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物琐记——大道而成的胜景

时间:2017-2-1 14:25:22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品网  
 

大道而成的胜景

  去年是我最操劳的一年,以致我最想伏案的数篇本栏要文没能依时成稿。我是1994年年底开始退休的,希望不在一线工作,人可以多读些书,在收藏上多做些有益自己以便更好服务社会的积累与思考,可我还是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和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忙得停不下来去拿笔,不知这算不算有心歌者,不停于职责而“不下火线”跟能静静地去心敬成文是没有区别的?

  我在很忙和很闲的时侯爱这么问自己——我是谁?为何而生?我是劳动者;要不虚度年华为国家强大、民族进步而生。我总是这么回答自己。

  不得永年可以度生的构建在于人的肉身可腐可灭思想却能永生。人要活得不具格局地狭隘和不客观,结果往往会像一位自恃有文化的台湾女作家在香港大学演讲想知道听众人生的启蒙歌而意外听到《我的祖国》,因与期待是完全相反的,所获的自然是大大的尴尬。

  女作家在尴尬之后没找到正视的镜子,更可悲地发文《大河就是大河》,试图找回一些不希望丢掉的面子,自以为是的嘴脸反让人想到了“可耻”二字。

  她文中写到:“当坐在第一排的周伟立教授回答说,他的启蒙歌是《我的祖国》时,站在台上的我,脑海如电光石般闪过好些念头。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一首“红歌”,身为大学副校长的周伟立在一千个师生面前不避讳地说自己的启蒙歌曲是一首“红歌”,需要“勇气”。更在境外的文章最后写到:“有时候,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罢了。当一个半小时的演讲被切出一个碎片,然后那纯净自然、敞开倾听的片刻突然变成一个刀光剑影的东西,我只能说,这样充满猜疑地活着,不累吗?”

  读到这些话,我想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一定无比震惊、愤慨!红色政权领导出一个强大、进步的中国,香港也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其大学的副校长说“红歌”是他的启蒙歌,乃于红色天下自然而然又恰如其分的陈辞,这需要什么避讳和勇气?!《我的祖国》出自最著名的抗美援朝电影《上甘岭》,歌中的大河、稻浪唱的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神圣的家园,就指台湾的小溪、稻浪也是如此,女作家如此读不懂,真枉为拿笔杆之人!且还煞有介事地强调:“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罢了。”一个在台湾生于1952年的女人,没经历过国破山河在的巨痛,就自以为是地去定义一支唱出民族气概的歌词意涵,证明了知识分子若反动,那将是天下最大的反动!写到这里,其的反动还披着一条遮羞布,随后的“当一个半小时的演讲被切出一个碎片,然后那纯净自然、敞开倾听的片刻突然变成一个刀光剑影的东西,我只能说,这样充满猜疑地活着,不累吗?”就完全把遮羞布扯下,把自己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地站在了民族的对立面!

  严格地说,《我的祖国》里只有万众一心的同仇敌忾没有刀光剑影,是女作家在那种阵势面前大出所料地心慌而语无伦次了!若一定说有刀光剑影那可是保家卫国的刀光剑影,女作家曾身为中华民族一个偏安一隅的小朝廷文化部长,在民族早已走向大和解而正视历史的今天还如此揶揄引领民族走向更大成功的红色政权和自己的同胞;加上“我只能说,这样充满猜疑地活着,不累吗?”就太不像一个知名作家说的话,倒似足一个文化恶棍阴阳怪气的发泄,把前面的揶揄上升成了赤裸裸的亵渎与挑衅,也太穷凶极恶可诛也!

