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物琐记——让生命又获重生

时间:2014-9-20 16:39:01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品网  
 

告白天下的理想

消魂最足月圆时,
青云绕伴夜还依;
思作竹影摇相看,
关情关忆又一年。

  本文断断续续写了十余天还未发稿,真是要把人熬死!到了沪城,正事多,闲事不少,忙总是难有个结了。此诗是我应景加上的,就是中秋的今天,我电话、短信接回没停,依然没机会静静拿笔。诗为贺节而写,当为大家展读。

   人过中秋,是拿天上一物说事,说明人是多情、温柔的。因而一年之中最消魂的是今儿这秋天正中的月圆之时。天上青云像调皮的囡儿缠着明月嬉戏,人间亲人、友人围拢交欢,此时的夜幕,成了天地间最好的帷帐。人因有情而守,自然就有了现实中的成伴,好比竹子的依依相交,参差的叶有如彼此接纳向对方伸出的那或抱或扶或握的手,顺着清风开摇,大家像极了酒后的微酣,时而依又时而分,好不甜蜜!这个时候,人是不禁要发出这样的感叹的——人要永远年轻该多好,我们的爱、我们的情谊为何总是用失去的许多来积攒。

  振宇的诗振宇的释文可得朋友们欢心?我用青春做桨,何尝只是为自己的人生与梦想开划。

  ……

  18天前友人来电,告知北京电视台的“法制进行时”播了我的买画故事,并郑重致言——你很激动!

  我很激动??我还没问清楚为什么我很激动我的电话就没电了。事后我让家人在网上找出这个名曰《追讨三年终成正果,四千万巨画献给国家博物馆》的专题,方知道友人说的我很激动是电视台把我悲极而泣的场面播了出来。从那时直至今天,我接了不少致意的电话和短信,大家的感佩叫我宽心,他们以能跟一个可以为画哭的大男人同一时代为荣,我自是在大家这种告慰中找到了失去一件心爱之物的安慰。

  该节目由本月7日和8日的录像剪辑而成,地点在北京国家博物馆。我哭的那段是7日下午石鲁的《山区修梯田》(又称《开天辟地》)在经各方人员的检验完毕后进行封存(封条上有我的签名)时的即景。当第一根封条封好后我用手轻轻拍了拍存画的画盒,深情郑重地对画说了一句“兄弟,走好!”后整个人就难以把持了心中的悲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一场大悲而泣,我平生只经历两回。更甚的那次是10年前,母亲“走”了,人世把一份最不能割舍的恩情和亲情要我必须面对了割舍时……

  悲怆的词解是——从字方面解释就是悲伤,无论是“悲”还是“怆”,相对来说,可能程度比悲伤更加深刻一些。悲怆更有种历经沧桑之后的无可奈何以及明明有些机会挽回却力有未逮的无助。悲伤更加侧重于对事物本身或者事件本身,而悲怆则可能深化到了一个现象、一个阶段乃至一个时代的标签。我以之注明我的心境及现实,当无他词有其精准。

  北京电视台这档节目大家若看过又细细读过本文,就知道内容被北京歌德拍卖公司(后续文中简称歌德公司)误导了。片中镜头锁定歌德公司的营业执照时不该把法定代表人刘晓伟的名字进行模糊处理、主持人谈及我是被执行人身份不能坐飞机却只字不提《山区修梯田》4378万画款中收我个人卡对卡四笔汇款共计1190万的刘晓伟的名字。事实上,刘晓伟才是受此管制的人。我去年底曾听说我这受限那受限,但我成天因工作飞这飞那都畅通无阻,大家从本栏我的诸文落款处应得此答案。真若是限制不准坐飞机了,我又如何于本月6日拿《山区修梯田》到北京?!《山区修梯田》的诉讼在整个案件中被告是歌德公司,我是花钱买画者,定位只是涉案的第三人。歌德公司败诉后,作为歌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晓伟首当其冲是第一被执行人。2013年8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的法官电话联系了我,要求我要配合处理此事,我对法官说违法乱纪的事我是不干的,服从法院的一切裁决,不该买的画我不买好了,但法院不能只保护石丹的利益,我也是受害者,请法院让歌德公司把我的购画款给我退回来,待我收到购画款后我定以最快的速度让画完璧归赵。同年9月初,因石丹申请的强制执行生效,除了首当其冲的刘晓伟,还有很爱中国共产党、很爱国很爱文化想买画来实现济世理想而建美术馆的很让人尊敬又很可怜的我被限制了出境、还有不准高消费、不准坐飞机、动车。看官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北京电视台的“法制进行时”漏掉了说刘晓伟不能坐飞机也太不应该了。反正我的心很宽,相信明眼人都看到了刘晓伟错有所罚在情在理,我是天降大任于己,权当劳我心智一回、人生进取的步伐暂且受阻受阻吧。

