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张大千最美的《初唐大士》亮相华艺国际北京拍卖

时间:2020-9-23 11:56:54  来源:华艺国际拍卖

  “去敦煌,安营扎寨住下来,搞不出名堂,不回头!”——张大千

  1941年3月,张大千率弟子和家人离开成都,远赴敦煌,临走前,他信誓旦旦的留给了老友熊佛西这样一句,便西出嘉峪,礼佛敦煌,原定数月即返,不想甫一面壁,即近三载,至 1943年方归。1948年,正是大千敦煌面壁归来五年后,其时画家技法如琢如磨,已臻化境。此时所出之作,阳刚既胜,柔缛亦增;奔放斯练,并谨严精丽,一派秾粹堂皇,迥异时风,独树一帜,蔚然大家。

  张大千 初唐大士

  1948年作

  设色纸本 镜片

  196.8×68.6cm

  注:上款人“琴斋道兄”即为简经纶(1888-1950),字琴石,号琴斋,别署千石,室名千石楼、万石楼、在山楼等。广东番禺人,任职上海侨务机构,公余工书、能画、精篆。1937年日寇侵华,于冬季赴香港,设袖海堂,又称琴斋书舍,教授艺事,1941年香港沦陷,次年移家澳门课徒。抗日战争胜利后返回香港,教学之余举办展览。著有《琴斋壬戌印存》、《琴斋书画印集》二辑、《甲骨集古诗联》、《琴斋印留》初集、《千石斋印识》等行世。

  华艺国际(北京)首季拍卖会拍品

  张大千在敦煌考察

  对于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之壮举,其时画坛评价褒贬不一,有人批评敦煌壁画属于“水陆道场的工匠画”,画家若沾此习气,便要走向庸俗。但大千先生并未因此退缩,反而认为敦煌壁画“实六法之神皋,先民之矩矱”,寄迹敦煌,研冶壁画,黼鲅丹青,追风千代,使敦煌石室之名隐而复彰,六朝隋唐之迹晦而复显。此等壮行,对于张大千个人,不仅助力其攀上人物画高峰,成就巨匠。对于当时之社会,更是力挽画坛苟且风气,激发一阵上溯古代艺术宏大博雅之精神的“敦煌热”。正如其于《谈敦煌壁画》中所总结,“西洋画不足以骇倒我国画坛了”。

  张大千 初唐大士(局部)

  是幅《初唐大士》正成于此期,画中大士像开脸丰腴慈祥,高髻宝冠,手拈双色莲花,身着僧祇支,腰系锦裙,配饰璎珞臂钏,脚踏多彩莲座,脸部与双手用笔精准利落,裙摆衣纹圆转流畅,功力非凡。

  张大千 初唐大士(局部)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是幅菩萨的男相脸部特征和佛手的处理,再次印证了大千对初唐时期佛像艺术的精准研究和再现。北魏时期壁画中的菩萨是头戴宝冠,身上未披挂璎珞,也没有胡须,但非常明显的是男性的特征;到了隋朝、初唐,受印度犍陀罗艺术影响,菩萨造型则演变为身披璎珞,着彩带长衫,除了脸上有胡须之外,全身匀称如女相,到中、晚唐经过本土“经变”之后,菩萨已经拥有十足女相,脸上的胡须完全匿迹,站立的姿态也婀娜多姿起来。

  张大千所绘不同时代的敦煌观音手相

  关于手相的认识,大千如是说:“别的我不敢讲,但是我在敦煌临了那许多壁画,我对佛和菩萨的手相,不论他是北魏、隋唐、不论初唐、盛唐、中唐、晚唐以及宋代、西夏,我是一见便识,而且可以立即示范,你叫我画一双盛唐的手,我绝不会拿北魏或宋初的手相来充数,两年多的功夫没有白费哟!”

  张大千 初唐大士(局部)

  张大千 初唐大士(局部)

  通览之,本幅大士颜料古艳,赋色柔和,气息朴厚,线条、造型、赋彩皆摄石窟艺术丰神,对照画面题识,我们亦可感知大千对佛学的内修外弘深悟于心,画幅右上以带有金石韵味的隶书题:“大士”者,即佛教称佛与菩萨,大千以象征佛教中慈悲和智慧的“观音大士”入画,更显绘者的恭敬虔诚。此作气度雍容华贵,敷色精丽,宝相庄严,尺幅巨大,是大千敦煌题材中的精罕珍品。

  张大千临摹《初唐供养菩萨》设色绢本 192.2×86.3cm 四川省博物馆藏

  大千在1949年去国前,已叮嘱儿子张心智和夫人曾庆容,如他此去不能归来,就将家里所剩的270余幅敦煌壁画作品交给政府。虽然多次有人欲以重金购藏,均未舍得。后来这批画经张心智与曾庆容转交四川省博物馆,亦算是成全大千先生之心愿。其中四川馆藏的一幅初唐供养菩萨,和本件尺幅和精丽程度不相伯仲,更证本件是市场可流通的罕见的馆藏级巨制,不啻为寰宝巨迹。

  简经纶小像简经纶为张大千治印:一墨大千

  此帧《观音大士》题识中所记上款人“琴斋道兄”即为简经纶(1888-1950),字琴石,号琴斋,别署千石,室名千石楼、万石楼、在山楼等。简氏浸淫书法篆刻五十年,枯老古拙,上追秦汉,篆书雄迈古朴,尤精甲骨,更擅以甲骨文字入印,用甲骨文集古诗句为联为诗,天衣无缝,驰名上海。简经纶曾叩书艺于康有为,与张大千、易大庵、叶恭绰、吴湖帆、马公愚交往密切。其为画也,年五十方为之,以书法作画,清淡秀逸,初作枯松,后及竹石山水人物,张大千以“渴笔澹墨,有松圆穆倩两家意”誉之。

  简经纶《琴斋书画印合集》

  1948年3月,简经纶的《琴斋书画印合集》第一辑在香港出版,该集中刊出了简氏国画、书法、篆刻精品百余,其中一部分是与张大千、徐悲鸿、吴湖帆、郑午昌、邓诵先、谢稚柳等人的合作精品,大千闻之此事,高兴非常,特向简琴石致电祝贺。二人交谊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张大千 初唐大士(局部)

  是幅《致简经纶初唐大士》,精丽中足见堂皇,以敦煌艺术优美庄严的造型与妍丽生动的色彩,统合东西近千年间绘画的精华,超出时空地域,虽起自宗教,更直入人生,洋溢着生命的律动与对智慧、觉悟、慈悲的追求,是其临摹之本兼有创造之功的典范,亦是艺坛交游见证中难得之杰构,堪为大千所绘敦煌题材中的光辉瑰宝,实值宝藏。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