  阅读是很好地认识世界和生活的方式;依我看,每一个爱憎分明的人都不应该为这么坏的人的作品捧场。一个人心怀里没有点民族大义并罔顾事实,其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靠码字吃饭的文化混混,好书有的是,读其的书会脏了人的心怀。这个坏人最大的问题是极度反动,要在民族间挑事,对大是大非的历史洪流给当下和未来的认知种下仇恨(她有一本《大江大海1949》的恶书足以说明!此书在国内是禁书,多年前我一位好友托我自境外购一本被我狠狠批评你们家吃了共产党这么多好处怎么还想看这么坏的书!后来自然不屑跟这位多年的好友交往了。常言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的交友准则是:人无贵贱,人品为上可心通)。我不写她的名大家都知道是谁,“爱物琐记”是一块人文的芳草园,坏人和不需提的人的名字是不能在这出现的,它会脏了园中的浩气和读友们的眼睛。比如本栏2011年7月的《何以深情三两语》一文我引用了“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这一语,我能信手拈来,当然知道谁说的,但我不愿其的名字出现于本栏,我只点到是一个列强国家的领导人说的。

  读书让人明理,写书的人若不能正视是非,其自必失之千古。我曾3去台湾,台湾的人,台湾的山山水水、许许多多我都敬重和珍爱,大家不妨回看本栏的《那些平实的记忆》一文,大家会看到我跟这位女作家的反差。一个人若善待世界世界一定是可亲、和平的。女作家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如无不良居心,发生什么自然诚悦面对什么,结果是自己小人的猜疑之心反怪别人如此,最后以目空一切的粗暴和故作清高的傲慢来争辩,招致的无外是人人报以不齿,这是人不善天地难容!5年多前我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演讲,定讲3小时(中途休息15分钟),结果因大家听得入神最终讲了近5个小时,是乃善在启智,我和听者都忘情于学术行走的悠哉。学问只是理想的翅膀,决定飞得多高多远是睿智不失美丽的头脑与心灵。

  “爱物琐记”一年没发新稿是因为我太忙顾不过来,百余篇内涵丰富又真情洋溢的文章挂在网上,人若爱读书,那些文章在下敢说尊定读之不厌。

  “美育代教育”是蔡元培(1868-1940)先生说的,当图画的美彻底把我的心田浸润之后,我一个高中文凭都没有的人,做梦都不敢想在这个时代自己竟是把这5个字执行得最到位的人。好画跟美文交织在一起,就像婆娑的垂柳中窜飞着春燕,年少看它是春情,年轻看它是诗情,年迈看它是温情,人生中无论什么时段睹后都是教人依梦绵绵……。这一段出自本栏2012年11月1日的文章,一位九旬老人读了没看我文章的立意,死抓住蔡元培说的是“以美育代宗教”,我今月中旬给他在手机回了一信——

XX老先生如晤:

  我言蔡元培“美育代教育”出自在下《感谢生活所承载的国家之爱民族之情》一文,改蔡老原话丁点,不过为顺应时代的需求罢了(这里我要特别向大家说明一下,老先生是国民党的军人后代,他信宗教;我是共产党的军人后代,以唯物论在生活的行走中建立了自我的人生信条没宗教信仰,因而用“时代的需求”一语带过),绝不失原意之大醒。于晚辈眼里,国人的宗教,紧记“温良恭俭让”便可寻得人生的安稳;不似西方列强,捧着《圣经》,干着多少反人类和道德沦丧之事!蔡老那言,出自民国初年,当时其急国之强大、民族之觉醒,受西方宗教思潮影响,认为国人最缺的是宗教的提智与滋养,故说下“以美育代宗教”一言。言中美育为美术教育,兼指对美好事物的认识;XX老先生若再读晚辈《感谢……》一文,就能充分理解我把蔡老原话的“以”去掉和把“宗教”改成教育的用意。把“以”去掉,为字面语言更简洁,符合中文的文法说明。

  存于当下,作为一个对社会负有责任的收藏家,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思量了收藏的意义,因而豪情立下、言出“我以美图慰劳生”一志,这就是对蔡老前述之言的充分贯彻。前人怎说与我怎解,在不伤本意的前提下,又何必去计较原话一字不漏的说法。再回到XX老先生昨对我说的:“美育已是教育了就不能再说教育。”而晚辈是指美术教育来替代繁杂的学科和处世教育,那可是易懂又美好、轻松多了,言下“美育代教育”又有何不可。