  关于《山区修梯田》买卖的是非曲直,在这里我有必要跟大家闲聊闲聊。2010年11月底,我被人以天价游说买该画,后经数轮杀价,于2010年12月2日我付出了首笔500万给刘晓伟。当月27日和30日又分别付了200万和100万给歌德公司。加上2011年1月13日付的116.8万(其中16.8万元为我在歌德公司2010年秋拍拍下的李苦禅《重阳佳色》货款),1月26日付的600万,2月以后付的款项我说了也多余,在2010年12月至2011年1月短短的一个多月里,我就向刘晓伟和歌德公司共支付了1500万,而歌德公司的刘晓伟一直在隐瞒我的一个重大事实是,早在2010年10月16日,其就派手下跟石丹签了一份依照石丹不再卖《山区修梯田》的诉求把画退还石丹的协议(见文后《山区修梯图》一案证据一。协议中提及的案件为歌德公司与3980万落槌买该画的买家发生的诉讼案件)。从此事实上说明,刘晓伟是以严重的商业欺诈手段把一张不该卖的将退给送拍人石丹的画卖给了我!又退一步说,刘晓伟和自己的歌德公司在2011年1月26日前收了我1500万,这已远超了原拍买人拍下时的落槌价3980万元为基准应扣送拍人6%(我手上就有石丹和歌德签的委托合同)、我付的10%佣金共计636.8万。这个时候刘晓伟应以很诚恳找到新买家的态度去谋求石丹对新交易的支持,待得到石丹同意重新销售后把自己应得的636.8万留下,把多出的800多万元付给石丹,事情绝不会是今天的结局(见文后《山区修梯田》一案证据二、证据三,看看石丹2011年3月25日和5月15日写给刘晓伟的索画函朋友们就完全明白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自古小得者靠谋,凡大得者无不靠德。我1984年读高中二年级时就出道经商,观商海30年,凡手碰到钱即只满足一己所欲和视为利润者,无一能真正长久笑傲江湖。人用该用的钱花该花的钱,于本份中求索君子有财处处安乐的德境,这才是从商的化境。

  刘晓伟最过的是谎话弥天! 2012年9月我因《山区修梯田》的诉讼去了趟北京,我问他我付了那么多钱给你你没付给石丹吗?她要打官司!他振振有词地说付过。我淡淡地回其,石丹哪怕收过你10万就即成了事实,这官司那还有什么理由可打。事实上石丹根本没收过他一分钱,从以上事实他付给石丹钱石丹也不要。刘晓伟幸亏没生在大跃进的时代,否则中国的水稻亩产要百万斤!希望他好好读读我这些文字,从此痛改前非,做一个对得起自我生命和不是为害社会的人。

