎敦文云右闢四丙可証也。“□”字,从古堂释作“□”,古文陡玉篇陡地名。余谓是“遣”字。城虢敦有“□”即“□”之省“□”即“□”之省耳。臣三家,乃遣叔赐阳方者。卯敦锡臣十家、耤田鼎余其含女臣十家。周时凡王锡臣则作祭器,此则列国大夫赐其家臣者。其臣亦作彝器,以纪主恩,旧释名为三家彝,殊为不词,当名为阳方彝校妥也。器为嘉兴方莲卿家藏。粤匪乱后为松江金瘦仙所得,近又归江阴奚氏,曾以见示,文字精湛,通体朱碧,真宝器也。莲卿先生精鉴别,所藏彝器极多,为嘉庆时禾中收藏家。余已?其事实于拙著《金石学录续补》中。逋盦先生为先生文孙,能世家学,以此彝旧拓本见示,因书数语,以识古缘,窃以附名纸尾为幸也。庚申(1920)六月褚德彝记。


  赵叔孺

  壬戌(1922)九月四明赵叔孺观于吉金盦。

  · 本场特别推荐 ·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西泠印社二〇一九秋季

  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

  - 上海巡展 -

  时间: 11月30日至12月1日(周六、周日)

  地点: 静安昆仑大酒店 (上海市静安区华山路250号, 原静安希尔顿酒店)

  - 预 展 -

  时间: 12月11日至12月13日(周三至周五)

  地点: 杭州黄龙饭店 (杭州市曙光路120号)

  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 (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 拍 卖 -

  时间: 12月14日至12月16日 (周六至周一)

  地点: 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 (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 联系电话 -

  0571-87896778 / 87812580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