  XX老先生来过我家,从一个人的家,直接能反映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我一直感谢中国共产党英明开创了这个伟大的时代才有了我努力所成的今天,自然立下心志为国家毕生好好服务,所以我的文章所展现的尽是爱党爱国和对生活充满爱而包容的心思;至于先生指出家中两件陈列作品为伪,那属百花丛中择枝而辨之事,我是懂其耀世而采,自是任先生所看了,只是先生别忘了最初跟我聊天时很认同我看作品主要还是看画或写得好不好来定是否收藏的前提。我从不说我的收藏无一不假,但敢说无一不好。晚辈的艺术秉承从来都坚持真假是论定不了好坏的。

  年底事多就此草草收笔。祝XX老先生体泰福添、长日乐呵!

                                     晚:振宇2017年元月16日子时遥揖于琼

  收藏上真假与好坏是要综合而看的。真的尺杆是什么?假如何界定?这需要收藏者经验的积累。当一件物品摆在眼前,艺术性、时代性都符合了定义为好物的标准,评判是否是落款者的真迹即使学术上还是有盲点,如个人的财力允许,还是要大胆为更深入的研究和对好物更妥善的保管去出手是我一贯的做派。凡我认定假不了的东西,最后都闪着金光让世人眼馋和心敬。本栏里写过这样的事例,读过的朋友早都拍案惊奇叫好了我就不再复述。没读过的朋友就慢慢在系列文中找吧,我不是职业吃文字饭的都不辞辛苦写了那么多文章,想好玩或懂更多的还怕读它吗?!

  老先生说假的是本文主图中的国父孙中山(1866-1925)先生的墨宝。由于时代的远去,以民间的条件我们确实不能准确地用大量己未年(即1919年)国父写的书法真品进行比对而断其真伪,但以造假者的习惯和条件,我以下述几点判其假不了且为精品:1.书法造假者一定是职业书家操刀,但此墨宝里的笔道并非出自职业书家之手。稍有点书写经验的人一眼即明职业书家和非职业书家下笔的呈现。2.墨宝中所用印章的刻制水平和“志在不朽”、“名敬字曰仲直”、“孙文龙容”三方印文符合国父当时的身份及心性。3.印气的够代、朱砂的品质没有丁点瑕疵。4.装裱的品质很高,为典型的东瀛小岛托金裱。从落款时间“己未春局”的写法上推很可能为应东瀛小岛友人而写。从字面的意思看,应是己未春天里写的意思,在本邦可没有这个写法,造假的人造出这一说,那简直是画蛇添足还嫌不够添出翅膀了!

  主图中的另外一张为当代西画名家尹朝阳的水彩《信仰·明媚》。去年中国共产党95华诞我就选了此画来写,没想太忙不仅错过该篇大稿,还错过了长征胜利那篇。画的原名叫《天安门广场》,我把它改成更有深度和诗意的上述之名基于高水平的绘画一定要有一语显乾坤的感染力。文字的意义在于诠释,绝对要有更深邃且不失明了的解读。2008年我在拍下这张画的前一天看着画我想得最多的是“圣洁”二字。收入画中所有招展的红旗,代表着时代的意气风发,人们在广场中受其鼓舞而越聚越多,如实地写映了国家与民族在历史新时期的现实轮廓和精神风貌。

  主图的两张画乃实景而摄,在我家中这么挂的原因很简单,人民胜利了通过国父的《欣然》以表述天地的喜悦!在我心中新中国真正的国父是毛泽东(1893.12.26—1976.9.9),他的不朽在于领导中国共产党通过为人民服务找到了准确的国家发展定位,最终实现了国家强大、人民幸福的伟大愿景!!

                          卢德卿之子张振宇2017.1.29 12:39完稿于家中南窗下


孙中山书法作品


孙中山书法作品


孙中山书法作品局部之一


孙中山书法作品局部之二


尹朝阳水彩代表作《信仰·明媚》


《信仰·明媚》


《信仰·明媚》局部之一


《信仰·明媚》局部之二


《信仰·明媚》局部之三


《信仰·明媚》局部之四