  歌德公司的王晓文2014年8月11日9点55分曾发过这么个严重歪曲事实的微信:“个中曲直非当事人很难清楚!官司输给国博是输给国家权力了,并非输给石丹!又有谁来保护拍卖公司利益!如果付款及时就没有现在的结局了。”我1994年后的工作、生活中心基本只围绕在我热衷的文博工作和文化事业里,为了不让外界打扰坚决不玩博客、微博、微信,在这里我要纠正纠正王晓文——年轻人,七年前你来我在京的住处拜访我,当时你是想好好学习的人,我更是痛快告诉你这告诉你那的前辈,别替严重犯错的主子护短!!你自己2010年10月16日签的东西别置之脑后(其实这份东西我是为写本篇才从石丹的律师所提供的材料中看到),好好去看看本文特别提供有你自己签名的证据一(对于这个关键的协议,官司开打前,因听到石丹在致我的电话中提及,我曾向刘晓伟和我同其的代理律师王力墉索要来看,这两人竟然说没有!!我要看了,就是对家人我都是依理不依情的,会让官司立即终止,不然我立即起诉刘晓伟和歌德公司。王力墉做为一个法律工作者,为了挣几个子的代理费,此一的恶意掩盖事实可谓知法犯法!!让一个本不该打的官司一打横跨三年,从一审打到终审最后还申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三审中不知耗掉了国家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我会放在文后帮你重温重温!请问你服务的企业有什么理由来把不能卖的画卖给我?既然没有理由,谈何谁来保护拍卖公司的利益!更从哪跟哪说起付款及时就没有现在的结局了?!别忘了你司把我买的早已付过钱没提货的李若禅《重阳佳色》2011年5月6日又拿到山东某一拍卖公司去拍被我发现一事,请问谁来保护买家的利益?!谁来监督以避免拍卖公司极不负责任而丧失职业道德与操守的胡来?!

  王晓文2014年8月11日9点56分所发的另一个严重错误的微信是这么说的:“与石丹老师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后,这张画我们做了进行了大量宣传工作。在西安展览出画册,在人美出研究专著,拍卖现场石丹老师助阵,拍完后还安排石老师跟买家喝茶,石丹老师语重心长的跟买家说要保护好这张画!将来家里搞展览还要借出来的!买家高兴我也非常欣慰好画终于找到了新的好主人。后来买家付不了款委托张振宇付款是合法合规的,有官司也属于民事纠纷。国博的加入使这事最终有了现在的结果,官司并未输给石丹老师而是输给了国博!我们没有再上诉,毕竟做生意要懂政治!张振宇先生爱画如命,还盖了收藏章,国博入库帖封条时他哭了!一张名画最终捐赠到国博大众可以欣赏毕竟是件好事我也很欣慰,不过这里面拍卖公司和张振宇先生是做出让步和牺牲的!我们跟张先生还会再有合作。希望媒体在报道时要客观公正!在国博怎么说,法院怎么说,石丹老师怎么说,后面加一句歌德拍卖怎么说,不知道这样大家会怎么说。感谢石鲁先生为我们留下了这样宝贵的艺术珍品!感谢石丹老师将这件珍藏付诸于大众!感谢张振宇先生为艺术的慷慨!感谢国博将这件名作收藏并展示给大众!”我要特别提醒一下,歌德公司不是不上诉,是上诉都输了!!2013年1月2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见文后一审判决书)所引出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8月19日终审的判决(见文后终审判决书)是怎么来的?!终审的结果都出了,官司本应彻底了结了,今年3月7日歌德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的结果(见文后北京高院申诉裁定书)又是怎么来的?!信中更毫无理由粉饰歌德公司是做出让步和牺牲的!!所有的事实说明,刘晓伟和他的歌德公司是错不悔改,是在司法上无路可走而输!!是牺牲了良知、道德和职业操守在做事也叫牺牲?!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出来后,今年的3月22日刘晓伟和其律师王力墉跑来上海见我,说石丹若是真把《山区修梯田》捐给国博,想知道我的意见。我明确告其,我买画是为了建美术馆,是自愿花钱为国家做事,她要真把画捐了是替我代劳,我拿回钱还可以买别的,何乐而不为,我成全她。不过要把事情做透明了,要让国博公开这个捐赠仪式(诗人北岛在他的《回答》开篇很好地说过“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所以我面对必要认真对待的事物时,从不掉以轻心。刘晓伟要好好反省,石鲁的家人在西安去年鉴定一张石鲁的画都要收3万一平尺,假设《山区修梯田》不是石丹送拍的,要拿去鉴定是不是真迹,《山区修梯田》23.9平米,光鉴定费就要收70余万,何以放着扣除买卖双方佣金的3739.2万不要而是执意要把画捐给国家!!趁着还不算老,头脑还灵活,真的要好好反省反省)。

  张先生跟歌德公司从无合作,你有画卖,合适我我就来了,仅此,这算合作吗?当然不算!张先生是爱憎分明的人,容忍别人的过失也不是无限度的,别忘了歌德拍过的两张最大的画都是张先生买的。懂惜缘就要重操守,青山离你近,落叶飘向你,那都是烈焰的源泉。千万别让张先生把你们归在歪瓜裂枣之列,将来有再好的拍品张先生路过你家都不进门瞧瞧,那可就不好了!

  纵观以上事实,王晓文信中提及的“歌德拍卖怎么说”真是会让人不禁反诘还能怎么说呢?!刘晓伟今年5月30日曾致电我,说《山区修梯田》捐赠一事国家博物馆要表彰我,我反问干嘛要表彰我?石丹她捐她的画,我有什么功劳?我不接受表彰。刘晓伟又说整件事石丹是第一捐赠人,你是第二捐赠人,因为你买画几年画升值了,你牺牲了商业利益。歌德公司是第三捐赠人,画捐了,等于歌德公司应得的佣金没得到,也算是把佣金捐了。我听他这么说话,心想整件事你都犯了商业欺诈,错得那么离谱,当□□还有这么立牌坊的?!但我是个很绅士的人,只是冷冷地回敬道,你瞒我瞒石丹把这么大笔钱收到手上用几年,几倍的佣金早挣回来了你还好意思这么说!!大家可去打听打听,2011年至今,所有没有特权、没有特殊待遇的企业平均贷款成本,有几家年利率是低于1分2的?!我很宽宏大量,但刘晓伟对我资金成本的利率是要适当赔偿的,千万别逼我拿起法律的武器讨公道,真是那样,我一角一分都要拿回来,外加精神损失费、青春损失费!

  我一直把我的青春浇灌在我的理想我的事业中,大家光看“爱物琐记”就知道那是百折不挠、发奋图强的生活颤音。中国艺术品市场能有今天的发展,只要是在拍场上买上两三年的人,都知道张振宇做出的推动与贡献,所以要逼我去叫赔一切,无异把自己当成了艺术品市场的害群之马和公敌!

  在王晓文的信末,感谢我对艺术的慷慨大可不必。我酷爱艺术,爱它们,自然心甘情愿做它们的仆人。人一旦敞开了感知的认识,自然就享受了美好的浸润,这种造化我愿人人皆有。艺术的生活并非要拥有高品质的艺术品,近三十年我为了我的梦想得它们守它们的艰辛历程常人是难于想象的!!常常我抬头猛不丁瞧见天间一块浮云,一片余晖 ,发觉它们的美压根儿不输于我手中的任何一张名画,这让我想到了原来有一颗善品味的心比有这名牌那宝贝和巨额的财富却还在争金钱的得失更具品味与价值。

  本文我要郑重一展《山区修梯田》,让战天斗地的热情穿越半个世纪(此画石鲁先生<1919-1982>作于1958年),以此叫大家找到一种豪迈,得抚今追昔不忘前人有理想得干劲的孜孜不惧苦的启示,那是何等壮丽的人生!

  因画无款,坊间一直说定非石鲁一人存迹于图,五十年代画的画,八十年代人才走,否则这么重要的画干嘛不把款书上?!人云亦云道理似乎也云通了,确实是,如果是一张就构图是集思广益创作出来的 ,石大师就是填上穷款,石鲁画三字也是要被参与创作或知道内情的人讥笑的。画到了我手后一度被我日夜而看,买前的生情加相伴的付爱,认识渐渐也就清晰了,故我断连构图到完成都是出于大师一人之手。我在其“石鲁画印”之上加一“卢德卿之子张振宇珍藏”之印,这是对大师能安欢于天的肯定与陪伴。在右腰处盖上“我以美图慰劳生”和“张振宇”两印是为左下角两印置一平衡,无论懂之赞或不懂之贬,振宇都恭耳听之。尊不得之如何可为,慢慢心沉于古,便知道对盖印的学问是不能轻易胡说八道的。谁不信谁就以自己可消费的能力买张贵价的大画来盖方印试试。

  《山区修梯田》,前人耕在画里,我耕在画外,引出这许多故事,大师跟我都为之劳心劳神,劳手劳脚,付汗付泪而不悔。

  很多人对我说,石鲁和国家博物馆要好好感谢你,没有张振宇,这张画哪会这么有名!这张画引出的故事,叫人津津乐道,是新中国美术史上一个大事件和最有意思的一段传奇!

  我听后总应之微微欢颜……

  写石大师,最不能绕开他的《东渡》,在我眼里那可是新中国美术史和大师自己的第一名画。我为什么这么说,因我先前已定好为了庆祝我们伟大的共和国诞生65华诞要写进10月的文章,暂且按下不表,待时间一到文章出来后大家会读个明白。    

  本文石鲁另一图,通常人们或许会曰《野渡无人舟自横》。我谓其《远看青山近看柳》,当真为我给画取名好满意的一张,乃参透画境画意的结果。

  作线千条不苟一丝,这才是大师的作派;端端青岩化于绿丛,这方像巨人的妙思。好画是写出来的,笔端自有日久下笔成神勾的放歌。自吹自擂会画的人,请来好好看看,黄莺是如何在画外听波……

  大师没在画中留鸾,观一丛绿,人有鸾凤和鸣的幽思。

  就这张画,我就好爱好爱石鲁!

  多年前拍下这张画时,前一口的人问我;“真厉害,你怎么知道这张画是真的?!基本上就咱俩在举!”我皮皮地笑回,石鲁托梦告诉我的!

  于此我要向大家小小透露,我给《山区修梯田》盖收藏章也是大师托梦让我盖的。一天我睡到半夜,他在梦中跟我讲,后生,你最懂我,我的巨制上不留你的收藏印记,天国的人都说长安只出古董不出能画的大家。我才说不会吧?!我就醒了,结果他不见了!当时我一声哇,相信了人能爱定天有灵牵!三更半夜,我就乖乖把印打到画中了。只见朱砂红耀逼人,如了《锦绣万花谷》中所说——晨时留戳,朱砂可吸东旭之前光,当留人间不二色!

  图三的石鲁画,在画面上是最不像石鲁又偏偏是石鲁的佳作中的佳作。我多年前在西安收下时画都印到了石鲁的一本集子里,还是被人普遍认为是假的,不然卖的人也不会抛货般地售与我。好玩,真是好玩至极也!

  款说:叶落而知秋,小恙初愈,喜逢秋阳满院。卧看丁香已飘零殆尽,写之存查来春。

  丁香花呈白飘素,所以戴望舒(1905-1950)会把它写成结着愁怨。在石鲁的笔下,今回无花停于枝头,反让他看到来春的一片生机。秋阳满院致通亮入怀,此时的大师如捧佳酿引颈一碗,叫我等感之——人比秋风畅!

  此图未入印,人疑假就燃了由头。殊不知作者是怕一赤扰了通篇素,求这般独好。

  诸友不妨在本栏中点出我《感谢生活所承载的国家之爱民族之情》一文,里面就有一张林风眠画给伯父的水墨《林鸠图》,就不愿进一印而破墨青。

  末了,在至尊包尾中我们来谈弘一法师(1880.10.23—1942.10.13)的五言对书法绝品。

  此联为法师晚年书法臻化境之作,走笔已辞绝火气,自然如发枝。写于绢上,在法师的墨宝中,极为罕见,属难得的惊世之品。文言:发心求正觉,忘已济群生。款书晚晴老人,此为法师晚年之号。此时的法师,做人的用心已纯至无词字尽喻,求正觉这一人生理想的追求已达至真理的顶峰。忘己在当时的佛家中自是举世无双的,济群生更不用说,否则也不会影响那么大。人总羡其成佛化身,然又有多少人知其修之苦!!法师最让我感动的是对人从不下看,只是平和向慕者的来处招手,教信众看到了佛与人亦无多少差别的存在,让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佛教真正接了地气,对佛法的弘扬起到了极为良好的效果。

  我有以美图慰劳生一志,这发心亦是求正觉后想济群生的追求。

  我一直鼓励自己,活要对他人多有成全。

  是篇后我以《山区修梯田》事件后(上月8日夜)答《新民晚报》记者问的节选进行收尾。我很喜欢电影《红色恋人》片尾的一段旁白,我失去一张画,但这张画某种程度可以说是通过我的坚守和抗争到了国家和人民手中,所以这段旁白中提及的靳和秋秋与革命成功的关系,放入《山区修梯田》事件,仿佛也是在说我——当我面对这漫天的红色,面对这一张张喜悦的笑脸,我由衷的为靳和秋秋感到高兴!是的,这胜利也是属于他们的!我突然发现了一种浪漫,一种被融入历史情感之中的浪漫,他们以自己的忠诚,把自己写在了这红色的历史中!

  《新民晚报》:您盖的三个章分别是什么内容,各有什么寓意和用处?

  答:我在画中盖的三方收藏章的印文分别是“我以美图慰劳生”、“卢德卿之子张振宇珍藏”、“张振宇”。“我以美图慰劳生”和“卢德卿之子张振宇珍藏”两印是我根据自己的气质和体量亲手设计而刻,前者是我搞收藏的核心思想,着重告知读者我玩收藏的目的是竭尽一切之能,用美图来抚慰天下所有操持的众生。后者提及的卢德卿乃我母亲,老人虽已作别人世,可我仍要与她牵绊至永远。有她才有我,当我要在我的爱藏中留下它与我结缘的印记,我自然要强调自己不忘母爱的大德,告诉读者,是卢德卿的儿子佑爱着此物!

  《新民晚报》:国博某副馆长称盖章对画面布局造成损害,您有何回应?

  答:数年前我就花天价请来的爱藏我要以三个印记去伤害它,你说可能吗?!我藏下的宝物我都视为亲生儿女,你可以去跟所有老牌的拍卖公司去打听求我拿张画来拍有多难,收藏圈稍有资历的人和稍稍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爱画如命的人。我无法要求所有人与我的见解保持一致,但过去来我家看过我给此画留下这么珍重的符号的行家们无一不对我落印的地方和打印的水平表示了深深的赞许。我衷心希望国博和石丹别尝试把印硬生生以切除的形式去除给画带来叫人垂泪的重残。此画这几年经历的风雨和一度与我这位丹青爱神的紧拥怎么说都是一段传奇,印记在足是美谈,去除了只是画上看不到,但在历史上,它们红彤彤的身影永远清晰地记录了我懂艺术爱艺术所付出的深情和过人的努力。

  在这里我要向石丹女士郑重致语,在收藏石鲁大师的艺术过程中,过去诸事说明我懂令尊是以超凡的见解和胆识来捧他的场,人若在天有灵,令尊定早把我视为不二知交,故裁印之事望慎重考虑。

  《新民晚报》:石丹女士说您对画卷归还做出了牺牲,您怎么看石丹女士在案件过程中的表现?

  答:她爱父尊母,方促成此捐赠。

  《新民晚报》:您怎么看待整个案件的经过?

  答:今次我是为理想花钱买罪受,确实让人不堪回首!!两年的过程中很多人向我表示慰问和关心,我总是回以比起解放前那些为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共产党人,我这点难过又算得了什么!所以大家不妨在网上百度出我的“爱物琐记”读读,尤其是近一年我被限制这限制那所写的文章,看看我有没有在文中透着哪怕一两句的牢骚,更不用说深深的怨言。

    人不要惧怕在苦难中成长,雄鹰只会在烈日中翱翔。

   《新民晚报》:有没有其他想说的?

    答:作恶总会天报,人善天不欺。我买画为图建馆,让理想落在实处,等同于捐给国家。今遭莫过凤凰入火,认真经历一回涅磐。

    ……

  社会上有一些人说国家博物馆是了不起的展览单位,张振宇是了不起的收藏家,但愿别因《山区修梯田》把两家人的关系搞僵了。我在本文后特别贴出《山区修梯田》事件后国家博物馆邀请我以蒋兆和先生(1904-1986)的佳作参展的邀请函,以应大家不必要的担心。

  本文的音乐部分我就只写梁静茹《现在开始我爱你》这个新歌加精选合辑,推出的老歌《可惜不是你》相信很多朋友都耳听能详。我一直认为歌唱者是天使,一把好声音让世界陶醉,人还想争怎样的成就?

  梁静茹的声音如我“爱物琐记”电台主播小沈的声音,有邻家妹妹的味道,让人有贴心的亲近感。娓娓道来是这两个小妮子的特色,在自然的声色中演绎青春的本真,如风铃轻轻的滑响。

  我信奉自然,一个文科状元说我是用灵魂在写作,如实讲我若不是用灵魂在写作,我就不能把经历真实地供给了朴实的记录,让笔端流溢出敬重现实、歌唱现实的真诚。关于《山区修梯田》的得失,我还是要对整个世界说我要赢的是理想,不是一城一池般的一张画。  

  在梁静茹《可惜不是你》这首歌中,我仿佛听到了我和《山区修梯田》的对唱——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我的心声)

  ……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山区修梯田》的心声)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我的心声)

  ……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温暖我胸口(《山区修梯田》的心声)

 

     卢德卿之子张振宇2014.8.28夜起笔于琼赴沪机上

2014.9.8完稿于百忙的沪东

 

“爱物琐记”电台网址: http://www.ximalaya.com/1013334

《追讨三年终成正果,四千万巨画献给国家博物馆》视频网址:http://legal.brtn.cn/20140809/VIDE1407561904936910.shtml




石鲁神品《山区修梯田》


石鲁神品《山区修梯田》局部


张振宇先生留于《山区修梯田》的收藏印


张振宇先生留于《山区修梯田》的收藏印


2014年8月7日《山区修梯田》入库国家博物馆


张振宇先生在《山区修梯田》捐赠现场签收法院退还的画款支票


张振宇先生在《山区修梯田》捐赠现场接受媒体采访


张振宇先生在《山区修梯田》捐赠现场接受媒体采访


石鲁神品《远看青山近看柳》


石鲁逸品《生命的不败之看》


弘一法师晚年书法神品(绢本)


弘一法师晚年书法神品(绢本)


梁静茹《现在开始我爱你》专辑

欣赏地址:http://www.xiami.com/album/422852?spm=a1z1s.6659513.226669510.16.kMSAdy



《山区修梯田》案证据一


《山区修梯田》案证据二


《山区修梯田》案证据三


《山区修梯田》案证据三


《山区修梯田》一审判决书第一页


《山区修梯田》一审判决书最后一页


《山区修梯田》二审判决书第一页


《山区修梯田》二审判决书最后一页


《山区修梯田》申诉裁定书第一页


《山区修梯田》申诉裁定书最后一页


张振宇先生和《山区修梯田》临别前的合影


《山区修梯田》事件后国家博物馆致张振宇先生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